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并非皆大欢喜

2021-10-25 作者:
本文共 5624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5 分钟。

看见珍妮,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快活地喊了起来。泰山把车停在克莱顿那辆汽车旁边,波特教授紧紧抱住女儿。

泰山默默地坐在汽车里,有一会儿谁也没有注意他。

还是克莱顿最先想起这位救命恩人,转过脸向他伸出一只手。

“我们该怎样感谢你呀!”他惊喜地说,“你救了我们大家。在农庄,你喊着我的名字,可我怎么也想不起你叫什么,又总觉得有点儿面熟。就好像很久以前,在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下,跟您见过面儿。”

泰山微笑着,握住那只向他伸过来的手。

“您说得非常对,克莱顿先生。”他用法语说,“请原谅,我不能跟您说英语。不过我现在正在学习。您说的话我倒都能听懂,可是讲起来就困难了。”

“可您到底是谁?”克莱顿又问,这次他说的是法语。

“人猿泰山。”

克莱顿惊讶得连连倒退了几步。

“天哪!”他惊叫着,“这是真的?”

波特教授和菲兰德先生都挤过来,和克莱顿一起表示他们的谢意。大家异口同声地说,能在离他那荒蛮的故乡如此遥远的地方再次见到他们的丛林朋友,真是惊喜万分。

几个人一起走进一家十分简陋的小旅店。克莱顿很快就将诸事安排妥当,款待他们的朋友。

他们刚在那间闷热、窄小的休息室坐下,就听见一阵汽车的马达声由远而近。

菲兰德先生靠窗户坐着,看见那辆汽车开过来,停在另外那两辆汽车旁边。

“天哪!”菲兰德先生说,声音里掠过一丝懊恼,“是坎勒先生。我还希望……哦,我以为……不,他没让大火烧死,可真让我们高兴。”他结结巴巴说完了这番话。

“啧啧!菲兰德先生。”波特教授说,“啧啧!我一直告诫我的学生,凡事要三思而后行。是这样吧,菲兰德先生。

我自己呢,岂止三思,简直是三百思!然后就谨言缄口,保持沉默。”

“天哪!是的!”菲兰德先生只好表示同意,“可是那位像个牧师似的先生是谁呢?”

珍妮一下子脸色变得煞白。

克莱顿坐在椅子里,显得焦躁不安。

波特教授紧张地摘下眼镜,在镜片上呵了一口气,擦也没擦就又架在鼻梁上。

那位简直是无处不在的艾丝米拉达咕咕哝哝说着什么。

只有泰山不为所动。

眨眼之间,罗伯特·坎勒破门而人。

“感谢上帝!”他大声说,“我一直作着最坏的思想准备,直到看到您的车,克莱顿,才放下心来。我在南边那条路上被大火截住,不得不再回到城里,绕到东面,才上了这条路。

我还以为我们再也到不了农庄了。”

谁也不想搭理他。泰山像狮子山宝盯着猪物一样,盯着罗伯特·坎勒。

珍妮瞥了他一眼,紧张地咳嗽着。

“坎勒先生,”她说,“这位是泰山先生,我们的一位老朋友。”

坎勒转过脸,向他伸出一只手。泰山按照迪阿诺特的指教,站起身,风度十足地向坎勒鞠了一躬,好像压根儿没有看见他伸过来的那只手。

坎勒似乎也没有注意到这种“疏忽。”

“这位是尊敬的图斯力先生,珍妮。”坎勒转过脸,对站在他身后那位牧师模样的人说,“图斯力先生,这是波特小姐。”

图斯力先生鞠了一躬,微微笑着。

“我们马上就能举行婚礼了,珍妮。”坎勒说;“然后,你和我就可以乘午夜的火车回城里去。”

泰山立刻明白了这个计划的意思。他眯细一双眼睛看着珍妮,可是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

姑娘犹豫着。屋子虽死一样地寂静,空气十分紧张。

所有的眼睛都望着珍妮,等待她的回答。

“不能再等几天吗?”她问道,“我神经紧张,心烦意乱,今天经历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坎勒感觉到了屋子里这些人对他的敌意,不觉勃然大怒。

“我们等的时间已经够长了。我不想再等了!”他粗暴地说,“你答应过和我结婚。我不能再让你们耍弄了。我已经领来了结婚证书,请来了牧师。过来,图斯力先生!过来,珍妮!这儿还有足够的证婚人——比应该有的还要多。”他阴阳怪气地补充道,然后一把抓住珍妮的胳膊,要往正等着举行仪式的牧师跟前拉。

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迈步,一只大手就像一只老虎钳,紧紧抓住他的胳膊。

另一只手掐住他的喉咙,他登时两脚离地,被泰山提了起来,就像一只被猫耍弄的老鼠。

珍妮害怕地望着泰山。

她又看见泰山前额上那条深红色的伤疤。这条疤在遥远的非洲丛林,在人猿泰山和巨猿特冈兹血战的时候,她曾见过。

她知道,泰山那颗充满野性的心里埋藏着杀机。她害怕地叫了一声,扑过去哀求人猿泰山。她当然是为泰山杀人的后果感到害怕,并不在乎坎勒的死活。她懂得,对于杀人犯,社会会给予怎样严厉的惩罚。

可是没等她扑过去,克莱顿已经先行一步,跳到泰山身边,想把坎勒从他的铁腕下拉出来。

泰山那条有力的胳膊只轻轻一甩,克莱顿便踉踉跄跄跌到小屋对过。这时,珍妮白皙的手紧紧抓住泰山的手腕,抬起头望着他的一双眼睛。

“看在我的份上,”她说。

掐在坎勒脖子上的那只手松了一点儿。

泰山低下头,望着眼前这张美丽的脸。

“你想让他活下去?”他惊讶地问。

“我只是不想让他死在你的手里,我的朋友。”她回答道,“我不想让你成个杀人犯。”

泰山放下那只掐在坎勒脖子上的手。

“你同意跟她解除婚约吗?”他问道,“这可是以你的生命为代价的。”

坎勒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点了点头。

“你能滚得远远的,再也不打扰她吗?”

坎勒又点了点头。他那张脸因为对近在眼前的死神充满恐惧而扭歪了。

泰山放开他。坎勒马上跌跌撞撞向门口跑去,眨眼之间便没了踪影。那位吓呆了的牧师也跟在他身后逃之夭夭。

泰山向珍妮转过脸。

“我能跟你单独谈几句话吗?”他问道。

姑娘点了点头,向那扇通往小旅馆狭窄走廊的门走了过去。她走出去,在走廊里等着泰山,没听见后来屋子里的谈话。

“等一下!”泰山正要出去,波特教授大声喊道。

刚才事态的急骤变化把老教授看得目瞪口呆。

“在我们进一步探讨问题之前,先生,我希望你能对刚才发生的这一系列事情作出解释。先生,你有什么权利干涉我女儿和坎勒先生的婚事?我已经答应了他的求婚,先生,不管我们喜欢他,还是不喜欢他。而这种承诺必须信守不渝。”

“波特教授。”泰山回答道,“我之所以干涉,是因为你的女儿不爱坎勒先生,她不愿意跟他结婚。在我看来这就足够了。”

“你不明白你干了些什么!”波特教授说,“现在,毫无疑问,他拒绝和她结婚了。”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