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七十二章 哨卡惊变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5741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5 分钟。
    橄榄枝必须要用热血浇灌才能茂盛。.…………比蒙谚话。

    和麝人们一边折磨牛顿巨鸟,一边嘻嘻哈哈踏上回家路的刘震撼,也没忘了顺道拐个弯去看看自己的老朋友,沙罗曼祭祀罗伯特.巴乔。

    罗伯特的兵站如果按疆域算,还没有进入盐碱森林和白令山脉,基本上算是驻守在多瑙大荒原上的,扼守着雪山脚下多洛特人类国度通往福克斯领地的咽喉地带,刘震撼如果要去看他,得多绕半天路。

    不得不承认,在戍边上,沃尔夫狼族的确帮福克斯狐族分担了许多责任。

    刘震撼这次去找罗伯特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邀请他明年一起参加全国祭祀奥林匹克大会。翡冷翠建立初期,刘震械曾经让科里纳来罗伯特的领地拖过不少盐回去,罗伯特迁捎给刘震械一包沃尔夫领地的特产,一大包仙人果和隐花苔鲜。

    仙人果是盐碱地森林中唯一的植物肉汁仙人掌开花后结出的果实,由于盐碱地没有蜜蜂和蝴蝶,每一百棵仙人掌开花之后也难得有一棵能结出果实来,所以很显得有蛙物以稀为贵。

    仙人果的外表象个流星锤,剥开那层带刺的壳子,里面是黄色的果肉,吃起来稍微有点涩,但回味很甜。隐花苔鲜是沃尔夫一族在盐碱地森林中唯一能够种植的庄稼,这还是在很多精通美食的霍比特半身人帮助下才发展起来的农业。

    千里送斯迈毛,礼轻情义重。虽然某蛙时候太过追求直接的效益,但刘震撼从没有忘记过要报答对自己好地人。

    对于神庙一直不予承认的。罗比又一直耿耿于怀的民间沙罗曼祭祀身份,刘震撼觉得也许奥林匹克是个好机会,如果带上罗比一起去,不但对自己的实力有所陴益。还正好可以还罗比一个人情。

    经过长时间浸淫之后,刘震撼发现和神庙去理论是绝对行不通地,只有*拳头砸出一条路。只要奥林匹克大会上拿到第一名,就有权开设祭坛,到时候给个名份给罗比,怎么说也不为过。

    其实对于东北神庙大萨满齐丹大人为什么力排众议,坚持让自己出征全国奥林匹克,刘震撼回来之后也隐隐觉得有点奇怪。崔蓓茜被他逼问不过,还是说了实话。关于刘震撼自创战歌卷轴的事,她巳径秘密上报给维安大萨满齐丹大人了,这也是刘震撼和圣凯路族袋鼠祭祀决斗胜利之后,维安大萨满忽然态度一百八斗度大转弯的原因所在。

    刘震撼不由得一阵心底感叹:女人。你的名字是快嘴。

    其安刘震撼的顿虑是多疑了。

    他并不知道,崔蓓茜就是下一任东北神庙的维安大萨满候选人属于东北神庙的重点培养对象,当然得对神庙负责。

    一个连续挫败两位权杖祭祀。并且自制出战歌卷轴的战争祭祀是绝对会在王域引起轰动地。

    现任王国十二主祭之一的福克斯族米卢大人因为年老多病,已径到了引退地年龄,这个空缺现在竞争激烈。东北神庙积弱已久,祭祀出产数量虽然傲视同群,但是质量一直上不去,维安大萨满齐丹大人本来是没有什自机会的,现在陡然之间冒出了两个天才横溢的新人支撑起了天空,齐丹大人当然不会傻到现在把这蛙秘密给抖搂出去,只要明年的祭祀大会上,东北神庙地这对年轻师徒组成的双子星在红衣大祭司和国王面前,一个展现战舞,一个展示战歌卷轴,东北神庙会彻底在全比蒙王国成为焦点中的焦点。

    老实说,维安大萨满刚听到崔蓓茜茌报此事时的确很惊讶,不过作为一名曾经参加过一千年前海加尔战役地老牌祭祀来说,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肯定要远远超过那蛙没见过世面的祭祀们,两位权杖祭祀的魔宠别说是被打伤了,就是被打死了,维安大萨满现在也不会心疼。

    刘震撼不知道,他这个败家子,现在俨熬已经成了维安大萨满地心头肉了。

    心头肉大人和手下的麝人、半身人满怀着憧憬赶到罗比的哨站时,惊讶地发观,这个驻军的哨站已经被彻底摧毁了,一片萧索,有几只黑色的渡鸦站在被砍得七零八落的木头栅栏上“呱呱”叫着。

    等刘震撼和麝人们紧张地冲了进去才发规,整中哨站已经死气沉沉了,放眼望去,死尸一片狼籍,狗头人民兵、骁勇的沃尔夫狼骑兵连同兽栏里的座狼,全部倒卧在冰冷的帐篷内外,红色中泛着乌黑的血泊就象一面镜子,一股震颤着人心的血腥味道四处弥漫着。

    虽然各边境部队都抽调了精锐支援王国和沙漠人类的西线作战,但是沃尔夫一族每个边境哨站上起码都还拥有两个小队满员二十人的编制,还有大约二十名道格族民兵辅助,如果遇到敌袭,马上能点燃狼粪召唤五十里外其他哨站的支援,刘震撼实在是想不出,是哪里来的强盗有这么大胆子,居然攻击比蒙王国的正观军?而且干得这自干净利落,连角楼烽火台上的狼烟也来不及点燃?

    经过再三的查找,刘震撼没有从这蛙阵亡的狼骑兵中找到罗比的身影,那蛙狼骑兵和狗头人尸体上的伤口,刘震撼也经过了仔细的查验,按照血浓凝结度,推耸算了狼骑兵们死亡时间是在昨天晚上,因为天气寒冷,尸体虽熬僵硬,但还没出现尸斑,身上的伤口是类似于弓箭或者刺剑造成的贯通伤,但是伤口内的武器已经被取走了。不但如此,每个狼骑兵的脖子上还有一道翻卷的月口,这一刀划得很重,有的狼骑兵尸体颈骨都被割断了。几乎只有一层皮连着脑袋。

    更可怕地是,这蛙狼骑兵的尸体都被扒光了裤子,沃尔夫一族最漂亮最华丽的毛茸茸尾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血窟窿。

    抚合上最后一名狼骑兵那不甘心睁大地眸子,刘震撼的拳头捏得毕剥毕剥直响。

    狼骑兵们看来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近距离被偷袭了,这蛙偷袭者的身份显然很特殊,人数也绝对不会多,而且拥有足以骗过沃尔夫们警惕眼神的办法。这蛙偷袭者心狠手辣,每具狼骑兵和狗头人民兵尸体的脖号上那个刀口就是明证。那是用来防止有话口,而特地补的一刀。

    营地中间还有两个残留的火烬堆,已经熄灭了,只剩下乌黑地草木灰。围着火堆,有不少帐篷毡布被利刃割下了一大块,铺在了地上,上面有躺倒后留下的受重地痕迹。

    地上还有很多错乱的蹄印。很大,很深。荒原上的矮种马和座狼的蹄印只有这蛙蹄印一半大小,而且矮种马和座狼也不会有人帮它们打上铁掌,地上地蹄印边缘上则明显有着蹄钉的痕迹。

    用马靴踢开了火烬。刘震撼用手指弹了弹地面,地上还有微微的余热。

    这帮偷袭者的狂妄让刘震撼地脸色更难看了,这帮人杀了比蒙军队的战士,剥去了比蒙华丽的皮毛,居然还敢大摇大摆的在这宿营了一夜!

    刘震撼从这个宿营地里地草茎上还找到了几粒面包屑,这显熬是某位品尝面包的美食家忘记了围上餐布,不小心从嘴角滑落的。面包屑上面很干燥,连露水都没有,捏在手指里一碾,变成了脆脆的淡麦色颗粒。

    可能是看到了老板凝重的表情,阿杜带着麝人们立剩散开了,四处寻觅起了可疑的东西。

    不一会,尽责的麝人们就在不远处的荒草窠里发观了一堆粪便旁边是一根沾满了污秽的麻绳。

    这个发现非常奇妙,因为比蒙如厕完毕一般都是用就近取材,不可能专门带根麻绳,至于荒原上的强盗们就更不用说了,他们有什么用什么,什么也没有就抓把土坷拉。

    白面包只有人类会吃,马蹄铁就更不用说了,比蒙的矿产还没有奢侈到能给牲畜打上铁掌的地步。

    至于那根擦屁股的细麻绳,刘震撼倒是听安度兰长老说过,那是人类宫廷贵族的如厕习惯。

    约斯特雷节还有几天就要到了,多洛特的人类商人是不会这时候回威瑟斯庞的,他们的生意在比蒙王国自有心腹在打理,而且也可以通过信鸽来互通消息,这时候他们应该出现在某个豪门的鸡尾酒会上,向别人吹嘘着在蛮荒国度淘金的冒险经历。

    这几年荒原上亦商亦盗的人类泛滥出没,刘震撼早已经听说,但是人类强盗公然进攻比蒙边防哨站,这是刘震撼所没能想到的,这其中突然之间又蹦出个人类宫廷贵族的可能性,刘震撼觉得有点意思。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