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二十五章 扫射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6630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7 分钟。
    远处的草丛里忽然腾起了一群夜鹧鸪扑扇翅膀的生硬,这个突然的情况马上将这群职业强盗们逐渐安静了。W\

    熊地精们都没有穿鞋子的习惯,红土高坡下留守看押俘虏的熊地精们忽然感觉到了有地面到脚趾,传来了一阵轻微而不易察觉的震颤,都是多瑙大荒原的惯匪了,马上有几个熊地精伏到了地上,毛茸茸的耳朵凑到了草根上,仔细地听了听动静。

    有一个老练的熊地精强盗吐了口吐沫在手指上,用手捻了捻,站起身对着高坡上的地精首领高声喊到:“头!东面来人了,脚步听不出究竟有多少人!好像是带着大地獭一样大型站兽的!我们赶坑诏手啊!能抢多少抢多少!”

    原本听说东边有人来,凝玉和艾薇尔的脸上还一喜,以为是古德和拉贝拉米带着伺卫们回来驰援了,可是一听这个熊地精首领一说这话,刚刚微微一暖的心有马上变成了冰陀陀。

    大地獭是种体型巨大的穴居野兽,平时生活在地下的深坑里,虽然不会魔法,但是他们比起地行龙也不逊色的强悍力量,根本就是任何生物的噩梦。地精们一向喜欢给强大生物提供食物。不用说了,这个大地獭一定就是另外一个地精强盗部落豢养的帮凶了。

    面前这帮熊地精已经够厉害的了,再来一个连这些熊地精也忌惮地地精强盗部落,不是雪上加霜么。

    “哦克!”高坡下面的熊地精们听到首领的召唤,马上又有一部分站了起来准备响应号召。挥舞着手中的钉头棒子准备往上冲。

    他们刚刚燃烧起的血性被一个忽如其来地小插曲给打断了。

    一个笆斗大的岩石从夜风轻拂的荒草中陡然间飞了出来,砸中了一个叫嚣的最厉害的熊地精胸口,一声肋骨断裂地脆响,这个熊地精胸口弯成了软绵绵的,一头栽倒在了地上篝火堆上。火苗先是一暗,登时燎着了这个熊地精的体毛,火眼滚出浓浓的黑烟,一下子腾高了。

    这个熊地精在火上烧的凄声惨叫着,却怎么也动不了,任由火苗舔着他强壮地身子。一股焦臭味扩散开来,火势忽明忽暗,嘶拉嘶拉的沸腾声不停地传来。

    所有准备冲上高破参加围剿的熊地精们呆住了,他们背对着荒原,没有看到那块石头砸过来,就是一回头看到一个伙伴倒在了火堆上在嚎叫着。

    有几个熊地精马上上去踢飞了火堆里的柴禾,七手八脚把这个倒霉的家伙拖了出来。说来也怪,在火堆上烤着他倒叫的厉害,一拖出来,反倒气绝了。

    几个熊地精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个倒霉的同伴,眼睛瞪圆了。

    这个熊地精结实的胸肌被整个撞塌陷了,几根断裂的肋骨斜刺出了胸口,被篝火燎成了乌黑,腰部有个涨裂的豁口,草木灰满布地豁口中流淌着大块大块的东西。

    就在熊地精们脑子空白的这一刹那,荒草忽然变成了破开的波浪。大踏步走出了十几个身材雄伟的比蒙。

    这些比蒙兽人都剃着一水熠熠生辉的光头,嘴角上的胡须编成了辫子一样,垂到了大敞着的胸口,**的胳膊上全是岩石一般虬须结的狂猛肌肉,上面满是新剃的毛茬,泛着一溜青光。

    他们的鼻子粗壮而耷拉着,华丽兽皮下露着两条腿粗的就象荒原之中的上古遗留的石柱,他们手里人手一柄长长的象牙磨制的利刃,看上去还带着些许许刮痕,磨制的也并不是很锋利的象牙长刀,在夜色中却散发着让熊地精强盗背脊抽筋的凉气。

    “是俄勒芬武士!!”有一个单小的熊地精几乎是声带炸累一般,扯着喉咙尖叫道。

    “怕什么!不知道是这两个魔法师小妞弄出来的幻象吗!”有一个老练的熊地精一个脑兜打断了这个不成器的伙伴的呐喊,话虽如此,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里这会也有点揣揣。

    这句话让差点炸窝的熊地精们又释然了,脑子不大灵光的他们,恍然想起了刚开始时曾经遭遇过的俄勒芬武士的幻象。

    刘震撼叼着半截跟在身边很多天却一直没有点燃的雪茄,搂着海伦的细腰,从这帮剃光了长毛的猛犸大力士们身边走了出来。

    熊地精强盗们眼睛顿时亮了,海伦的美丽妖娆比起刚刚那两个美女更加的具有吸引力,她的眼睛是会勾魂的。

    满脑袋雪渍的卡鲁也出现了,这时候的卡鲁威风八面,得意洋洋。他在地精群中寻找着打破自己脑袋的两个家伙,地精们长的都很象,不大好辨认,卡鲁的目光巡视了半天也没能找到。

    “李察!赶紧来救我们!”艾薇尔和凝玉喜极而泣,同时高声尖叫了起来。

    果果和小猪崽互相翻了翻白眼,果果耸了耸肩膀,大耳朵垂了下来,叹了口气。

    熊地精强盗们还不明白自己将面临着什么样的下场,相视一个狞笑,拎起手中的钉头棒凑近了刚来的这群热,目光邪恶。

    猛犸力士们一言不发地熄灭了周围的火堆,火是俄勒芬一族最最讨厌的东西了,猛犸力士们觉得火光很碍眼。

    他们熄灭活堆的方式很独特,一把揪亲戚了身边凑近地熊地精。一拳打在他们的肚子上,随手就扔到了篝火旁,他们干的涸旗,一阵风,所有篝火堆旁都趴满了好几个咳血的熊地精。大口大口的血块从喉咙口开闸放水一般扑在了火堆上。

    火苗被鲜血涸旗浇地暗淡了,有一股甜腥味道弥漫着。

    熊地精们不是不想反抗,而是反抗不了,一种不属于他们能够想象的力量击溃了他们的身体机能。

    熊地精们忽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帮俄勒芬武士居然不是残象。也不是幻影,他们是活生生的,这个大陆最强大地武士!

    每一个熊地精背后顷刻间都潮湿了,豆大的汗珠刷刷地冒了出来。

    “欢迎来到翡冷翠做客。”刘震撼凑到了一堆尚未熄灭的火堆旁,点着自己唇边的雪茄,向着一大群已经完全不知所措的熊地精们躬身行了一个贵族礼节。

    红土高坡上地熊地精们这才注意到高坡下面。荒芜的红土高坡四周,正逼近着一个个巨大的野兽身影,有个脑袋转的快,临狠逃脱的熊地精强盗刚钻进草丛就遇上了它们,这些巨兽只挥动了一下他们的长鼻子,逃跑的熊地精就腾空飞起了,带起一声余音缕缕地惨叫“扑通”一声落到了远处。

    熊地精们惊慌地发现。自己的身份已经悄悄地有猎食者变成了猎物,而且是他们最惯用的方式被合围了。

    高坡下的熊地精们经过短暂的慌乱之后,开始向这些俄勒芬勇士发起了潮水般的冲击,这么做倒不是地精有多英勇和具有骑士精神,关键是他们知道不冲出一条路,必定是死路一条,比蒙军队对待地精强盗从来都是斩尽杀绝,不留活口的。

    这些熊地精一边冲锋,一边还在祈祷着,这些巨象武士只是残象,只是幻影。

    一柄柄破空而来的象牙长刀粉碎了他们的幻想,猛犸大力士们的力量代表着比蒙地终端,即使是巨象武士也不可能望其项背,超过三刃的身高,可以让他们棉队山丘巨人也毫不逊色。

    他们天生就坚硬无必定皮肤,对一般的伤害几乎是可以完全忽略的。

    长达两刃的象牙长刀,在暗淡的火光下,掠过一道惨白色的光芒一跳,就将熊地精强盗的冲锋声拦腰砍成了两截,很多熊地精是连着手里钉头棒自一起被砍成了两截,也有被砍飞的,分成两半斜飞出去,带着一股腥臭的血液在夜空中雨一般地落下。

    象牙长刀的质地很坚硬,却并不锋利,但是熊地精们被砍中的身体没有一具能够是完整的。

    熊地精们的身体敏捷,但却怎么也避不开这抹迅疾的刀光,猛犸武士们的舌头舔着干燥的嘴唇,瞳孔雪亮,没有一个比蒙的血管里不是流淌着战争的血液。

    “啪嚓”,有的猛犸武士手里的象牙长刀居然已经砍断了,熊地精两刃高的强壮躯体下的骨头也很坚硬。

    熊地精们崩溃了。

    这些巨象武士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匹敌的,光是从身材和力量上,已经根本无法抵挡了,天可怜见,这些巨象武士手里象牙长刀折断了,凶悍却一点也未减,他们的石柱一般的胳膊和巨腿也是杀人的利器,还有他们的长鼻子,每一拨冲过去的熊地精都象是潮水涌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

    残余的熊地精们都溃退到了红土高坡的坡脚,再也不敢冲过去了。那简直是自杀。

    篝火暗淡的火苗不时暴出一团火花,着凉着满布着尸体的红土地,地上几十具残却不全的尸体,有的还冒着热烘烘的雾气,有的还在痉挛。

    刘震撼的手按住了海伦的眼睛,把她拉到了自己的怀里,海伦的手紧紧揪住了他的领口,很用力。

    最后一个熊地精强盗被科里纳一鼻子打在了脸上,马上捂住了脸,身子痛苦的蜷缩着蹲了下去。科里纳揪着头发,提起了他的脑袋,这个熊地精的脸上已经象被陨石砸中了一般,鲜血糊满了整个脸部。上面有个黑乎乎的东西耷拉着,象是捏碎地眼球,眉眶暴裂。

    “让我来!”刘震撼丢开了海伦,大步流星走上前来,抽出了腰间的弯刀。一把夺过了这个熊地精强盗,揪着他的脑袋上杂乱的长毛发,带着一溜鲜血拖到了红土高坡前,高坡下面上百号的熊地精们紧张地挤成了一个疙瘩,不时被挤倒一个。被踩踏的凄惨的叫嚷着。

    “我是这里地主人,我的名字叫李察,你们可以叫我爵士大人,或者……”刘震撼嘴里的雪茄随着说话一抖一抖的,硕大的闪亮的火星照亮他的脸:“……叫我好心的老爷。”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