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四十四章 渔翁和鹬蚌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5771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5 分钟。
    身处寒冷刺骨的荒原,每个民兵们的血却都在燃烧。w W  \\

    麝人悲惨的遭遇让每个比蒙的心都在颤抖。

    绿党僧侣们原先的身份是伺从剑士,不过进入荒原之后,领主大人忽然想起了他们这个种族拥有疾风一般的潜伏技巧,临时把他们降职成了斥候尖兵,和獒人一起担任起了前进搜索的任务。

    獒人贝拉米很轻易地就跟着人类留下的脚步和气味,搜索到了人类的确切方向。

    夜晚之中,道格族獒人的视力怎么着也能在全比蒙兽人之中排个前五,就是放眼全大陆范围,除了精灵之外,能自诩在夜视能力上绝对超过獒人的不会有太多。

    毕竟对于象暗夜精灵那种变态来说,黑夜才是她们的白天。

    人类的视力和道格族獒人在夜晚相比,几乎就和瞎子是没什么区别。

    刘震撼这个人类算是例外,他的身体构造自打吃过龙蛋之后,很多机能都被改造了很多,虽然还比不上精灵,但和獒人相比,就算有差别,也是很微小的。

    麝人身上那种淡淡的葯香味,给獒人的追踪留下了最重要的线索,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顺藤摸瓜急行军之后,摩拳擦掌的翡冷翠民兵找到了人类的宿营地。

    杀气腾腾的翡冷翠民兵在一座荒丘前刹住了脚,荒丘的另外一面,再有两里路,就是人类的宿营地了。

    虽然人类的防卫心是出了名的谨慎,但是刘震撼的狡猾也并不是浪得虚名。

    两百名职业佣兵的战斗力并不简单,刘震撼还没傻到一冲而上,迎着对方游侠地军用弩箭,大肆展示自己勇武的地步。

    所有的长毛大象全部按照猛犸大力士们地指示,匍匐在了一个荒丘后面,避免露出巨大的身影。

    刘震撼脑袋上戴着一圈草环。和螳螂族僧侣一起爬过了坟包一样的荒丘,偷偷接近了人类的宿营地,近距离地仔细观察这些人类佣兵的身影。

    绿党僧侣们的潜伏技能果然源于本能,他们背后代表着氏族标志的薄膜状翅膀,在前进的过程中,能够有一定的滑翔功能,手脚并用地时候,偶尔还能贴着地飘。

    让他们大为佩服的是,领主大人地潜伏技巧也很出色。那种象蛇一样蜿蜒前进的方式也是他们闻所未闻。

    接近到了人类宿营地周围八十码半径的时候,刘震撼发现了不少的小巧的机关和陷阱。不用说了,这些陷阱一定就是人类佣兵中盗贼的杰作了。

    出于小心,刘震撼没有敢于擅自拆除这些陷阱,也停止了前进,就*在荒草中偷偷打量这个人类营地。

    人类的宿营地灯火通明,荒原上地寒气都透不进去。

    贩奴团选择宿营的地方一看就知道比较有经验,荒丘绵延的多瑙大荒原中多是一人高的荒草。他们选择了一块背着荒丘的空旷广袤的平原宿营,这里的荒草没有那种一人高的镰齿马尾苋,全是枯黄地蒲公英和苜蓿形成的草甸子。

    一条小溪淙淙从人类营地中间流过。

    标准的依山傍水。

    除了南面背*着一个荒丘之外,其他三个方向三到五里范围之内全是这种平坦地草甸子,一旦有事,佣兵们马上可以上马,用最擅长的骑士冲刺打散任何来犯之敌,也可以货车结成战阵。发挥自己装备优良的长处,打消耗战。

    而且人类宿营地背后的荒丘顶上,也燃着一堆篝火。可以清楚地看到几个哨兵在上面徘徊,将对面的一切收于眼底。

    大堆的佣兵和商人们散坐着,各自围着各自的篝火架,组成了一个圈,外面是货车,面前是熊熊的篝火架上烧煮着咖啡和食物,谈笑声朗朗。

    佣兵的战马一看就知道是训练有素的,缰绳就丢在地上,让这些战马自由地啃食着苜蓿草,偶尔有几匹战马走远了,马上就会有个佣兵把手指塞嘴里,吹一声响亮的口哨,战马马上会跑回来。

    围着篝火架的人群,不时有大声劝酒的声音.木头燃烧时噼里啪啦的声音.女人放肆的浪笑和马蹄铁撞击地面的声音传来。

    刘震撼和螳螂僧侣们正对着的地方有一帮佣兵在演练着武技。

    这几个佣兵玩的是击剑,他们使用的是比较优雅的刺剑,完全的佛兰士风格,和刘震撼用来做乐器柄子的那把刺剑不一样的是,佣兵们的刺剑更加的柔软。

    几个佣兵围着一个大胡子佣兵,打得花团锦蔟,这个被围攻的佣兵显然是个出色的剑客,单手叉腰,步履从容地游斗着,不时用剑刃挑断一个对手的裤腰带,引发一阵狂笑。

    不一会儿,几个对手全在他的迅疾的剑法中败阵了,围观的人全都在鼓掌。

    一个身材丰满长相妖娆的贝普赛女人被推到了他的怀里,看样子是奖品。

    这个长着络腮胡子的佣兵把剑法玩出了花活,他的细刺剑在迅疾如同电光,在一个贝普赛女人的胸口上拉出了一个“Z”字形的闪电形状图案,一声尖叫,那个女人白花花的胸口露了出来。

    周围一阵口哨声,刘震撼差点就情不自禁地跟着吹声口哨了。

    人类的武技果然有自己的一套,比起比蒙武技的粗犷奔放而言,人类更侧重的是技巧。这还只是一个普通的佣兵而已,人类中最杰出的剑客和勇者,还有那神话一般存在的龙骑士,在武技上肯定更有出众之处。

    刘震撼暗暗在心底赞叹着。

    这个大胡子佣兵狂笑着抱起了这个穿着蓬大裙子的贝普赛女人,溜躲到一个帐篷后面,三下两下,那个佣兵就撩起了贝普赛女人肥硕的裙子,贝普赛女人趴在酒桶上面。裙子一直撩到了腰,白花花的屁股撅起了老高。

    有水花隐隐拍击的声音传来。

    这个大胡子佣兵有点保持得还算不错,他在**地时候。身上的链甲和武器始终没有离身。

    刘震撼和螳螂僧侣们正好在这对野鸳鸯的侧面,一起在咽口水。

    火光跳跃,贝普赛女人地妖娆脸庞上也在跳跃着兴奋和快乐,大声放荡的喘息就象是一条发情的母狗。

    “剑法还行,但还是乌合之众。”这场活春宫看完了之后,刘震撼一本正经地悄悄对四个螳螂僧侣说。

    “那是。”僧侣们一头。

    雾气渐渐大了,月光如水的荒原上,有人类佣兵吹奏口琴的声音传来。

    麝人奴隶们砸着沉重的镣链,一个个面朝西。蓬头垢面地圈坐在货车旁,他们的身边有几个手持军用弩的哨兵在啃着面包,不时拿皮靴踹他们几下取乐。

    刘震撼把兵力范围默默记在心里,跟螳螂僧侣们打了个手势,又回到了大队人马埋伏的荒丘后面。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