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四部分 身心疲惫-5

2021-10-25 作者:
本文共 7354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9 分钟。

两个竞拍人都是我

没疯。我手下的人大部分都走了。我需要像你这样的人担任高级管理工作。你熟悉金融工作。你还是个记者。你善于与人们打交道,你已经熟悉了公司的……”

“卢克,你很容易找到像我这样的人的,”我插话说道,“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人!找到具有公关工作经验的人,曾经在–”

“好吧,我没说实话,”卢克打断我的话说道,“我没说实话。我并不真是需要像你那样的人。我是需要你。”

他目光直率地望着我,我心里一震,意识到他这时不只是在谈布莱登公司的事。

“我需要你,贝基。我要依靠你。直到你不在我的身边了,我才意识到了这一点。你离开我后,你的话一直在我的脑子里转。我一直在想我的雄心壮志,想我们的关系,甚至想我的母亲。”

“你的母亲?”我心存疑虑地望着他,“我听说了,你想约她见一面……”

“那不是她的过错。”他喝了一口佩诺葡萄酒。“她临时有了点事,没法来了。但你说对了,我是应该多花些时间陪陪她。得更好地理解她,形成更密切的关系,就像你和你母亲那样。”他抬起脸,皱着眉头望着我,我一脸惊愕,哑口无言。“你当时是这个意思,是吧?”

“是的!”我急忙说道,“是的,我就是那个意思,绝对正确。”

“那也是我的意思。你是唯一对我讲真心话的人,讲的都是我需要听的话。我应该一开始就相信你的话。我当时……我也不知道。真是刚愎自用,愚蠢极了。”

他深深自责着,神情黯然。我感到一阵揪心。

“卢克–”

“贝基,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业,我也完全尊重你的选择。要是我没感到这对你也是次机会的话,我也不会提这事了。但是……”他从桌子那头伸过手来,用他那温暖的大手握住我的手。“来吧,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我望着他,觉得不知所措,掀起的情感巨浪在内心翻腾着。

“卢克,我没法替你工作。”我咽了下口水,极力控制住自己的嗓音。“我得去美国。我得抓住这次机会。”

“我知道这看来是次很好的机会。但要是我给你的机会同样前景光明呢?”

“不一样的。”我说道,手紧紧地握着酒杯。

“可以是一样的。迈克尔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他向前凑了凑。“我还要超过他。我要–”

“卢克,”我打断他的话,“卢克,我没接受迈克尔给我的工作。”

卢克的脸吃惊地抽搐了一下。

“你没接受?那么–”

他低头看了看我的手提箱,又抬头看了看我的脸–我一言不发地望着他。

“我明白了,”他终于说道,“这也不关我的事。”

他垂头丧气,仿佛泄了气似的,我心里仿佛有把刀在割一般难受。我想告诉他–但我又不能。我不能冒险谈起我的事,让自己再犹犹豫豫,不知自己究竟做的是否对。我不能冒功亏一篑的险了。

“卢克,我得走了,”我说道,喉咙一阵发紧,“你……你也该赶回去开会了。”

“是的,”卢克沉默了好一阵后说道,“是的。你说得对。我该走了。我现在就走。”他站起身,伸手到口袋里。“还有……一件事。你不会愿意忘记这个的。”

很慢地,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长长的,淡蓝色的丝绒围巾,围巾上点缀着闪闪发亮的晶莹玉珠。

我的围巾。我那条Denny and George品牌围巾。

我觉得热血涌上了脸颊。

“你是怎样……”我咽了咽口水,“那个电话竞拍人就是你?但……但你放弃了。另外一个竞拍人得到了……”我说不下去了,困惑中我呆呆地望着他。

“两个竞拍人都是我。”

他把围巾轻柔地围在我脖子上,又静静地看了我一会儿,在我前额上吻了一下。随即,他转过身,走开了,淹没在了机场人群中。

两个月后

这么说,你要出席两个推介会,一个是介绍萨切斯公司,另一个是介绍环球银行。上午推介会后与麦肯锡公司共进午餐,下午推介会后与美林证券公司共进晚餐。”

“是这样的。日程排得很紧。我知道的。”

“很好,”我用宽慰的口吻说道,“那样很好。”

我在自己记事本上草草写上几笔,望着记事本,用心思索着。我干上这份新工作后,这种时刻可说是我最喜欢的。是种全新的挑战。出了难题–寻找答案。我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静静地思索着,在记事本上随意乱涂着小五角星,让自己的思索也随意飘逸,找出解决方案,而拉莱站在一边,焦急地望着我。

“好了,”我终于说道,“我想好了。你在开会时穿你那条Helmut Lang品牌的裤子,午餐时穿你那套Jil Sander品牌的套装–我们再替你物色你晚餐时穿的衣饰。”我对她微微一笑。“可能是什么深绿色的衣服吧。”

“我不能穿绿色衣服,”拉莱说道。

“你能穿绿色衣服的,”我坚定地说道,“你穿绿色衣服漂亮极了。”

“贝基,”埃琳说道,她把头探进屋里。“对不起,打扰你了,法洛夫人在电话上。她很喜欢你替她挑选的上衣,她问是否有什么颜色淡一点的服装,她想今晚出去时穿?”

“好的,”我说道,“我过会打电话给她。”我看着拉莱。“好吧,我们来挑挑看,有什么夜礼服适合您的。”

“我穿裤装后,上衣该穿什么呀?”

“穿衬衫,”我说道,“或是件开司米开衫。穿灰色的那件。”

“灰色的那件,”拉莱小心翼翼地重复说道,仿佛我是在讲阿拉伯语似的。

“你三星期前买的那件。在Armani商厦买的,忘记了?”

“哦,是的!是的,我想起来了。”

“或者穿你那件蓝色的宽松衫。”

“好的,”拉莱说道,她认真地点着头。“好的。”

拉莱在一家著名的计算机咨询公司中担任高级行政职务,那家公司在世界各地都设有分公司。她拥有两个博士学位,智商高得惊人,但却声明自己对衣饰一窍不通。起先,我还以为她是在开玩笑。

“都写下来,”她说着把一本皮封面的记事本递给我,“把我要穿的衣服搭配都写下来。”

“嗯,好的……但是拉莱,我们谈起过,要让你自己试着挑选搭配该穿的衣饰。”

“我知道。我会试试的。我保证,哪天有空我会试试的。但……这星期不行。我忙得够呛,没法再分心顾上这服饰的事了。”

“好吧,”我说道,脸上尽力克制着不露出微笑,拿起她的记事本写着。我苦着脸,搜肠刮肚,极力回忆着她所有的服饰。今天真是忙得够呛,要替拉莱选配合适的夜礼服,打回电给法洛夫人,还要替詹尼?冯?哈萨特物色一件针织开衫,这也是已经答应过她的事。

每天都忙得像陀螺一样在疯狂地旋转;每个人都来去匆匆。但是,我却感到越忙、越有挑战性,我就越是喜欢这份工作。

“顺便问一下,”拉莱说道,“我的妹妹,就是那个你说应该穿黑橙色……”

“哦,是的!一位很有修养的女士。”

“她说她在电视上见过你的。是在英国看到的!是谈服饰!”

“哦,是的,”我说着,感到脸上有点微微发烫,“我是在做一档白天播出的生活时尚类小节目。叫做‘贝基在Barney’,是介绍纽约流行的时尚……”

“好极了!”拉莱热情地说道,“电视节目!对你来说一定很刺激的吧!”

我没作声,手里拿着一件面料上镶有闪亮小珠子的上装,心里翻腾着。几个月前,我差一点就在美国有线电视网上推出自己的专题节目了,而现在只是在做一档白天播出的小节目,观众只有“早安咖啡”的一半。但关键是我踏上了我希望走的路。

“是的,你说得不错,”我微笑着对她说道,“确实是很刺激的。”

不一会儿我就替拉莱选配好了她赴午宴该穿的服饰。拉莱拿着我替她列出的供她选用的皮鞋清单刚离开,我们这一部门的头克里斯蒂娜就跑了进来,她脸上露着微笑。

“你还好吗?”

“很好,”我答道,“干得很有劲。”

这确实是实话。但即使不是这样–即使我觉得是糟透了–我也不会对克里斯蒂娜抱怨的。我十分感激她还记得我这么个人。感激她给了我这么个机会。

卢克来这儿了

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当我犹犹豫豫、很唐突地打电话给她时,她待我是多么友善。我告诉她说,我们曾经见过面,问她我是否有可能到美国后在Barney店里工作–她说她还清楚地记得我是谁,还问我是否对那件Vera Wang品牌的夜礼服满意。结果是我把自己的遭遇都讲给了她听,对她讲了自己在电视台的工作也丢了,而自己又是多么渴望到她手下来工作……她稍稍想了想–随即说她认为我会成为Barney店一笔宝贵的资产。说我会成为这著名高级服装店的宝贵资产!也是她的主意让我做这档介绍时尚的电视节目的。

“今天没藏起什么衣服吧?”她眨着眼,微笑着说道,我有点微微脸红。看来她是不会忘记我过去有过的这种傻事了,是吧?

那是我在第一次打电话给克里斯蒂娜时,她问我是否有过做售货员的经验。我傻头傻脑的,一股脑儿地对她讲了我曾在一家叫艾里史密斯百货店工作的情况。当时我对一条斑马条纹的牛仔裤爱不释手,决定自己买下来,就偷偷地藏在一边,没拿给顾客,结果被店里发现后解聘了。当我讲完这件趣事时,电话那头沉默了一阵,我几乎觉得这下肯定要泡汤了。想不到电话里传来克里斯蒂娜的哈哈大笑,这惊天动地般的笑声吓得我几乎要扔掉手中的话筒。她在上星期告诉我说,她就是在那一时刻决定聘用我的。

她还把我的这段经历告诉了店里的一些老顾客,使我觉得颇有些尴尬。

“那么说,”克里斯蒂娜用赞许的目光望着我,“你这是准备好了上10点的导购了?”

“是的,”我在她的注视下有点微微脸红,“是的,我想没问题的。”

“你要梳理一下头发吗?”

“哦,”我用手理了理头发,“是否有点乱了?”

“倒是没乱。”她的眼睛一亮一亮的,使我摸不着头脑。“但我们总是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见顾客,是吧?”

她走出了屋子,我很快拿出梳子。天哪,我老是没能好好记住,在曼哈顿工作,这容貌衣着是多么的重要。比如说,我每周要去离我住所不远的一个街角处的美容院做两次指甲护理–有时我还在想,真应该再增加一次,隔天就做次护理。我是说,每次才九个美元。

换算成我熟悉的英镑的话,应该是……好了,就是九个美元嘛。

我开始有点习惯用美元计算价钱了。我开始有点习惯生活中的许多事了。我的那间一居室小屋很小,也有点乱,头几个晚上我被窗外的车辆嘈杂声闹得无法入眠。但关键是,我来到了这里,我来到了纽约,自力更生,做着真心喜欢的事。

迈克尔提议让我去华盛顿做的那份工作听上去也很好。从许多角度来看,接受这份工作也许是更为明智的–我也知道,妈和爸也希望我接受这份工作。但是迈克尔在那次午餐时说的话–他说的不要轻易定型,要干我自己真正喜欢干的事–使我认真思索着。我想到了我今后的职业,想到了今后的生活,也想到了自己真正希望从事并赖以生存的工作。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