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三十八章 送上门的教练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5648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5 分钟。
    刘大官人其实自己是有苦说不出,原本信誓旦旦地说,要以盗制盗,不曾想这些强盗实在是寒酸,连抢两个大型强盗部落,除了给自己增加了一点人口之外,别无收获。全/本/小/说/网

    再去扫荡那些小型部落,除了让自己的武士的刀上蘸点血,活动活动筋骨之外,意义也不大了。

    作为一个领主的尊严,这些话除了和自己亲近的三个女孩能知道外,老刘怎么好意思去告诉其他人。

    荒原上的奴隶们可以说是最不值钱的奴隶了,整个爱琴大陆,最值钱的奴隶不外乎是美丽的少女和能工巧匠,最次的就是没有任何一技之长的苦力了。

    荒原上的强盗们个个都身高马大,用来做苦力确实不错。但荒原上没有矿山,这些被抓来的奴隶暂时除了消耗食物之外,再没有任何的价值。

    反正神庙对于封地内子民一千人口的指标已经完成,刘震撼改变了一下剿匪的策略,由民兵和奴隶们组成混编队伍,先清理了方圆一百里之内所有的小强盗部落,把这四周清理出了一片干净的领土,至于那剩下的两个大型强盗团体剃刀山地精部落和白头乌鸦野人部落,老刘想暂缓一下收拾他们,这种大型部落,全部剿杀是不现实的,老刘还要留着他们另有用场呢。

    当务之急就是赚钱,购买过冬的粮食和衣服,这才是刘震撼现在最挠头地事。

    老刘觉得自己从胸罩岛带回来的香瓜一定能够赚上大钱。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这得等到明年才能种植了,现在的气候实在不适合香瓜的生长。

    至于美女蛇导师说得那些人类还乡团,老刘把渡口建起了两三天,也没见过有一拔人打这儿过。未免让他更有点焦躁了。

    当领主原来是这么麻烦。刘震撼想想有点觉得丧气。

    崔蓓茜给刘震撼、海伦做的战歌培训,也把老刘折腾了个够戗。

    崔蓓茜外表虽然和气,但在教授战歌地时候就完全换成了一个人,严格的有点过分来形容她也绝不为过。

    天生的灵魂歌者就是天生的灵魂歌者,刘震撼充沛的天生歌力。对高阶战歌中拗口地音节快速掌握,让崔蓓茜欢快之余,以委实恼火不已。

    因为刘震撼的歌力一旦实际运用在吟唱战歌时,就马上变得微弱无比,无法催生出一首完整的战歌,这真让崔蓓茜百思而不得其解。

    这样的学徒是哪个导师也不愿意带的。一个很聪明的孩子,你教什么他都懂,却偏偏到了考试挂起了红灯笼。

    在崔蓓茜地眼里,这一定是李罕在领悟和运用能力上出了差错,崔蓓茜果断地放弃了继续教导李察学习下去的念头。

    她觉得李察实在是有辱战争祭祀的这一身白袍。

    和刘震撼的蹩脚相比,海伦的进步是可怕的。

    海伦自从自然进化了“比蒙战舞”之后,整天冥想积攒歌力。在崔蓓茜的教导下,进步飞速,几乎每天就能掌握一门战歌,两天时间已经学会“罗侬撒歌剧”和“山岭呓语之歌”。

    “罗侬撒歌剧”是用来鉴定未知生物地战歌,而“山岭呓语之歌”就是石肤战歌的别称。

    这两个战歌是非常实用的战歌,消耗歌力也不是很大。

    刘震撼只有在旁边眼馋的份,看着海伦激动地对着地上的蚂蚁和天上的大雁使用鉴定之歌,动不动古德的贝拉米变成石头皮肤,然后站在一旁傻笑。

    起先崔蓓茜导师还有点奇怪,按照海伦的歌力实力。虽然在新晋级的战争祭祀中算是出类拔萃的了,但怎么也不可能玩似地连着发几个“罗侬撒歌剧”和“山岭呓语之歌”吧?

    海伦是个老实的丫头,一五一十跟自己地导师全说了,待崔蓓茜仔细观察了海伦手腕上的那个镯子之后,饶是美女蛇崔蓓茜见多识广,也不由得好一阵艳羡不已。

    南十字星森林之旅,刘震撼上报给神庙备案记录的也就是一块风系魔狼和一块星尾龟的魔晶而已。

    崔蓓茜虽然知道这家伙不知道从哪搞到了一块地狱黑龙的魔晶,但还没想到,海伦手上的镯子上居然还镶嵌了那么多高品质的魔晶。

    海伦的镯子是凝玉帮她用兽筋串起来的,一块土黄色的狮鹫魔晶和一块血红色吸血蝙蝠魔晶在上面交相辉映,两块上品魔晶让崔蓓茜好是一阵郁闷。

    如果加上战争巨兽背上驮着的两面战鼓上的一块星尾龟和双足飞龙这两枚魔晶,里面再灌输了足够的储备歌力的话,这些魔晶甚至可以足够海伦的实力达到一个可怕的高度。

    战争祭祀级别的战歌对于海伦来说,实在是有点屈才了一点,凭借着这样数量的上品魔晶支撑着,再加上战舞的双重交叉效果,一个海伦起码拥有了和四个装备非常不错的同阶战争祭祀相抗衡的实力。

    这个估计还是相当保守的。

    刘震撼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比拼实力*的是什么,无非就是装备。刘震撼抗过枪打过仗,知道步枪肯定干不过火箭,刺刀肯定拼不过机关枪。

    虽然刘震撼经受过魔兽的“血之祭奠”的诅咒,嘴上喊的山响,说什么专修武技,但内心对自己的祭祀萨满身份其实还是有着一种很特殊的感情的。

    现在这种感情直接转嫁给了海伦。

    崔蓓茜多么冰雪聪明,一眼就看出了他对海伦的良苦用心。长叹一声,再也不逼着他修习冥想歌力。

    “歌武双修其实就是个笑话!”崔蓓茜不再坚持自己地观点了,“李察,与其在歌力上停滞不前,不如专心去演练你的武技吧。反正神庙也没指望你这个天生灵魂歌者能在战歌上有多大的突破。”

    刘震撼心里也打着小九九。一个劲跟在崔蓓茜的屁股后面,追问着关于“姜之忍耐夔歌”等高阶的事情。

    但凡是带着邪恶光环地战歌,神庙之中权杖们都有修习,崔蓓茜对这个连通灵战歌也使用的结结巴巴的徒孙真是一阵好笑。

    “战争祭祀目前只能修习带有‘祝福光环’的战歌,象‘姜之忍耐夔歌’这种迟钝之歌。是隶属于‘邪恶光环’类别的战歌,已经是属于攻击类性质地战歌,耗费歌力巨大。别说是你,就是我,也只能在魔晶的支撑下,使用一两次而已。我不会胡乱教授你。你也没这个必要来要求学习!”美女蛇那双眼脑拼穿灵魂深处的眼睛盯着刘震撼好一阵打量。

    “不需要你教我也能使用,神气个啥……”刘震撼碰了一鼻子的灰自己在肚子里好一阵憋气,看来自己这辈子是没有堂堂正正使用比蒙战歌的能力了。

    这几天的战歌训练也让一旁地逃陟骑士歌坦妮对刘震撼的不屑更加重了几层。

    那种眼神让刘震撼暗暗发誓,什么时候机会,一定要好好整整这个小妞。

    但表面上,刘震撼依然装出了一副很热情的架势。一点也不以为杵,还是很恭敬地跟歌坦妮客套着,仿佛是那天晚上的古德的遭遇让他收敛了起来。

    逃陟族是最高傲的种族,他们的死心眼也是出了名地,一旦将一个人看扁,这个人就再也没有让他们上眼的地方。

    于是歌坦妮看着刘震撼的眼神,最后已经完全变成无视。起先还和刘震撼搭几句腔,最后直接是不理不睬了。

    她对刘震撼给予部下的训练也表示了一种彻底的藐视,刘震撼讲解的所谓的一击必杀,在歌坦妮的眼里纯粹就是流氓式的打斗。没有丝毫韵律节奏和美感可言,而且也完全不符合骑士高贵的身份。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