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六卷 野性之旅—南十字星森林 第十二章 一个崭新的生命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5254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4 分钟。
    暗精灵们如梦初醒,这个匹格的可怕让她们由衷地感到了一股恐惧。

    一团接着一团的黑雾爆炸开来,一道道漆黑色的身影踏着纷乱的脚步消失在了弥漫的黑雾之中。

    说句老实话,暗精灵如果是不战而退,刘震撼倒还真没什么办法对付她们,虽然刘震撼对这些暗精灵毁了他一个云秦傀儡金人,恨得牙根疼,但理智告诉,进入幽深的暗精灵巢穴,并不是他这种聪明人该干的事。

    刘震撼对付不了暗精灵,不代表别人不行。

    四个面容憔悴的旅行者之中,不知道是谁,忽然吟唱起了一段短促而奥妙晦涩的音节,虚荣的声音之中有着无可置疑的压迫,空气仿佛就是呼吸一般的一个收缩,凝聚成了一道半圆的淡银色结界,从里面飞射而出的水箭,密集得如同飞越荒原上空的渡鸦群。

    就象是突然绽开了孔雀开屏一般灿烂的光带,这些闪着波纹的水箭浮光掠影一般追进了那鬼影憧憧的阴暗黑雾之中,刘震撼感觉自己的上半身被一阵冷风带的凉飕飕的。

    大片大片的惨叫声在空寂的山洞中幽幽回响。

    刘震撼口中的雪茄悄然滑落,砸在胸毛上燎出了一团焦枯的味道;两只撰着裤腰的手也松开了,刚刚捞上来的袍子落蓬也似地坠落,又来了个素面朝天;彼尔骑士维埃里手中的车**斧“当啷”一声落到了地上,两个人几乎下巴脱臼一般彼此对视着,眼神中都有着深深的震撼。

    魔法!这就是在海加尔战役之中,让兽人王国千年之后仍然感到阵痛的魔法!

    刘震撼也见识过魔法,艾薇儿使用贝壳制作的魔法卷轴,召唤出的大型水系魔法“水箭攒射”他也看过,可是和今逃讷方旅行者使用的这种只能用“澎湃”来形容魔法水箭一比,号称对水元素了若指掌的美人鱼如果在现场观摩,只怕会羞愧的一头磕死在地上。

    黑雾渐渐退散,刘震撼透过夜明珠的光线向前看去,山壁之上到处都是蜂巢小眼,地上黑乎乎躺倒了一大堆暗精灵,有一只黑豹还在抽搐着四肢。

    脚下流过的溪水先是只有一缕缕轻烟般荡漾的血丝漂过,逐渐变成了红色、深红色。

    刘震撼觉得脚下的溪水渐渐地正在变成酱油。

    “大人。”熊人帮刘震撼把祭祀袍拉了上来,四个旅行者全看着王国伟大的龙祭祀呢,太丢脸了可不行。

    “感谢比蒙勇士的慷慨救助,我是唐藏帝国的亲王,你们的勇武会让我永远铭刻在心里的。”旅行者中领头的人类亲王开口了,亲王戴着一个简单的斗笠,一身华贵但陈旧的丝质长袍,一张英俊的令人发指的脸庞,年龄在他身上仿佛是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谜语,那双充满了睿智的眼睛让他显得成视邙有魅力。

    他的眼神很独特,充满了祥和,眼神看着你,就象是春日里的阳光在俯耀着你。

    他的眼睛中还有忧郁,这种忧郁可以让任何人情不自禁地产生怜惜。

    亲王的身旁有一匹矫健而雄壮的白马,鬃毛飘洒,四条粗壮的马腿边生满了鱼鳞一般的甲片。

    “英俊的亲王殿下!救助危难中的人,是每个高尚情操的勇士必修的一课。”刘震撼彬彬有礼地回礼道。他对这个亲王很有好感,亲王的英俊相貌和哥哥在某些方面充满了神似,尤其是眼神中的那一抹深深的忧郁。

    一边说,刘震撼的眼光一边在偷偷打量着其他几名东方比蒙。

    他的眼神僵住了。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大猩猩一般的比蒙兽人,浑身乱糟糟的毛发,身上除了一张虎皮围住了下半身之外,再无任何其他的衣服,这位如同野蛮人一般的比蒙,虽然两鬓已经有了斑驳的白发,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特殊的魅力,那是股纯粹野性的味道。

    刘震撼的眼睛看着他,似乎再也挪不开了,这个野人一般的比蒙身上散发着磁铁一般的吸引力。

    这位大猩猩一般模样的比蒙注意到了刘震撼的目光,谦恭地握着手里的铁棍,用与他强壮粗野到了极点身体绝不相符合的高雅风度颌首回礼。

    他身边站着一位高大魁梧的壮汉,谢顶的脑袋下面,是用骷髅头串成的项链,这位壮汉的腮帮上有鱼鳃一样的裂口。

    毫无疑问,这就是强大的东方帝国所拥有的某一个海族强力战士,只是刘震撼无从揣测他来自哪一个种族。

    这位海族壮汉的手里,托着一个腹大如鼓的匹格族猪面人,这位匹格已经奄奄一息了,风车一样的耳朵和双手无力地垂下,脸上写满了痛苦的表情,嘴里虽然没有任何一丝的呻吟发出,但是硕大的猪鼻中不停地冒出的粗气,证明着他此刻正在经受的痛苦煎熬。

    刘震撼的记忆一向不错,他想起了,刚刚瞬间就歼灭了所有暗精灵们的大型水系魔法就是这位匹格族的猪面人魔法师支撑着病体召唤出来的。

    “西方大陆的匹格勇士,请告诉我,我的学徒这是怎么了?”人类男子爱怜地抚摩着这位匹格的脸,满脸悲戚地问刘震撼道。

    “他怀孕了。”刘震撼忽然觉得自己的鼻子也有点酸。

    “什么?”旅行者们的脸色一阵煞白,摇晃了几下方才站稳了。

    “生命之泉。”刘震撼叹了口气:“暗精灵一族拥有生命之泉,她们使用诡计将你们骗至泉眼附近,这位匹格魔法师饮下了那可怕的泉水。生命之泉就是用自己的生命精华,去孕育下一个崭新的生命。”

    几位旅行者都沉默了。

    良久之后,那位猩猩一样的兽人猛士,狠狠地抡起了手中的铁棒,砸在了身边的石头上,一声惊雷般的炸响,磨盘一般巨石,被他一棍子就砸成了碎屑。

    好强的力量!即使是拥有龙力的刘震撼,也在心底乍舌不已。

    “师傅,我们一直太过于仁慈了,倘若早开杀戒,也许”这位猩猩一般的雄壮比蒙的眼睛中闪烁着泪花,噙了两圈之后,悄悄地滚落在脸颊上厚密的绒毛里。

    人类旅行者没有再说话,但压抑着的悲痛却怎么也掩饰不住。

    他轻轻地咏唱着,一道柔和的光线抚慰着熊人维埃里的身体上,熊人刚刚在战斗之中留下的伤痕顷刻间愈合了。

    “苦行僧侣!您居然是苦行僧侣!”熊人低头呆呆地看着身上的伤痕,坎帕斯在上!这是苦行僧侣才会的“祷告抚慰之光”。兽人和人类的战争中,比蒙就因为缺乏足够的医疗,而吃尽了苦头,而人类拥有牧师和苦行僧侣,可以让大批重伤的战士,涸旗地再次投入战场。

    “是的。”这位来自异大陆的亲王很勉强地笑了笑:“我的确是一位僧侣,我和我的学徒来到西方,追寻一些拥有高智慧的僧侣笔记已经很多年了,倘若不是圣保罗教迫害这些苦行僧侣,我想,我们早应该回到了故土了。”

    “先救救这位匹格吧!”刘震撼说道:“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使用灵魂锁链战歌,将我们的生命过渡给他!”

    “没有用的。”亲王背转了身子,肩膀一阵抽搐,半晌之后才说道:“他现在已经被生命之泉吸干了生命的精华,再多的生命力灌输给他,也只会填补到那个新生的生命之中。这两天之中,他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了。”

    “那怎么办?”熊人也不免有点唏嘘。

    “生命的花朵,总会用另外一种形式绽放的。我们僧侣并不在意生命的消逝。”这位亲王的话语里虽然带着深深的不舍和眷恋,转身洒脱地一笑,眼角有潮湿的痕迹。

    亲王身边的两位旅行者学徒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搂抱住了那位匹格,痛苦地嚎啕大哭起来。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