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七十八章 喋血桑干河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6684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7 分钟。
    天灾降临。///

    桑干河南岸,红土高坡如同喷发中的火山,烧得地平线上一片霞光。

    桑干河清澈的河水*近河岸的地方已经全变成了翻滚的烂泥浆,大团的气泡在往上冒着,不时有肥腴的大鱼跃出水面,抽筋一般地拍击出一团团浪花。

    无数的豚鼠从竹林中蹿出来,互相啮咬着;麻雀和渡鸦在天空成群低飞而过,尖锐而疯狂的鸣叫声中,被红土高坡上狰狞欢呼的魔法火焰精灵燎中,顷刻间化为飞灰。

    几头屁滚尿流的穴狼“呜呜”嗥叫着,眼睛已经变成了血红色,嘴里耸拉着白沫在疯狂地追逐撕咬着。

    这就是人类魔法的恐怖!

    “地火焚城”这个魔法卷轴的威力,可能连奥特加大师自己也没料到有这么可怕,居然能带给多瑙荒原上所有小生物以世界末日降临般的精神刺激。

    除了有点心疼之外,奥特加大师心里更多的是得意。

    这一个小小的死亡走廊狙击战,几乎将大名鼎鼎的“金属蔷薇”佣兵团打成了残废,最后还是不得不依*魔法师来终结战斗。

    可以想象,多洛特的吟游诗人会在不久后全爱琴大陆传唱着哪一位魔法师的大名。

    酲亮的马靴踩在了满是大群大群的蚂蚁乱爬着的红土河滩上,托蒂伯爵大人的红色披风迎风飘荡。

    虽然已经解决了难缠的对手,可英俊地多洛特大驸马内心深处就象燃烧着的翡冷翠一般烈焰翻卷。

    这场狙击战拖延了捕奴团不少时间。伯爵大人心里有点隐隐觉得担心——担心正角跑了。

    透过“鹰眼套筒镜”,可以看到桑干河对岸的滩涂上只剩下一堆杂乱的大小包裹,河面上一大堆顺水漂走的竹筏子、藤舟和破开的冰块,滩涂上、茂盛地芦苇丛中,到处是乱窜的矮小身影,那是刺猬牧民在抓到处乱窜的猡莎兽。

    那是什么?伯爵大人的呼吸屏住了。

    河滩上一堆簇拥着的人群吸引了他地注意力。

    福克斯美女!远东大陆的蚌女!美女蛇!美人鱼!

    还有那生着白色羽翼的逃陟美女!那个穿着斗篷的是谁……好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脸!

    伯爵握着“鹰眼套筒镜”的手在不可遏制地颤抖着。居然超过了预计的五位美女,居然有六位顶级大美女!他完全脑葡定,除了那一位穿着斗篷的不认识之外,剩余五位绝对就是记忆水晶球中见到过地比蒙美女,他这次千里迢迢来猎捕的对象!

    六位美女召集了大约三百人左右的地精战士用橹盾和长枪在河滩上架起了一道稀疏的防线。这些美女居然还在整编着散乱的队形,安慰着嚎啕大哭的附庸族!她们居然还没来得及走!

    伯爵大人闭上了眼睛,慢慢地祈祷着,再次睁眼重新审查了一遍,确信自己绝对没眼花后,马上情不自禁地涌最最肉麻的词语赞美着神地慷慨与仁慈。

    不过回头看到己方渡河的进度后,伯爵大人的赞美马上变成了愤怒地咆哮,一直以来风度翩翩的伯爵。面孔顿时扭曲了,流氓式的粗话从这个高贵的驸马爷嘴里河水一般泛滥着。

    这一次,不知道被打怕了还是谨慎了,珍呢佛团长指挥着自己仅省地两个中队的长枪兵和两个中队的弓箭手组成左右两翼,即使是用竹筏过河,也布成了保守的凹字防守阵型,拱卫着中间作为抢滩主力军的重装巨镰受。重装巨镰手的身躯太沉重了,一个竹筏上只能运载两名全身重甲的庞贝硬汉,这一批过河的重装巨镰手总共只有半个中队的编制。还有五十名庞贝大汉在等待着下一波次的渡河工具。

    重装巨镰手的竹筏行进速度比较慢,“金属蔷薇”佣兵们的速度也跟着变成了蜗牛。

    作为“金属蔷薇”佣兵团的主力,还有四支中队的轻骑兵没有足够的渡河工具,在河堤上无奈地彷徨等待着。

    “珍妮佛!你这个笨蛋还在等什么!我付给你大笔的佣金难道是让你再给猎物一个小时的时间去逃跑吗?”伯爵大人的咆哮差点没让桑干河水倒流。

    “可是……没有工具怎么过河?”“金属蔷薇”的女团长珍呢佛被这阵突如其来的一阵喝骂。脸色也变的很不自然起来,小声地嘀咕了一句。

    “蠢货们!全部给我卸掉重装备,轻装泅渡!”伯爵大人抡起马鞭,没头没脑地抽打着身边捕奴团成员。

    “快!快!快!”

    驱赶马匹的呼喝声顿时盖住了桑干河欢腾的河水。

    伯爵大人麾下捕奴团的五百名游侠骑兵马上解除掉了马鞍上的流星锤和盾牌这些重型装备,抖动着缰绳,约束着自己胯下的战马冲进了冰凉彻骨的河水之中,浪花四溅中,战马被寒冷的河水不是激得打着响鼻,喷出一连串带着热气的水珠,破开冰面的喀嚓喀嚓声络绎不绝地响起。

    珍妮佛团长只得也让四个中队的轻骑兵也跟着冲进冰冷的河水,一起凫水过河。

    八头批毛犀不会游泳,只能珍妮to团长一起傻傻地呆在原地,接受托蒂伯爵充满嘲讽的目光。

    “击溃那些地精!给我活捉那几个比蒙美女!她们掉了一根头发,我会将你们的皮剥下来,塞上麦秸,挂在多洛特城墙上示众!”伯爵约束着战马,不停地给自己的战士们下达着命令。

    “谁要是抓住了其中一个美女!赏金币一万枚!”伯爵的话让冰冷地河水不再冰冷,让每个亡命之徒的热血没有遭受“地火焚城”魔法卷轴的吸力也在炽热燃烧。

    托蒂伯爵回头遥望了一眼熊熊的魔法火焰精灵在红土高坡上吞吐翻腾。嘴角边浮上了一抹胜利者的微笑。

    工兵们还在加紧速度赶制着竹筏,不过过不了一会就得挪动下地方,翡冷翠上空的魔法火焰精灵虽然不会灼烧红土高坡以外地东西,但是从红土上传播的热度已经让四周的植物开始枯萎,*近翡翠周围的植物,无论是竹林还是桫椤树。都已经开始变得枝叶枯黄,树皮越来越干,汽化的水份以肉眼可见第速度蒸腾着。

    每一个巨大的竹筏编好,马上就有一帮战士将它推下河面,大堆大堆的佣兵迫不及待地跳上去。他们的口袋里都装满了还没到手的一万枚金币,他们撑船的速度仿佛是参加一场比赛。

    魔法火焰烧得越来越旺了,渐渐晦暗的天色被蒙上了一层华丽的光芒,桑干河面上漂浮着血红色地反光,今天将与黑暗注定没有缘分。

    凹字阵线的竹筏阵在河面上破开了坚冰,无数的战马在河水中前进着,宽阔的桑干河河面一下变得狭窄起来。

    对岸的聚集阵线上的地精战士们显然接受不了这么大的压力,开始出现了逃兵。一面面橹盾被放倒,任凭机位美女地呼喝也没有任何作用。

    “小宝贝,别怕,我们来了……我们来了……”伯爵大人用鹰眼套筒镜一面仔细地观察着进展,一面喃喃地狞笑道。

    距离还有一百码,重装巨镰手们紧了紧手中的巨镰和塔盾,掌蒿手明显加快了频率。水淋淋的竹蒿飞快地上下翻飞着。

    抢滩!每个人都在准备抢滩!

    弓箭手们也开始了火力压制,因为担心误伤,所以每一次开弓地目标都是向美女们的两侧掠过。弓箭手中队长的汗格外地冒得比较多。

    刺猬人和臭鼬人的投索也开始还击了,稀疏地鹅卵石和嗖嗖的箭雨形成了可笑的对比,每个佣兵都觉得这个世界好可爱。

    地精们由于害怕弓箭,居然抱着脑袋。拼命地缩到了橹盾的后面,一个本来就不是很紧凑的横线狙击阵被三轮箭雨洗过之后,居然蜕变成了两团簇拥在一起的古怪阵型,最重要的中轴线位置上,居然是空白一片。

    “金属蔷薇”的佣兵们大声聒噪着,他们给这个狙击阵起了个好听的名字——睾丸战阵。

    佣兵们一边嘲笑着比蒙的无知,一边努力地擦拭着手心中冒出的汗水,太意外了!还没有开战,这支战线就出了这么大的纰漏。

    重装巨镰手们全都摘下了自己的战盔,露出了光溜溜的脑袋和脖子后面的小辫子,这不是轻敌,关键是对手太业余了!如果他们登陆发动攻击,哪怕就只有五十人的巨镰手,就已经足够把他们全部屠杀干净,就像铁锤敲击下的胡桃一样简单和轻松。

    爱琴大陆有句俗语,神要谁灭亡,首先会让他轻敌和狂妄。这句话用来形容重装巨镰手的遭遇再好不过了。

    在佣兵们如雷的嘲笑声中,冰冷的河面上竖起了一面面鱼鳍般的东西,红土高坡上的火光照耀在这些“鱼鳍”上,反射出凶器才有的冷芒。

    这些“鱼鳍”飞速接近佣兵们竹筏的时候,河水的浪花遮掩了这种狞厉的反光,大多数巨镰手的目光这时正紧紧地盯着对面的河岸,为抢滩战计算着攻击重点。

    竹筏响起了一阵阵让人浑身发软的炸裂声,所有的佣兵们刚刚一个愣神,中装巨镰手们所处的宽阔竹筏就象被餐刀剖开的牛排一样,顷刻间一分为二,不是一个竹筏,而是几乎所有的重装巨镰手所在的竹筏全部分成了两半,竹竿爆裂的声音和重装巨镰手翻身落水的声音同时响起。

    可怕的剧变!

    正在信心满满地观察进度地伯爵脸色马上变成了煞白。

    弓箭手和长枪兵们还没缓过神来,脚下一个打滑,自己的竹筏也被一道迅疾的利刃砍成了两截。有惨叫声凄厉地响起,那是有人发现自己的脚已经被削断了。

    不过惨叫的声音涸旗被河水淹没了。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