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九十章 尖啸死神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7478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9 分钟。
    桑干河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滩涂上。// Ww //——权杖祭祀们说。

    龙卷风佣兵团的行进速度比起夏尔巴家族的捕奴团,业余和职业的高下立判。

    和夏尔巴家族不一样的是,丹泽家族的辎重车负责拖曳的不是驽马,而全都是用卡瑞姆多大平原特产的“基头座

    龙”。

    这种身躯庞大的魔兽足有两只大象那么大,也是亚龙的一支。不过“基头座龙”和其他亚龙魔兽不一样的是,它

    是亚龙魔兽中唯一的素食主义者。这种魔兽脾性温和的程度让人真的怀疑它的血统——一旦遇到攻击,它除了使用自

    身的魔法“石化术”将自己浑身披上一层石铠之外,脑海中根本就不存在“还击”这个概念。甚至就连它口腔中的牙

    齿也在漫长的岁月进化中完全退化成了牙床。

    当然了,创世之神是非常公平的,石化后的“基头座龙”几乎是没有天敌的,因为它的那身可以不停补充的石头

    盔甲实在是太坚硬了,就算是一头咀嚼能力达到两吨的凶暴霸王龙,也只脑拼着它干瞪眼。

    虽然这种亚龙魔兽除了直线行走之外,转圈相当迟缓笨拙,但他仍不失为是最好的战场负重兽——它的挨打能力

    实在是太强悍了,土系属性魔法“石化术”也可以保证它在箭矢乱舞的战场上刀枪不入,而且它的载重量也实在有够

    夸张,拖曳三百吨重量毫无问题,经过训练的“基头座龙”拖曳载重甚至能够达到四百吨。

    卡瑞姆多大平原地带的强国中,大多数负责后勤的军队主官都会捕捉驯化这种性情如同羊羔一般的亚龙魔兽

    作为自己的负重兽。作为多洛特公国的第一号佣兵团,丹泽家族通过自己的关系网,也从圣弗朗西斯科帝国购买到了

    一只。

    当武力和凶暴的脾性不再存在时,即使是亚龙魔兽,在人类眼中,也不过就是一头拉车的畜生而已。这不能不说

    是一种极为黑色的幽默。

    战争开始之前拼的是后勤,战争开始之后,拼的就是指挥官的策略,我已经成功了一半了。加图索·丹泽团长如

    是想道。

    四十名骏鹰骑士从第一天进入荒原之后,就严密监控着东南方向盐碱地森林中的沃尔夫。来去如风的骏鹰骑士将

    空中斥候的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他们提供的第一手消息,也让加图索团长对战局的掌控有了更准确的把握。

    作为前锋部队,龙卷风佣兵团的两个联队的轻骑兵以甩开大部队一天的时间到达了翡冷翠。和他们同时作为先头

    部队到达的还有五百名特拉维夫狂战士雇佣军。

    加图索本来不想这些狂战士也行动这么快。在战斗序列中,这些狂战士可是攻坚主力。

    但是狂战士实在不是一支容易掌控的力量。拒绝这些狂热的战士作为前锋,对狂战士来说就是一种最大的侮辱!

    尤其他们骑乘着座骑还是冰雪之国特拉维夫的特产——“多足巨马”。

    “多足巨马”是远古祖马的变种后裔,体型比起一般马匹要高大一倍,体重能达到一吨半左右,浑身披着灰色的

    长鬃毛,背上有驼峰一样的肉鞍。这种巨马通常都会长出六条腿,最优秀的“多足巨马”能够长出八条腿。据说狂战

    士们信仰的雷神欧丁正是骑着这种“八足巨马”征战沙场的。由于比起一般战马的四条腿要多出几只脚,所以狂战士

    的“多足巨马”的速度比普通骑兵的战马要快很多。

    这让加图索更找不到拒绝他们成为前锋的理由。

    这支两千五百人的龙卷风前锋部队在翡冷翠的地平线上露出自己的身影时,翡冷翠的红土广场上十桌麻将热烈欢

    迎了他们的到来。这时候距离卡佩罗侯爵通报敌情才刚刚过了十天。按照人类的进军速度,刘震撼理所当然认为对方

    还有五到六天的行程。再加上是守城战,所以刘震撼连侦察敌情的时间也暂时省略了,光留着时间搞**搓麻将了。

    早在这些人类骑兵在五十里外时,红土高坡顶上的了望哨上就曾吹响过预警的河螺号角,不过除了翡冷翠的战士之外

    ,其他人并不知道那是预警信号。

    号角声响过之后,翡冷翠领主仍然泰然自若地搓着麻将,没有给权杖祭祀们任何提醒。

    领主大人和黛丝、若尔娜、歌坦妮一张麻将桌,三个老板娘避嫌,在旁边歪头看热闹。民兵们也是一桌一桌的,

    洗了个淅沥哗啦。权杖祭祀们在旁摇头,圣殿骑士们在旁以楞,狼骑兵们在旁边美孜孜地擦拭着自己心爱的新战刀和

    战甲。

    黛丝一边指责着刘震撼居然连基本侦察也忽略了,没有尽到领地最高长官的义务,一边也没忘了对着歌坦妮

    打出的一张红中大喝一声:“碰!”

    若尔娜这段时间也特别迷麻将,和歌坦妮号称翡冷翠两大国手,刚上手没几天,纤纤玉指姿势优雅地一趟牌,什

    么牌什么牌全能报出个**不离十来。

    老刘当年和哥哥在猫耳洞可是号称两出赌王,对付这几个小丫头,闭着眼睛赢她们也不在话下。不过老刘的性格

    一向是喜欢迷惑敌人,所以开始那几天总是输,还煞有介事地嚷嚷着“有一个女子做天门~一直输到威瑟斯庞城~”

    之类的唯心主义的话打过门。

    今天老刘总算是开杀戒了,杀得三个小美女叫苦连天。黛丝和若尔娜虽然是龙族,可两个离家出走的小鸳鸯能有

    什么财产,不但将前几天赢的金币吐了出来,又将自己仅有的一点私房全贴了出来,再输下去只差把手指上那枚翡翠

    戒指抹下来当赌本了。歌坦妮虽然出自名门,但也禁不起老刘一个清一色连着一个清一色的猛倒。好在喀秋莎时不时

    偷一袋金币悄悄叼给歌坦妮,逃陟女骑士虽然钱袋眼见越输越瘪,却倒越输越勇。

    两千轻骑兵和五百名狂战士座下战马敲击地面的声音如同擂鼓,到了翡冷翠十里处已经变得清晰可辨起来。面对

    突如其来的变化,权杖祭祀们和圣殿骑士们冷静地上了台阶通道,据守住了第二层窑洞的下坡口,纷纷抽出了自己的

    武器、乐器。几位权杖祭祀的追随者中的豪斯族弓箭手,动作敏捷地蹿上了阡陌,占据了第三层窑洞的制高点。

    “欧比斯拉奇!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了!”只有红土广场上翡冷翠领主的叫嚣还是那么响亮。

    “他是十三幺,还缺一张东风。”黛丝有点无赖地提醒着歌坦妮和若尔娜。

    结果歌坦妮打了一张白皮,刘震撼又糊牌了。

    “兵不厌诈。”刘震撼一脸促狭地对黛丝挤了挤眉毛。

    权杖祭祀们看着远处七八里外卷起一股飘起的尘烟,再看看玩物丧志的翡冷翠领主,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其余翡冷翠比蒙战士还在冬日的阳光下打牌的打牌,该吹牛的吹牛,弄得一帮狼骑兵站起身之后全都尴尬地看着

    罗比,不知道该是坐下好,还是上第二层窑洞好。

    人类骑兵越来越近了。所有的竹林砍伐完毕之后,整个翡冷翠外围一望无垠。两千五百骑人马在荒原上奔腾的场

    面就连坐在一边的驯狼也昂起了脑袋,吐着血红的舌头嘶啦嘶啦地看着远方。

    麻将声依然固执地响起着。不过翡冷翠战士的脸上也带上了杀气。

    和权杖祭祀们凝重中带着杀气不一样的是,搓麻将的翡冷翠战士们是缱绻中带着杀气。

    两相比较一下,权杖祭祀们觉得自己在气度上,已经输给了这些翡冷翠乡巴佬一筹。

    龙卷风佣兵们在一里之外收住了马缰。

    加图索交给两骑兵联队的主要任务就是缀上对手。如果翡冷翠有人逃跑,轻骑兵前锋就要象一条鬣狗那样咬上去

    不放。如果对手选择固守,那前锋轻骑兵就在翡冷翠四周游弋,截杀斥候,等待大部队到达。如果对方兵锋势大,轻

    骑兵逃跑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由于五百名狂战士的加入,加图索团长一再叮嘱两位联队长,千万不能轻启战端。狂战士的破坏力实在是太夸张

    了,没有神甫跟随,狂战士战斗过的城市永远只能是一堆废墟。而丹泽家族需要的是五位美女和一位匹格,不需要零

    件。

    翡冷翠的这十桌麻将和一大堆懒洋洋晒太阳的比蒙战士彻底把龙卷风的两个骑兵联队长弄糊涂了。这些比蒙明明

    看到了人类的身影,为什么却还是我行我素地呆在一个大红土广场上,既不选择隐蔽,也不选择进攻,简直就象没看

    到自己一样。

    这是为什么?两个骑兵联队长面面相觑。

    龙卷风骑兵们要考虑一下这是为什么,但狂战士却没有这种念头。在狂战士眼中,这就是战斗的挑衅!

    在首领的一声怒吼下,所有的狂战士都跳下了“多足巨马”。他们并不是骑兵。狂战士永远是步战的勇者,骑乘

    着巨马,只是为了让自己更快地接触战场而已。

    两个联队长马上劝止了狂战士首领的举动。大嗓门的狂战士首领咆哮着和两位联队长吵了起来。

    翡冷翠的麻将依然继续着,权杖祭祀们却都有点紧张了。做梦也没想到!居然是特拉维夫狂战士!而且是五百名

    狂战士!这些骑着巨马,披着熊皮,背着战斧的壮汉一出现在视野中,权杖祭祀们就马上看出了他们就是狂战士。

    比蒙国王格雷克·萨尔陛下年轻时,在冒险旅途中也结识了十位特拉维夫狂战士。这十位狂战士目前都在王国禁

    卫部队“战神之鞭”做教官。对于狂战士的厉害,无论是在一千年前的海加尔战役得出的结论,还是从现在的狂战士

    教官的实力来看,任何比蒙都不敢小视!

    特拉维夫狂战士是人类中唯一可以进入狂化的人种,也是单兵战斗力唯一可以媲美彼尔武士的人类。漠视狂战士

    的实力,就是漠视自己的生命。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