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九十二章 谁持彩练当空舞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13873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35 分钟。
    跑!赶紧跑!

    亲眼目睹了血腥屠戮狂战士的战斗之后,难以抑制的恐惧在所有人类轻骑兵们的心头萦绕着,他们已经将最好的

    驾御战马的水平完全超水平发挥了出来。// w  //

    龙卷风佣兵团立足于多洛特,从一个小型佣兵团做到天字第一号交椅,所经历的战斗不计其数。两位联队长也算

    是身经百战,真刀真枪一步爬到今天这个位置,可今天这种诡异的战斗方式也算是头一次经历。

    特拉维夫狂战士的强大世所皆知,但是这些骁勇的狂战士虽然可怕,却也并不是不可战胜。只要是训练有素的人

    类指挥官,就总能有办法对付他们。

    龙卷风佣兵团在战场上有过面对狂战士的经历,也有过将可怕的狂战士全部歼灭的经历,但没有一次自己不是付

    出过巨大的代价。即使是龙卷风佣兵团的看家步兵重装巨镰手,在同等数量下面对狂战士,也绝对是生死难料。

    这帮比蒙兽人用不到狂战士一半的兵力,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解除了自己的战甲,用肉搏的方式居然顷刻间将

    狂战士全部斩成了碎片。

    那凛冽的长刀……

    可怕的骨肉分离的声音……

    狂野的战斗呼号……

    这帮比蒙战士一旦穿上那种战甲会是什么样的?他们还可以战胜吗?第一个人类都在想着同样一个问题。

    答案惊人的一致。

    绝对不可能有任何战士在战场能战胜他们的,绝对不可能!

    所有的人类佣兵完全掉落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唯一可以肯定一点,只要从这场战斗中逃脱,那么今后,这些

    亲眼目睹过战斗的人类佣兵将有一生的谈资。这是一笔巨大的无与伦比的可以吹嘘的资本。

    亲眼见过这种战斗,就代表着一种资本,更从一个侧面暴露出人类骑兵的阴暗心理——比蒙勇士,这个一千年前

    最可怕的兵种,在穿越了千年时光之后,再一次将人类战士的勇气一下子从灵魂中剥夺了。

    两个联队长不是不明白,这帮比蒙裸身大战狂战士,就是想用自己的勇武,将所有目睹这场战斗的人类脑海中有

    关于勇气和战斗的东西全部阄割。这是一种摧毁信心的策略。不过他们也不得不承认,就算知道这帮比蒙浅显而直白

    的用心,但自己也完全被这种方式彻底将信心打垮了。

    两个联队长心里忽然也产生了一种悲哀和无力感。多年打熬的武技又有什么用,在这种比蒙战士面前,再强的武

    技也没有任何的作用,也许犁铧比剑更适合自己。

    长鞭在挥舞,马刺在猛击,战马在风弛电掣。两千匹轻骑策马狂奔的场面巍为壮观。

    巨大的阴影再次笼罩住了所有的骑兵。那是一只体型超大的巨鸟。

    本来就放弃了队形的骑兵们,现在更加分散了。广阔的荒原给了他们最大的驰骋空间。每个人都知道,现在再拥

    挤在一起将会面临一个非常悲惨的下场。

    对于危险的直觉,没有人比这些职业佣兵更加敏锐。

    这只巨鸟虽然叫不出名字。但有一点毋庸置疑,所有的佣兵都从这只巨鸟的阴影中嗅到了极度危险的味道。就连

    他们胯下的战马也感觉到了这一点,肌肉完全绷紧了,奔驰的频率再次加快了。

    人类骑兵们的预感涸旗就被证实了。他们的动作已经够快了,可是是仍然逃脱不了火鹤的“火焰之柱”的烧灼。

    和天上的飞鸟比速度是件可笑的事。刘震撼尽情享受着冷风飕飕地从身边飚过。这种速度的快感让他感到了一种

    巨大的成就感。怀里的果果和他一起尽情怪叫着。

    一堆簇拥在一起的骑兵,被火鹤从低空掠过。一道粗如牛身的巨型火柱从火鹤的口中伴着一声清唳喷涌而出,熊

    熊的烈焰带着翻滚。火浪一路沿线滚过,吞没着战马,吞没着那贫瘠而荒凉的土地。火焰的温度让冰冷的空气在这一

    瞬间升高了许多。

    “火焰之柱”掠过的地方,可怜的骑兵们浑身冒着黑烟和火焰,继续狂奔着,然后带着惨叫和自己的战马一起倒

    卧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

    巨鹤低空飚过的地方,就连没被火柱燎中的骑兵,只接近这只巨鸟的掠过的身畔,也会连同自己的战马一起,被

    巨鸟的身体带出的劲风象落叶一样扇翻,就象一只山坡上落下的坚果,一路翻滚着。战马痛苦的惨嘶伴随着骨折迅速

    夭折。

    “壹条”的强大远远不只如此,犀利的长爪一抓之下,还顺带抓住了一匹战马和上面的骑士,羽翅一转,再次飞

    上了高高的天空,用当初对付斐雯丽毒蟒一样的方法,从高空中将这位可怜的骑兵连同他的战马一起从九霄云外扔下。

    对于“壹条”这个绝招,刘震撼形象地称之为“爱琴上投”,“爱琴上投”的震慑力比起它的杀伤力更可怕,对

    于人心的摧残,也更加的极端。狂奔着的轻骑兵就总会在前进的路上看到一块被摔成肉饼的骑兵尸体。每一个看到这

    一幕的骑兵都在胡思乱想着,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坐骑的强大,对于空中骑兵的重要性在这一刻让刘震撼得到了完全的体会。“壹条”的可怕,在这场战斗中得到

    了最完全的诠释。持强凌弱和玷污圣洁一样能给人带来快感,刘震撼不例外,果果更不例外。(PS:无聊的人都是

    ,我也是。呵呵~)

    只是可惜的是,经过这一次打击之后,人类骑兵马上也学乖了。他们由一开始以小队编制集中的狂奔,马上分散

    成了单枪匹马地独自逃生。这倒不是这些骑兵有多聪明,完全是一种自发的本能。

    偌大的荒原上一下铺满了狼奔豕突的骑兵,就象一堆炸了窝的蚂蚁,又象是灿烂夜空中的星星。火鹤的“火焰之

    柱”虽然强悍,但也不是无穷无尽的。火鹤开始单纯使用自己的身体来做简单的攻击。

    一次又一次地“爱琴上投”和火鹤犀利的“长喙冲刺”,终于让人类的血性开始萌发。人类所固有的顽抗精神开

    始压制住了恐惧。一些不甘心自我毁灭的勇敢弓骑手每当被火鹤纳入阴影之后,往往会选择原地转身,开始迎着火鹤

    低空掠过的轨迹反冲锋。,小规模地组织着反击。

    龙卷风佣兵团的弓骑手在爱琴大陆的佣兵团中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编制。弓骑兵的训练相当难,因为在奔驰的马背

    上,射出的长箭非常难掌握准确度,必须经过长年累月的训练才能形成战斗力。

    训练有互的弓骑手是相当可怕的一支机动力量。狂奔中的战马会给弓箭的力量和射程有所加持,甚至能直追中型

    重弩——这些弓骑手也的确是这么做的,先策马狂冲之后,借助马力,将手中长箭射向低空飞掠的火鹤巨大的身躯。

    “壹条”可能是无意的战斗本能,也可能是有意显摆,也让刘大官人再次爽了一把。

    遇到箭袭之后,它没有选择依*自己灵巧的飞行技巧规避,而是选择了迎上去——魔宠的心意不愧是和祭祀相通

    的。虽然刘震撼对火鹤没有实际指挥权,但是果果的战斗风格早已经在和老刘漫长的相处中,形成了固定的敢于刺刀

    见红的白丸肉搏型风格。

    伴随着一声引颈清唳,“壹条”的翎毛上闪过了道道浪花一样翻滚着的火红弧光。顷刻间,火鹤原本黑白相间的

    优雅翎羽全部变成了红宝石一样深邃的颜色。几要杂乱的羽箭射在它的肚腹脖颈上面,居然发出了金铁交鸣之声后,

    爆出了一团火星就被飞了。锋利的箭镞根本无法穿透这些坚硬的翎毛。

    火鹤的翎毛原本柔软而丰美,甚至可以让果果在里面游泳捉虱子。那种程度的绒子绝对不可能抵挡信狂奔中的骑

    兵射出的长箭。为什么一道红光滚过,就能有这样的异变?这个变化让刘震撼和果果一大一小两个败类互相隔着个墨

    镜翻了半天白眼。伸手摸了摸火鹤红宝石一样的羽毛,刘震撼感觉摸着火鹤的翎羽就象抚摩着一件有温度的铁甲。

    人类的顽抗到此为止,没有人再徒劳地选择这种无效的反击了。

    刘震撼这会有点后悔了,自己是不是有点情绪化了,用火鹤对付这种小喽罗,简直就是拿着挺高射机枪对着天上

    打蚊子一般无趣。虽然几拨攻击之后,最起码已经有两百骑兵倒在了荒原上,但在巨大的恐惧面前,这些骑兵逃跑得

    更快了,路线也更诡异了,也更加一盘散沙了。刚刚用“火焰之柱”一次还能烧个五六个,现在一次只能烧一个了。

    不过这种驱羊式的追击,也算是在完成老刘另外一个战略目的。他从一开始盘算着的就是跟随着这些轻骑兵的足

    迹,一起飞到龙卷风佣兵团大部队的核心。到时候趁着龙卷风佣兵团被这些轻骑兵冲得一团混乱,“壹条”的“火焰

    之柱”就可以将龙卷风佣团的二驸马……

    不愧是“翡翠之梦”的力量也公认为比冰霜世袭的战斗力更加强悍的博浪沙火鹤啊!刘震撼得意了。

    夕阳和晚霞淡淡挂在天边的时候,如他所想,黑压压的龙卷风佣兵团的大部队在地平线上出现了。不过几乎在同

    时,一群黑点也从老远的空中往火鹤的方向猛扑了过来。

    龙卷风佣兵团的团长加图索是个很擅长用兵的人。千骑卷平冈的那种震动,早在百里之前,就让老练的佣兵们伏

    地听声猜出了究竟。就连人数也估计出了大概。事实上在那之后,所有的谨慎的龙卷风佣兵已经就地组成了防御阵形。

    刘震撼所看到的黑点,正是庞贝空中斥候骏鹰骑士。

    这批上天的骏鹰斥候一共有二十骑,因为骏鹰体力的关系,所以骏鹰斥候们不可能全逃诩在天上盘旋。所以第半

    逃诩有二十只着地休息。他的骏鹰骑士轮流向四个方向出发,搜寻可能潜在的敌人。

    对于这群黑点,刘震撼起先还没在意,以为这就是一群秃鹫。冬天的荒原上总脑拼到一群群饥饿的秃鹫,就象强

    盗一样,四处找寻果腹的食物。

    不过涸旗刘震撼就从这群黑点来势汹汹的杀气中觉察出了不对。再接近到一定程度之后,凭借着龙蛋改造过的眼

    力,刘震撼一下子就看出来了,这哪里是什么秃鹫,明明是一大群狮头马身的骏鹰!

    “我*!一个小小的佣兵团,哪来的钱供养这么多骏鹰骑兵?”刘震撼愕然地看了看果果。果果给了他一个干脆

    的答案。

    大少爷一把就从旁座上把鹦鹉揪过来,撅着大屁股爬了上去,一脸的义愤,还作了个和希特勒见面的手势;火鹤

    的背鞍涸祈敞,可以并排坐两个人,虽然是加固半密封的,但金刚鹦鹉没有刘震撼和果果那种变态的体质,被“飕飕”的寒风刮得浑身乱颤,哪里还有作为冲锋队的力气。

    虽然有点惊愕,不过对于敌人,刘震撼的一贯态度还是比较简洁明了的。

    “壹条”一改刚刚盘旋飞行的温团水风格,鼓足了劲迎着晚霞,也仰着一大群骏鹰骑士猛扑了过去。壹条的双翅

    已经撑开到了极限,刚刚在羽毛滚动的火红光芒又再次闪现,映着火红瑰丽的晚霞,就象油画中飞出的火鸟。

    骏鹰骑士们自打上天开始,也看出了不对劲了。火鹤的身躯耀眼而庞大,远比骏鹰显眼多了。虽然眼力远远不如

    刘震撼这个大变态,不过人类用魔法弥补了不足。庞贝斥候用鹰眼镜也清晰地观察到了这只巨鸟和地上狼狈的轻骑兵。

    敌我事态顿时一目了然。

    庞贝帝国不比圣弗朗西斯科帝国。庞贝帝国没有龙骑士,而圣弗朗西斯科却拥有一名龙骑士。出于战略目的

    ,庞贝骏鹰骑士从诞生的那一天开始,就是带着对抗圣弗朗西斯科帝国龙骑士的使命出现的。第一个骏鹰骑士都配备

    了一匣破魔弩箭。这种极度难以制作的破魔弩箭上面有庞贝帝国的炼金魔法师特制的魔法阵,拥有可怕的“湮甲”力

    量,完全可以保证弩箭象撕裂羊皮一样破开坚硬的龙鳞。而且弩箭镞上还浸染过幼体人面蜘蛛的毒腺,越是幼小的毒

    物毒性越是猛烈,人面蜘蛛的毒性不但凶悍,而且还带有强烈的晕眩效果——这完全不符合骑士精神。不过为了对付

    魔法免疫鳞甲如铁的龙骑士,庞贝帝国如果有可能,再不骑士精神一万倍也愿意。

    博浪沙火鹤光是体型已经让骏鹰骑士们感到恐怖了。无论是谁,面对一头犀牛大小的巨鸟向自己的方向凶神恶煞

    地猛扑过来,也会和骏鹰骑士们产生同样的紧张感。

    几乎在同一瞬间,所有的骏鹰骑士们整齐划一地取出珍藏在腰间的破魔箭匣,用最快的速度进行了换装。

    鹤唳可以震动九霄,龙吟也有同样的效果。

    几乎在“壹条”引亢高歌的同时,一声滚雷式的龙吟也从天边传来。极远处风雷滚滚,云海乍裂,一个巨大的黑

    影从天际隐隐出现。

    就连火鹤也在在一瞬间静止在了空中,鼓荡着巨大的羽翅,遥望天际。火红的双眼赤若丹砂,熠熠生光。额头上

    的肉冠和皇完翎顷刻间也竖起了老高。

    这是刘震撼第二次见到巨龙。他有过这种强烈的感觉。上一次在墨晶峡谷中,面对着那头地狱黑龙时,他在心底

    也有过同样的感觉。

    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才能形容此刻的心情了。刘震撼没想到这一次人类的阵容是这么庞大而豪华。此刻的他真想

    把卡佩罗这个家伙和他那个侄子一起腌成咸肉才解心头之恨。

    “欧比斯拉奇!”咬牙切齿地遥望着天边那个迅疾的黑影,不用猜老刘就知道是谁了,“他娘的。是哪个国家裤

    裆没夹紧,放出个龙骑士来找死!”

    骏鹰骑士们的勇气,因为听到一声龙吟此刻遽然猛增。火鹤不再飞过去,他们倒猛扑了过来。算算时间,教廷的

    龙骑士兰帕德的确也该到了!还有羽翼飞马圣骑士托马西!每一个骏鹰骑士很愉快地想道。

    什么才叫超阶魔兽?火鹤再次证明了这一点!

    远在五百码外,火鹤喷出的火炷如同一条长长的火鞭,卷着一道黑色的蘑菇云飚向了这些骏鹰。连个照面还没打

    ,已经有五名骏鹰骑士被燎成了火球,从高空直直坠下。

    “虹吸火炼!”刘震撼从座鞍腾地站了起来。脑袋“当”一声撞到了半封闭的鞍顶座。

    一连串清吟而奇怪的鹤唳响过后,在刘震撼和果果的歪嘴斜脸,一脸目瞪口呆中,火鹤“壹条”居然从长喙中甩

    出六道旋转着的“火焰刀刃”。半空中卷过的火浪带着迅疾刀光,又有六名骏鹰骑士连着自己的坐骑被带着内旋的火

    焰刀切成了两半,鲜血和断羽当空狂洒;倘若骏鹰斥候们的队形和牛顿空骑兵一样整齐,就这个魔法就能全部将他们

    全军覆没!

    刘震撼做梦也没想到,火鹤居然不止会一种攻击魔法。它居然能通过鹤唳式的吟唱,召唤出一个火系高阶魔法。

    现在的刘震撼才彻底知道,什么才叫“翡翠之梦”认定的比冰霜巨龙更具攻击力的魔兽!

    巨龙一族可以使用神秘的龙语魔法,比魔法师更快速地召唤出高阶以下的魔法,没想博浪沙火鹤同样可以做到这

    一点!一个“虹吸火练”,一个“火焰刀刃”。这全是高阶火系魔法!

    这是不是叫鹤语魔法?老刘和果果的墨镜同时拉在了鼻子下面,一张嘴张大得已经变了形状,就象是一个挨了连

    环三脚的香瓜。

    战斗这才算开始而已,火鹤注定要再次震惊两位主人。它用一种优雅而从容的姿势从高空一个侧翼翻转,以一种

    颠覆任何空气动力学说的姿态,斜着庞大的身躯几乎是人立在蓝天之上,巨大的双翼猛地一个呼扇。刘震撼亲眼见到

    了空气因为急剧碰撞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流旋涡出现在了空中,形成了一个漏斗状的龙卷风,上粗下细,将整个空

    间完全扭曲震荡。

    疾飞而至的九名骏鹰骑士这时候知道不妙已经来不及了。这股气流旋涡直向他们的方向飚来。空中依赖气流飞翔

    的骏鹰马上就象沧海巨浪中的一叶扁舟,鹰羽被气流扯得漫天飞舞,一个接着一个全部被旋涡给吸了进去,然后变成

    了一个个疯狂旋转着的木马。一个接着一个身影又从骏鹰身上被甩飞,带着声声凄厉的惨叫,迅速地由大变小,落向

    地面。

    这不是风系魔法,这只是火鹤利用自己翅膀和力量,转换成为的一种战斗技巧!刘大官人和果果幸福得想流泪了。

    远处的龙吟声更加的接近了。低沉而带着强大挑战的龙威已经仿佛萦荡在空气之中。火鹤引颈一声清唳,如同离

    弦之箭,转身俯冲直上云霄,然后双翅紧贴腹侧,从高空中一个垂直倒插。长喙就象一柄破天之剑,带着它庞大的身

    躯,将所有在气流旋涡中还在旋转着的骏鹰连着残存的骑士一起裁成两半。

    刘震撼和果果的座鞍幸亏是特制的半密封型,也带着腿部插座,要不然肯定也被甩出去了。这阵天旋地转中,刘

    震撼觉得自己眼眶一阵发麻,喉头欲呕,别的事先不管了,赶紧一把抓住了果果和鹦鹉,好一阵才平复下来。

    看看果果,两眼星星;看看那只鹦鹉,肚皮朝天,两只小爪子一阵乱颤。

    刘震撼赶紧拍拍充血的脑袋,一把从背后抽出古力火铳准务接下斗一斗这个不知从哪蹦出来的龙骑士。迟早也要

    面对巨龙,刘震撼也是死匹格不怕开水烫了。

    果果也终于醒了过来,擦擦鼻涕。晶亮晶亮的小眼珠子“骨碌骨碌”直转。

    “壹条”的飞行姿势依然是那么的完美。它感觉到了一个强大的对手在逼近。和两位主人一样,它也同样迫切想

    试试这个对手的分量。

    天边的黑影越来越近了,刘震撼甚至已经看到了巨龙那特有有肉翼和轮廓,轮廓一股无名的热血在他胸中滚动着。

    果果忽然从座鞍上跳了出去。火鹤的背部虽然涸祈广,但这毕竟是在高空中。但刘震撼没有叫住果果。他知道这

    时候果果不会给他添乱的。

    果果出了座鞍,就被猛烈的罡风吹得大耳朵成了狗尾巴草,揪着火鹤的铁翎,迅速地爬到了火鹤的翅肋部,拔出

    了一支长长的弩箭。

    刘震撼的眼睛眯紧了。

    火鹤的翎毛目前还滚动着红宝石一样的光晕。刘震撼摸过翎毛的质地。虽然不知道火鹤的这种护体方式是什么魔

    法,但他绝对可以肯定,翎毛此刻坚硬的程度绝对不亚于重甲。

    这根弩箭不知道什么时候射中“壹条”的。究竟是壹条自己撞到的,还是蹭到地,还是被射到的,现在根本不清

    楚。和火鹤有着心灵感应的果果又不会说话。刘震撼心里隐隐有着一种不妙的感觉。

    看着果果拿回来的弩箭,老刘翻过了黑汪兴致勃勃的箭镞,往鼻子上一凑,马上闻到了一股甜丝丝的味道。

    坏了!老刘现在玩毒已经玩成精了,何尝分辨不出这是浸毒箭,而且这种毒素一看就不是大路货色,老刘的心收

    紧了。

    这根巴掌长的弩箭,用星辰精钢铸就。七颗星星呈勺子状在箭身散开。羽是两片骏鹰翅膀,雕琢得非常精细,翎

    毛剔透。密密麻麻的小型魔法阵图用稀有的魔法水银镶嵌在箭镞到箭身的大半处。一种怪异的魔法波动让刘震撼毛骨

    悚然。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