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九十八章 神圣诅咒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10262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26 分钟。
    自来人类世界的龙卷风再次席卷了多瑙大荒原,他们溃逃了。

    按照“龙卷风佣兵团”这种大型的组织的实力,出现溃逃这种惨象,实在有点说不过去。毕竟他们还有五千

    人,还拥有很强的战斗力。

    两个去泰金人虽然强大而不可战胜,但是凭着爱琴大陆各个国家对付魔偶的有效经验来年,就算没有力量战胜它

    们,但趁着魔偶动作迟缓这个缺点,只需要有组织的撤退和规避,慢慢拖掉魔偶的召唤时间,龙卷风佣兵团也不是没

    有一战之力。

    加图索团长也的确是这么打算的。广袤的荒原上,机动的空间很大。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地痹篇这两个可怕的金人

    魔偶——加图索团长的脑海里现在已经没有了战胜这个概念了。他想的只是能安全地从这里撤走。

    他高估了自己麾下佣兵的士气——佣兵始终是佣兵,他们不是视死如归的骑士。

    壹条再次向所有人证明了一件事,原来它真的和龙族一样,并不完全倚赖翅膀飞翔。当所有的佣兵看到一只无毛

    巨鸟用一只翅拐卷握着一柄大铡刀飞上天空,用魔法火焰和一柄大铡刀将所有的骏鹰骑士打成了碎片之后,人类佣兵

    的勇气一点一点被抽空了。

    壹条的魔法“火焰之柱”与随后在空中掠过的牛顿空骑兵扔下的“双料油瓜”一起让阵形密集的佣兵们随入了可

    怕的深渊。

    翡冷翠积攒了整整大半个月的“双料油瓜”,在河马诗人的手中已经基本上砸得差不多了。这次牛顿空骑兵的投

    弹,已经是最后一批的存货了。

    虽然有弓箭手阻击这些油瓜。但是无论怎么阻击,四十枚油瓜此起彼伏的巨爆声响起之后,所有佣兵的勇气还是

    顷刻间消失殆尽。浸浴在火雨和爆炸中的佣兵们再也无法保持着稳定撤退的阵形。

    两翼的轻装骑兵是最先垮掉的。他们的逃跑带动了身边的步兵。溃逃马上就象瘟疫一样蔓延开来。中央集群的步

    兵们也坚持不住了。勇气是有极限的。面对天灾一般的打击,就连加图索团长也马上选择了逃跑。这种没有目标的轰

    炸面前,谁也说不准下一刻谁会倒霉。

    翡冷翠领主选择了一种无比阴险的追击方式。所有的翡冷翠战士,除了奴隶和地精留守之外,只留下了歌坦妮骑

    士照顾昏迷的艾薇儿,其余的人全部带足干粮,骑乘着狂战士留下的多足巨马,开始慢慢地对这些落后的步兵进行蚕

    食。

    分散开来逃跑的步兵,他们的机动速度远远不如有坐骑的比蒙,局部兵力和这些比蒙战士相比,也完全处于了劣

    势。连狂战士也能歼灭的翡冷翠民兵加上圣殿骑士、狼骑兵,还有空骑和祭祀魔法师协同作战。这种组合,实在是太

    过于强大了,小股佣兵们根本无法抵抗。也有一些军官想组织起部队断后。但是,当他们的队伍一旦集中到一起的时

    候,首先遭受的就是奥特加大师和魔兽们的魔****奸,然后是翡冷翠重骑兵的战争践踏。

    至于三三两两的佣兵们,简直就是狼骑兵展现自己刀法的活靶。

    这种阴险的狼群战术,对于这些步兵来说,哪怕你逃得再快,覆灭也就是早一刻和晚一刻的差别。

    到第二天的清晨之后,接近三个联队的步兵、弓箭手和八百名作为工兵身份出现的盗贼全部倒在了多瑙荒原的沿

    线上。

    骑兵们这时候的日子也不好过。他们被天上的牛顿空骑和火鹤騒扰得草木皆兵,马不停蹄地逃窜。

    火鹤和牛顿空骑兵们的攻击频率并不高,但是他们带给人类的心理压力却是可怕的。每个人类佣兵的脑袋里都不

    停地被一个恐惧的念头折磨着——天空既然有比蒙空骑兵不时滑过,那自己就已经暴露了,追击他们的比蒙战士说不

    定在下一刻就会出现。

    有了这个念头,每个骑兵都在快马加鞭,恨不能自己的坐骑能够两肋生出一对翅膀。

    连续半天外加一夜没头没脑的逃跑之后,所有的骑兵们悲哀地发现了一件可怕的事情——他们没有了辎重。

    战马饿极了可以吃草,可是人类不可能有这个本事。没有食物,想走出荒原简直是痴心妄想。

    一群一群簇拥在一起逃跑的佣兵们开始杀死战马充饥,然后两人合骑一匹坐骑。这么做虽然解决了饥饿,却着实

    拉慢了他们的速度。这时候就连原先在荒原上流窜的土著强盗们也开始打起了他们的主意。人困马乏肚子空空的佣兵

    们又要顾及比蒙的追击,又要提防着一些小股强盗的騒扰,真是苦不堪言。

    事实上,自从砍瓜切菜一般解决了所有步兵之后,仍然在追击骑兵的就只有两百名狼骑兵和圣殿骑士了。权杖祭

    祀们的追随者也有一批跟随在这个行列之中。而翡冷翠民兵都因为骑术不佳和身躯沉重,勉强追了一阵,连狼骑兵们

    的屁股都看不见了,只得牵着多足巨马,灰溜溜地回去了。

    领主大人刘震撼当然不可能放弃战斗。老刘发誓,不把那两父子干掉,他绝对没脸回去安葬科摩多战争巨兽。

    这一仗打到现在,翡冷翠的战斗编制中虽然没有一个战士阵亡,但是科摩多战争巨兽却挂掉了。这如何不让护短

    成性的刘震撼恼羞成怒。

    虽然两位仙女龙和凝玉一直在解劝他,包括海伦也抑制住了自己的伤心,强颜欢笑地安慰他。毕竟连元素免疫的

    仙女龙和避风珠也无法抵抗的风系魔法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而且刘震撼当时的想法也的确没错,不战而屈人之兵,

    无论在哪场战斗中,对于一个指挥官来说,都绝对是无法抗拒的选择。

    但老刘的心里还悔恨不已。

    虽然他也知道,就算自己没有和对方进行这个赌约,凭着人类的实力和这个时间静止卷轴的强大威力,这场保卫

    战还是会出现必要的伤亡。他在心底也这么劝过自己。但是他还是无法消除科摩多战争巨兽阵亡带给他的负罪感。

    翡冷翠的家当是他一手一手攒下的。无论是谁死亡,他都会心痛的。

    只有龙卷风佣兵团的团长,才是他最好的赎罪工具。

    加图索团长和他的儿子托马西以及他的直属亲卫队的坐骑是整个佣兵团中最优秀的。步后的牺牲也给他们争取到

    了不少逃逸的时间。一夜狂奔之后,他们已经甩下了那些轻骑兵足足有一百里路程。

    当然了,他们也没有忘记捎上三位魔法师。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个道理,加图索这种人精比谁都明白。

    对于再次遇到这个匹格领主,加图索团长也做足了心理准备。一个是天上飞的,一个是地上跑的,对于这场不可

    避免的一战,他早有觉悟。

    他还有一百名亲卫,还有三名魔法师。两位高级魔法师加上一名魔导士,外加这么多强悍的战士,这种力量就算

    是屠龙,放开手脚一拼也不是没有可能。加图索团长这时候最懊悔的就是自己的儿子托马西太不争气。倘若那匹羽翼

    飞马还在,自己保命的几率岂不是又多了几成。

    除了做足上述这些准备之外,老奸巨滑的加图索团长还很英明地选择了一条贴近泰穆尔拉雅雪山脚下的针叶松林

    边缘的蛮荒古道做为自己回家的道路。

    加图索团长多花了几个小时,绕到这么远的针叶松林边缘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是防备着万一被那个比蒙领主追上

    了,一旦真的没有还手之力,到时候就往针叶林里一钻,趁乱能脱身是最好,被逮住也只能说自己运气背到了外婆家。

    心里虽然想得痛快,但那只可怕的无毛巨鸟真的在眼前出现,加图索团长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黄金巨龙的

    下场,他是亲眼看到的。

    和无毛巨鸟遭遇,是蛮荒古道上一个很不起眼的丘陵过后发生的事。这里空旷宁静,低矮的荒草丛生,唯一象样

    的植物就是枯黄的乔木和浆果灌木丛。荒原上处处可见的石头神像在这里东倒西歪。高高矮矮的石头神像上缠满了已

    经枯萎的野葡萄藤,一片萧索破败。

    这只无毛巨鸟就躺在一块用身体压出来的草窠之中,翅膀撑着脑袋,用大侧刀剃着毛茬,两个爪子跷得老高,一

    晃一晃的。它的身边站着几个加图索团长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匹格祭祀,还有四个大美女。

    四周低矮的草丛让佣兵们一目了然。观察到没有任何埋伏之后,人性中固执的一面在加图索团长身上展露无遗。

    他干脆也干脆放开了手脚,策马迎了上去。

    翡冷翠领主和海伦、凝玉、两位仙女龙一起站在了路中央。除了被基头座龙吓晕而留在翡冷翠的艾薇儿,今天领

    主一家算是全员出动了。果果在旁边不停地撸着胳膊。连那只鹦鹉今天也开始用脏话作为第一波攻击,砸向了这群人

    类。

    基头座龙作为海伦的新晋魔宠,趴在一边咂巴着大嘴。圆头圆脑,塌鼻子凹眼的它,看上去要多傻就有多傻。

    托马西怯怯地问了问自己的父亲一句要不要分散开来逃跑,被自己的老子一阵劈头盖脸地烂骂。

    托马西又小心翼翼地问是不是先进树林躲一下?更是差点将他老子气蒙过去。

    这时候分开跑只会被各个击破。跑得再快,脑旗得过天上飞的鸟么?进树林更是扯淡了。一进树林就是瓮中这鳖

    了。对方的魔兽是火系的针叶松林又非常适合纵火,对方倘若是心黑手狠脑筋灵活真想起来放火烧山,能逃不逃得掉

    还是个严重的问题。这招不到万不得已,怎么可能拿出来用!加图索终于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心底同意了自己儿子是个

    十足的蠢货这个事实。虽然以前他觉得自己儿子还是很聪明的。

    在团长的指挥下,所有的佣兵自动地勒住了马缰绳。魔法师在颠簸的马背上可发不出什么高阶的魔法来。

    两边距离相隔七百码,所有的人类都在马背上一脸虎视眈眈地看着这几个比蒙。刀也出鞘,弓已上弦。魔法师抽

    出了卷轴,召唤出了魔法护盾。

    这个距离可是加图索团长精挑细选出来的。大型魔兽的攻击范围只有三百码左右,就算是巨龙,也不过是四五百

    码左右。这只无毛巨鸟虽然厉害,魔法攻击范围也绝对不会高到离谱。而这个范围之内,三位魔法师都可以从容地施

    展自己的魔法。仙女龙的“元素反噬”再厉害,也有三十码的距离限制。只要两个仙女龙敢逼近三十码的空中,有亲

    卫队人手一把的单发手弩和十几个兽精灵神射手在,再来十个仙女龙,加图索团长也不惧。

    对面除了两位仙女龙之外,那两个娇滴滴的美女能有什么作用?背后有蚌壳的那个从来就没见她有过作为。那个

    白衣的狐女祭祀倒是见识过她的厉害,不过她的魔庞科摩多战争巨兽已经死了,那头基头座龙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被好收服的,不过就算是加上这头只能拉辎重的若力亚龙,又能如何?满打满算,也就是那只无毛巨鸟和这个匹格祭

    祀棘手一点。不过算算自己的力量,加图索团长再看看对面,信心忽然有点暴涨。

    “想不到咱们这么快就见面了,尊敬的领主大人。”加图索团长在马背上欠了欠身子,首先向对面的匹格领主打

    了个招呼。

    对面的匹格领主扯了扯嘴角,来了个无声的招牌冷笑。

    “我们其实可以做笔交易……”加图索团长脸上挂着洋溢的笑容,将夏尔马家族曾经许诺过的条件,几乎是如出

    一辙地又讲了一遍。他的表情比起托蒂伯爵更加的有诚意——这也是加图索团长的一个杀手锏,早在溃逃之初,他已

    经盘算好了。如果这些话也不起作用,再兵戎相见也不迟。

    对于比蒙最想要什么,有谁比人类更了解?

    加图索团长发现,当他的这一番声情并茂的话说完之后,对面那位匹格领主的脸色马上变了,变得贪婪,变得渴

    望。淳朴的兽人虽然在强烈隐瞒着这种心动,但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将他深深出卖了。

    这位比蒙领主嘴唇颤抖了半天,楞是一句话也讲不出来了。看到这一幕,加图索团长心里在狂笑。

    “坎帕斯!你真的可以……可以……”就连狐女祭祀的脸上也充满了不可思议和贪婪的表情,两眼发直,嘴唇颤

    抖着,两只手就象中风一样哆嗦着。

    匹格领主和狐女祭祀的眼神相互对视了一眼,彼此的眼神中都有着炽热而强烈的动心。没有谁比善于察言观色的

    佣兵更能一眼看穿他们心中想要得到的是什么。

    两位仙女龙和那位蚌女也在小声交谈着,看上去很兴奋。

    所有的佣兵相视一笑。

    “领主大人,您答应不答应?凭您麾下的勇士,帮我干掉那个夏巴尔家族的杂种简直易如反掌!我可以替您提供

    一切便利的条件!”加图索团长看到那只无毛怪鸟没什么动弹的意思,心里更是大定,继续用充满诱惑的语调说道,

    “想想吧!比蒙的海加尔圣山,还有黄金之路,就在大人您的眼前!”

    “父亲,我们可以偷偷地用魔法重创这头无毛巨鸟。三位大师都有高阶的卷轴。”托马西圣骑士目视前方,嘴唇

    很隐蔽地翕动着。如果不注意看,这个小动作根本不可能发觉。

    加图索团长的手背到了身后,弯了弯自己的食指,然后策马慢慢前进了。

    这个动作的意思,所有的佣兵都明白。

    一边前进,加图索团长一面继续天花乱附地承诺着自己的优厚条件。身后的佣兵们策马紧紧跟随着团长前进的步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