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四十九章 天鹅女骑士终身之辱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4432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2 分钟。
    刘震撼只“休息”了一会儿,就又起来了。全//本//小//说//网倒不是他不想睡,关键是歌坦妮被吵醒了。

    起先他拖着艾薇儿和凝玉一起回窑洞睡觉的,凝玉脸皮薄,当然不好意思。

    主要也是刘大官人鬼门道太多,满口让人浑身发麻的混话,上次翡冷翠全民晚宴上,多喝了点酒,晚上回了窑洞一个劲嚷嚷着什么“一个开码头,一个推屁股”,被凝玉一直痛骂到现在,为了这事,凝玉另外搁了张床,和他分开睡了,这两天刚给了他点好脸色,老刘那颗春心又蠢蠢欲动了。

    艾薇儿倒没办法拒绝,刘震撼老是打着个冠冕堂皇的旗号:海神安菲特里忒的祝福一一一一一一一一双修结界。

    双修结界的互相吸引力也使得艾薇儿无法抗拒刘震撼那种雄性气息。

    这段时间刘震撼由于有了封地,有了个没人打搅的清净所在,所以双修的频率一直很频繁,用刘震撼在南疆前线那时候一句比较流行的话来说:大有赶英超美的趋势。

    双修结界是一千次一个进化,刘震撼闻到了快要达到那个临界点的气息,所以越发的卖力了。

    刘震撼的窑洞在红土高坡中间,四周没有其他的窑洞,那个嵌在红土层中的石头神像的耳朵就是窑洞的墙壁,这个窑洞也是比较宽敞的一个,窑洞口用竹帘挡住了呼啸的寒风。

    这个窑洞同时也是所有翡冷翠领民们的禁地,通往窑调的阡陌上是有卫兵站岗的。

    对于领主每天神神秘秘地“双修进化”,逃陟女骑士歌坦妮并不太请楚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倒是特地问过和她住在一起的海伦和崔蓓茜,不过这种事情海伦和崔蓓茜哪里好意思讲明白。只能含糊地说,那是和冥想积攒歌力是差不多的一种修炼方式。

    逃陟女骑士忽略了自己追随地海伦大人和崔蓓茜阿姨脸上那滚烫而醉人的红晕。

    就在领主大人“休息”的同时,逃陟骑士歌坦妮一个人在窑洞里调息修炼斗气。海伦和崔蓓茜都去竹林中。倾听自然之声,冥想积

    攒歌力了,歌坦妮也趁着这个时间开始了对自己的修炼,和荒原强盗地战争迫在眉睫。按照翡冷翠的实力,万一打不过,突围应该没有任何问题,歌坦妮肩负着保护两位优秀祭祀的责任。当熬不敢懈怠。

    小猪喀秋莎从果果那里抢走了一瓶蜜饯,在外面晃荡着小屁股转了半天,最后还是鬼鬼祟祟地溜到了歌坦妮住的窑洞里。大摇大摆地跃到了床上,用小拱嘴碰了碰歌坦妮。

    这个窑洞住三个女人,被布置地很温馨。三面墙上用绿竹编了*墙,还有几盆玳瑁长老安度兰送给她们的吊兰,一张大床上铺着华丽的兽皮,下面颠着柔软地芦苇花。睡在上面就象睡在云端,一股甜甜的女人香满室飘荡。

    歌坦妮虽然很不喜欢李察这个领主,但还是挺喜欢领主大人的果果和喀秋莎地,没人的时候,她喜欢给喀秋莎梳个小辨子,戴上一朵小花。

    喀秋莎也对她最亲,经常偷点好东西给歌坦妮,刘震撼修藏在床底下的那个孽缘纪念品——————七度合制作的暗夜精灵女王地皇冠也被小猪崽吃里扒外送给了歌坦妮。

    歌坦妮非常喜欢这个肉乎乎的小猪崽,喀秋莎非常爱干净,还有点香味,一点也不象那个泥猴似的果果。

    果果天天就象被狗撵似的,跑的飞快,凝玉气喘吁吁地跟在后面满世界抓它回去洗澡。

    前阵子,歌坦妮把珍藏的那蛙零食拿给这两个小畜生吃,果果还能天天来,后来发观零食没了,就再也不来了。

    歌坦妮更加吐血的是,她后来发现刘震撼时不时总拿着糖渍榛子没事在那征磕。

    这种糖渍榛子是比蒙王国西南边境的特产,只有逃陟族的驻地才能买到,歌坦妮没想到果果这个小瘪三不仅吃,而且还偷拿,带回去孝敬这个自己最讨厌的领主。

    真是把她气得够戗。

    歌坦妮听河马奥尼尔偷偷告诉过她,这个小猪崽就是艾薇儿和领主的爱情结晶,歌坦妮觉得艾薇儿这个做母亲的真的一点也不会打扮自己的女儿,把小猪崽染了一身的金毛,看上去俗气死了。

    怎么着也应该染一身白色才对啊,就象我们逃陟的羽毛。歌坦妮想到翡冷翠的所有女孩天天能变着头发颜色就是好一阵嫉妒。

    喀秋莎这次带来的蜜饯是上好的人类货色,蜂蜡和锡纸封口,而且腌制得也比比蒙的精细很多,里面带着玫瑰花瓣,一揭开就是一股扑鼻花香。

    歌坦妮和喀秋莎你一口我一口,涸旗就吃完了。

    喀秋莎砸着啃迁想吃,歌担姬棋着它的小肛祭说:“没有了,小宝贝。”

    喀秋莎不答应,在床上翻滚了起来,耍起了无赖,眼泪水“吧嗒吧嗒”往下落。

    所有的战利品全被李察领主捧回了他的窑洞,歌坦妮从来没去过那个领主的猪窝,也不屑去。

    但一看到小猪崽在她怀里娇滴滴地撒娇,逃陟女骑士考虑了下,还是径自上了红土高坡上的阡陌,决定找这位领主要蜜饯。

    通往高坡上那个领主窑洞的路口上倒是有两中挺胸凹肚的刺猬卫兵在站岗,这两个卫兵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敢于阻挡这位圣殿女骑士的道路,识相地闪开了。

    凝玉正坐在窑洞门口替果果缝制豹皮肚兜,上面要缝个放零食的大口袋,凝玉缝的很用心,温煦的阳光洒在她白皙的脸庞上,几束散乱的发梢也被镀上了一层金黄,背后晶莹地蚌壳美丽而夺目。

    歌坦妮有点惋惜地看着凝玉。她觉得这么好看的一个东方大美女居然跟了一个粗鲁的匹格,简直让她想破脑袋也没想出那是为什么。

    凝玉低头把线咬断了,抖了抖手里地这件豹皮肚兜。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刚好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歌坦妮。

    “原来是歌坦妮小姐来了。”凝玉手忙脚乱地赶紧从竹椅上站了起来,她对逃陟女骑士一直很好,不象艾薇儿那样冷冰冰的。

    凝玉对谁都很好。那是一种发自内心地关怀,不管是对待奴隶还是对待附庸族。

    这也是刘震撼谁的话也不听,惟独能听凝玉话的原因。

    “喀秋莎想要吃蜜饯,我带它来拿一瓶。”歌坦妮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和领主大人歌坦妮从来就不屑于客套什么。这个领主的贵族头衔还没有她高,只是个小小地一男爵而已,她家的家臣中。拥有男爵头衔的太多了。但和凝玉说就不一样了,凝玉地眼神给她的感觉永远就是一个最可*的姐姐。

    她这句话一出口,凝玉地脸上就写满了为难。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