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有朋自远方来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11673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30 分钟。
    面对着八座星空璀璨的巨门,弗格森·徐的眼眶湿润了。/ /

    “不知道他会选哪一个?”若尔娜掰着指头数道:“休、生、伤、杜、景、死、惊、开,这八个字中,不是还有

    一个“生”吗?是不是应该进这个生门?东方文字涵义实在是有点深奥,我没有理解错误吧?”

    “生门就是生,死门就是死……”刘震撼笑了:“照这么理解,你是不是把这个八门金锁阵理解的忒简单了?要

    知道文化人的心肠是最毒的,尤其是这种玩弄文字游戏的就更是了。”

    大家的目光都不约而同集中到了奥胖的身上,奥胖火了:“谁今后再说我是文化人,我他妈根谁急!”看到领主

    大人的目光明显有点暴力倾向出现,奥胖赶紧又打了个补丁:“老板除外……”

    看到凝玉的眉毛也纠了起来,奥胖再次毫无原则地大喊:“老板娘也除外……”

    “你地多疑让我想起了人类。”若尔娜白了奥胖一眼,皱了皱鼻子,抬头盯住了领主大人:“不是说比蒙都是耿

    直地吗?你的心眼这么复杂?”

    “关于我的性格问题,不适合现在讨论。关于云秦法阵,还是听听皇后的意见吧。”老刘摸了摸鼻子,侧头看了

    看凝玉。

    “啐……”凝玉给了老刘一个温柔的白眼:“什么皇后……你这话若让贵族监察院知道,马上就可以弹劾你谕制

    之罪。你是一个神职人员,怎么也跟普通的平民一样没大没小。”

    “看到老刘被凝玉的话给噎住了,旁边的人都在偷笑。

    “八门金锁阵为什么这么厉害?第一个原因就是没有内行能知道这种阵法的秘密,可是就算知道了阵法的奥秘又

    怎么样?想找到破阵的阵眼,简直就是海底捞月,即便就是找出了阵眼,又有徐先生这种内行,破阵也只能赌赌运气。除非是当年布阵的方士自己来,这个阵才有可能完美破解。”凝玉把脸轻轻地*在了刘震撼的胸口上墨挲着,不再

    去看弗格森·徐。

    弗格森·徐这时候颤颤微微地向海岛南方的一个巨门走去,这座门距离所有的人都是最近的。这倒颇有点让刘震

    撼感到意外,他本来倒是觉得老徐会磨磨蹭蹭地向最远处的巨门挪过去,拖拖时间的,刘震撼还准备让戒灵飞马送他

    一程,现在看来根本就用不着了,因为这座门离这不到两百码距离。

    凝玉低呼了一声:“死门?”

    “他进的是死门?”老刘微微一愕:“看不出来啊,这老徐倒有点胆魄!”

    老徐的脚步有点漂浮,嘴里也在喃喃地说着些什么,有点神经质。

    “万一要是这个老家伙破不了阵,你还真准备让若尔娜用“翡翠之梦”啊?太奢侈了吧?”茉儿随手射出了一道

    闪电链。飙向了一位那迦,最好这一位八臂那迦长老实力当真超凡,在两头超阶魔兽的物魔两攻面前,所有赛壬和那

    迦都死绝了,就他还在苦苦支撑。

    “我也怕啊,万一“翡翠之梦”召来的海底魔兽毁不掉珊瑚礁就完蛋了。”老刘耸耸肩道。

    “老板,可以让吉安娜帮你啊,它是幽灵,不怕物理打击的。珊瑚礁砸下来对它没用。”革瑞恩拖着八臂那迦长

    老的尸体迅速地飞了回来,一阵桀桀怪笑。

    “哦?”老刘抬手看了看戒指:“那个滑头还躲在戒指里做什么?还不给我赶紧死出来?”

    潮汐领主革瑞恩苦着脸指了指天际的曙光。

    “这不是废话吗?倘若再等一夜,我上哪再去找这个阵眼?”刘震撼骂道。

    “我知道革瑞恩想要说什么,它想让你把九头蛇怪的魔晶还给它,只有这样幽灵体才能凝结为海魂魄,海魂魄在

    阳光下出现个半小时还是没有问题地。”若尔娜说道。

    “还有鬼魂不怕阳光的?”老刘觉得真是稀奇。

    “废话!如果亡灵一点阳光也不能见,那亡灵魔法师跟别人打架,难不成还得自己去肉搏不成?你还没见过骨灵

    ,那种不死生物根本就不怕阳光。”若尔娜骂道。

    “有点可惜了,这魔晶品相真的很好。”老刘摸出了许德拉的魔晶,这块海蓝色的菱形魔晶一看就不是凡品。就

    这么送人,的确有点可惜。这话有点废,超阶魔兽的晶核品相能差吗?两位仙女龙同时鄙视老刘。

    “快看快看……”茉儿拉住老刘的胳膊,拼命摇晃着。一只手指着老徐没入了死门的背影说道。

    弗格森·徐的身子没入了这座大门之后,马上被一团幽暗的深邃所吞没,随即,巨门中若有若无的兵戈交击之声

    和鬼哭狼嚎的惨叫顷刻间消失,那些萤火一般的光芒也变成了熄灭地礼花,只剩下老徐和悬在他脑袋上空的珊瑚礁站

    在原地。

    “还真给他赌上去了!”老刘咂了咂嘴,一脸不可思议。八选一,这个概率可不简单。

    大家也深有同感。

    老徐慢慢地转过身,脸色苍白,高声对刘震撼说道:“领主大人,能否借你的飞行兽一用,我需要去海岛那头的

    休门。”

    这个要求当然得到满足。

    看到戒灵骑士展开翅膀载着云秦方士飞向远处,然后一个个萤火般旋绕在空中的巨门一个接着一个消失,老刘手

    里捏着的许德拉魔晶“吧嗒”一声摔到了地上。

    “第二个……第三个……”若尔娜在旁边困难地咽了口口水。

    “我有预感,这个阵,他绝对能破。”黛丝说道。

    刘震撼忽然感觉到面前闪过了一道蓝色的彩华,映得所有人脸上镀上了一层幽兰,妖冶地很。老刘低头一看,幽

    灵许德拉正站在地上呢,它又变小了,刚刚还有一刃高,现在倒变得和果果差不多高矮了,浑身园墩墩的,一团象轻

    烟似的身子已经凝结成了一种半透明地水蓝色,模模糊糊可以看到肚皮里面裹着一颗上下浮动着菱形发光物。果果好

    奇地看着这个海幽魂。胆怯地用爪子捅了捅它,稍微用了点力气爪子才顶进去,仿佛是在捅一个奶酪,爪子一拔出来

    ,海幽魂的身体又愈合了。

    看到老刘恶狠狠盯着它看,许德拉赶紧把自己九个脖子绕在一起,打了个蝴蝶结,谄媚地对着老刘点头哈腰,逗

    得果果捧着肚皮“咯咯”直笑。

    金刚鹦鹉被吵醒了,拍着翅膀打了个哈欠。看看身边这个海幽魂,扯开了沙巴喉咙就骂:“我帝波罗~~我帝波

    罗~~”

    “不关我的事啊!”潮汐领主革瑞恩赶紧先替自己洗刷了冤屈,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是吉安娜自己做的主,

    它现在依附在您的戒指上,您也算是它的主人,您不会因为一颗魔晶而把它给……”

    老刘捏了捏这个海幽魂许德拉的肚皮,感觉象个海绵,一用力就捏进去了。

    “我一块魔晶就给它换来半个小时阳光洗礼?”刘震撼看着这个脖子打成蝴蝶结的许德拉,真是哭笑不得。

    “第六个门了。”凝玉拉了拉刘震撼的胳膊,“快看,许先生已经破了第六个门了。”

    “剩哪两个门?“刘震撼踮着脚尖打量着前前左右。

    “还剩开、生两个门。”凝玉说道:“看来徐大人是真的能破这个门了。”

    “如果不是运气,那个家伙就太可怕了,不能留了。”刘震撼微微冷笑。同时发出心灵指令,命令戒灵骑士第八

    个门陪着这个老家伙一起进去,一旦破了阵,就杀了他。

    “贝肯鲍尔陛下,麻烦你过来一下。”茉儿对着远处正在窃窃私语,正在焦急等待破阵的美人鱼们说道。

    “你想干什么?”西米里安王子没等父亲开口,一脸紧张地抢先问道。

    “禁锢法阵马上就要破了。我想我们还缺一个人质。”茉儿浅浅一笑:“只需要一个国王而已,并不需要很多人。”

    “差点把这事给忘了!”刘震撼赶紧点点头。

    贝肯鲍尔陛下伸出双手,制止了美人鱼们准备出口拒绝的话。

    “我同意阁下的条件。”美人鱼国王面色平静如常,慢慢地走了过来。

    奥尼尔显然不是个很好说话的人。马上找到了根树藤,把美人鱼国王五花大绑起来,他的动作麻利地就像是一个

    惯匪。

    老刘看着地上那个捆成四马攒蹄的美人鱼国王,情不自禁地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包的粽子。

    天边一轮红日终于跳出了海平面,八个门全部破了,八座珊瑚岛礁重新飞落在了海里,扑腾起了巨大的浪花,震

    得整座岛都在颤动。

    戒灵骑士飞回来得时候,老徐已经不见了,戒灵骑士得无刃骑士剑上有一抹嫣红得血迹。

    “你杀了他?”凝玉拧住了眉毛,看着戒灵。

    “一剑穿心,尸体已经被我踹到海里去了。”戒灵骑士点了点头,用他那独有的沙哑喉咙说道。

    凝玉不再说话了,只是有点惋惜地叹了口气。

    革瑞恩和幽魂许德拉是最激动的,在海面上飞来飞去,上蹿下跳,可能是被这两个苦鬼感染了,两位仙女龙也瞬

    移到了广阔地碧海之上,深深地呼吸着新鲜空气,张开臂膀,感受着自由的怀抱。

    除了两个风暴撕裂者术士和魔鲨武士之外,一大帮美人鱼姿态优美地跃入了海水之中,水面上连浪花也没有溅起

    ,只泛起了一团团的涟漪。

    两个魔鲨武士用骨矛将两位风暴撕裂者术士杀死之后,转过骨矛,又狠狠捅进自己的心脏,四具尸体同时扑到在

    地。

    “他们在干什么?为什么自相残杀?”刘震撼问茉儿。

    “他们看到了不应该看到的事情,国王的尊严迫使他们必须自尽。”茉儿说道。

    一阵水花颤动地声音响起,西雅美人鱼们又重新凫上了水面。

    “匹格,你什么时候把陛下还给我们?”西米里安王子高声问刘震撼。

    “各位尊敬地美人鱼,希望你们迅速地帮我准备二十头抹香鲸,因为我需要有力气地海兽帮我牵引木筏。同时,

    请别忘了将艾薇儿所有地首饰全部还给我。”刘震撼对着一大帮美人鱼彬彬有礼地微笑道:“等到了陆地之后,美人

    鱼国王就自由了。”

    “为什么不要点夜明珠和玛瑙,海底这玩意多着呢。”奥尼尔手里晃荡着赝品雷神之怒,得意洋洋地说道,不知

    道有心还是无意,他的赝品神斧老是擦着美人鱼国王的脖子滑过去。

    “那就来点吧,不要白不要。”刘震撼马上用嘉许的目光表扬了一下奥胖的机灵。

    国王在对方手中,美人鱼们也没办法,低声商量了一阵之后,只得同意了。

    海岛之上,所有的蝴蝶人和蝉人的成年男子,也开始了伐木造筏,有菲高这个大力士在,伐木工作进展涸旗。

    西米里安王子涸旗就回来了,带来了艾薇儿的首饰盒和用十个巨大贵妃蚌壳盛着的珍珠玛瑙。艾薇儿的首饰盒是

    一个漂亮的扇贝,揭开贝壳盖子,里面全是用水晶和珍珠制成的好多叫不出名字的饰品。两个花痴龙在旁边哇哇

    乱叫,一人手里撰着一把首饰,将龙族的气质风度完全而透彻地表达了出来。

    茉儿一一抚摩着这些饰品,神情激动,她挑选了一个蝴蝶式样的银簪佩对刘震撼说道:“帮我戴上它。”

    老刘很细心温柔地照做了,两位仙女龙忽然不再花痴了,她们忽然发现这位粗豪的匹格的眉宇之间居然有一种腻

    人但醉人的温柔出现,这种反差,让两位精神恋爱的仙女龙心弦微微一动。

    蝴蝶簪佩的双翼被风一吹,居然轻盈地扑扇起了翅膀,并且发出了一种轻轻的嗡嗡声,簪佩表面流动的银光就像

    是碧波荡漾的海面,那一对蝶眼是用墨玉镶嵌的,玲珑剔透,宛如天成。茉儿紧了紧自己的披风,又从扇贝首饰盒里

    拿出了一个长护腕式的银镯,银镯表面镂空成了海紫荆花花藤,线条柔润,套在茉儿欺霜赛雪的胳膊上,银镯居然没

    有茉儿的皮肤更白更细腻。

    “金属在海底世界是非常贵重的,这两件首饰是海底火山喷发后的火山银制成的,非常罕见,海底最好的工匠为

    了雕磨它,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两块比桌面大的火山银只雕琢出了仅仅三件首饰。”茉儿甜甜地问道:“好看吗?”

    “太好看了!”黛丝和若尔娜猛点头。

    茉儿拿出两只湛蓝色的水晶指环,一只纤秀,一只略微粗犷一点,茉儿将纤秀的水晶指环戴在了睡美人一般的艾

    薇儿左手无名指上,另外一只戴在了刘震撼唯一的无名指上。

    刘震撼一只手上戴着四个戒指,暴发户地一塌糊涂。

    果果马上跳上了老刘的脑袋,伸出了两只小爪子,八根小爪子叉开的幅度就像洞房之夜新娘的大腿。

    “这两枚戒指是艾薇儿以前就准备好的,她梦想着有一天,会有一位骑着湛蓝海龙的人鱼王子,带走白色的海浪

    ,将她娶走。”茉儿的嘴角挂着一丝幻想般的甜蜜,笑容中却有一丝看得见的凄苦。

    刘震撼一把将她抱在了怀里。紧紧地。

    “她的梦想终于实现了。”茉儿的眼泪再次滑落,同时也紧紧地抱住了老刘。

    我的担心也证实了。奥胖假装目光移开了,一对小眼珠子其实睁得滚圆,不时撇上一眼。

    果果伸开得小爪子旁,悄悄地插过了两双纤纤玉手,黛丝和若尔娜得眼神如同果果。

    “给海伦和歌坦妮留一点,其他你们分了吧。”茉儿笑了。

    黛丝和若尔娜一脸“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的表情,把扇贝首饰盒紧紧搂在了怀里,一个劲地抚摩着,果果撅着

    屁股想钻进扇贝壳,被黛丝毫无魔宠觉悟地在果果的小屁股上狠狠扇了一巴掌。

    顿时五条指印。

    我*,这是什么魔宠啊!为了首饰连主人都敢打?奥尼尔歪了歪嘴。

    “回去之后,我要自己做几件首饰出来!”若尔娜的脸因为激动变成了红扑扑的,就连雀斑都变成了红色。

    老刘低头在看自己的栓狗一样的大金项链,连他这种粗人也看出了自己这条金链子是多么地暴发户和粗鄙不文。

    “*!这些全是资本主义的大毒草!腐朽的封建主义尾巴!”老刘嘴上当然还得硬一下。

    “又说疯话了。”凝玉白了他一眼,捏了一颗夜明珠,左右看了看,奇怪地说道:“这夜明珠怎么不圆啊?”

    “夜明珠本来就不一定圆啊,李察的那个夜明珠,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颗了。”茉儿撅了撅嘴。

    不只夜明珠,有很多东西,这个世界上都只有一个。刘震撼不由自主地苦笑了一下。

    短短几天时间,有很多东西就离他而去了,不只是自己的胳膊,也不仅仅是艾薇儿。刘震撼知道,当他再次踏上

    翡冷翠时,以前在旷野上,对着呼啸的朔风呐喊“关我吊事”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

    有着二十头抹香鲸的轮流拖拽,无张巨大的木筏在第五天的下午,回到了当初和西米里安王子分手的地方,一样

    的海滩,一样半埋在沙砾中举着火炬和法典的女神。

    虫人们的表现非常拘束,他们的脸上更多的表情事茫然和慌张。一万年的时间太久了。虽然虫人比蒙无数次在梦

    中回想过祖先的家乡是什么样的,但事实到了面前,大多数虫人更多表现出来的是对未知命运一种本能的畏惧和退缩。

    斯凯德族先知擅长给别人推算命运,却迷失了自己的命运。

    茉儿表现的更加惆怅惘然,在释放了美人鱼国王贝肯鲍尔陛下之后,茉儿唱响一首刘震撼似曾相识的歌曲,如同

    天籁般的歌声过后,二十头已经游回海中的抹香鲸集体冲滩,搁浅在了沙滩上。

    似乎……贝肯鲍尔陛下在潮汐之中回头张望了一眼。

    “不知道这会不会是我最后一次唱这首潮汛媚惑之歌?”茉儿*在了刘震撼的胸口,轻轻地问道。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