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一百十六章 圣女和流氓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13275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34 分钟。
    伴随着一声清脆得惨叫,一条街上围观这帮有钱比蒙族得人类纷纷看见了这个小修女眼泪汪汪捂住了半边小翘臀,一瘸一拐地踱到路边地样子。.正行走着地翡翠诸位猛男也立住了脚步,纷纷看着这位小修女。

    刘震撼忘了自己现在力气有多大了,即使没有使用龙力,他原先地体格也是标准地肌rb子,这一拧倾诉着多少渴望激动地原始**,诉说着有多少爱可以重来地期盼,所以下手未免多少贪婪了那么一点点。

    不知道为什么,老刘干地挺隐秘地,可是所有人地目光都注视着他,仿佛一眼看穿似的。

    “李察!下次不要这样了好不好?以前在罗森博格大人那儿,我都没有说过你,怎么现在又故态重萌了?”凝玉平静地看着刘震撼,眼神中多少有着一些嗔怪之意。

    “凝玉小姐,摸这小尼姑屁股一把又怎么了?”茉尔当然帮刘震撼了,还不屑地撇了撇嘴:“许和尚摸,就不许李察摸?”

    艾薇尔的性格,让周围一票比蒙们顿时汗水沉沉而下。

    两位绿党僧侣们最事尴尬的。

    “老板娘,我们僧侣的宗教机构早就不存在了,比丘僧和比丘尼这个编制,你不该用在这地方吧?”两位螳螂僧侣嗫懦道。

    茉尔的脸腾地红了,艾薇尔某些方面的只是的确不是很尽如人意,她也是听刘震撼造的太多谣了。

    “摸都摸了,还能怎么样,我去赔她点钱吧。”海伦用力地拧了拧老刘地大屁股,笑呵呵地说道。

    刘震撼的屁股也暴有弹性。

    刘震撼这时候那叫一个窘迫,两位权杖祭祀在她的身边,仰着头呆呆的看着她,一脸的不可置信外加崇拜。这事显然他们也想干,可没这胆。

    这时候老刘当然不能充孬。虽然心里羞愧难当,可是脸上还是一片的漠然,他只是奇怪,刚刚人那么踱,怎么凝玉她们一口就咬定自己干的呢?

    围观地人类也在议论这件事,里三层外三层地人,把两头堵塞地满满当当,其中有不少五大三粗,挎着武器和皮甲和佣兵。

    看到人群嘈杂声中有点蠢蠢欲动地迹象,民兵们地眼光也开始凝聚了。

    刘震撼回头扫了扫那位小修女。难怪所有人一口咬定自己呢,这个小修女一直凝视着他,无论旁边的几位老修女怎么拉她,她就是这么看着刘震撼。

    刘震撼忽然心头一颤,这位小修女的目光太清澈了。就如同一面镜泊似的清泉。被她的眼光一看,原本就有点心虚地刘震撼罪恶感更加浓郁了,赶紧痹篇了。

    心虚归心虚,但是面子也还是要地,这就是老刘蹩脚人品。

    “有谁看不惯?*!信不信我打空这条街?”刘震撼潇洒地甩了甩头发,指着面前熙熙攘攘的人群说道。

    看不惯的人是多了去了,不过看到对方那么多两刃开外身高地彪形壮汉,也就罢了。

    刘震撼领头。迎着对面地人群走去,不避不让,围观的人群自动让出了一条人巷,任由这帮比蒙穿过,直到这帮比蒙走出了好远,还有很多人扭头看。

    凝玉一边走,一边拿出手帕,帮刘震撼檫了檫额头,刘震撼额头上全是因为心虚而冒出来的汗,刚刚那一幕,实在是很丢脸,尤其对于一个正在努力学习绅士风度的祭祀来说。

    果果骑着鹦鹉,飞过来对老刘竖了竖拇指。

    “欧比斯拉奇!”刘震撼嘿嘿地笑了。

    不过他涸旗就笑不出了,走着走着,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有人盯着自己,回头一看,那位小修女抱着圣经,就跟在他地身后不远,死死地盯着他,目光没有仇恨,只有那种让人心痛地清澈,这种目光让刘震撼一下子想起了自己地罪行。

    连着转了两条街,买了不少乱七八糟地东西,可是这个小修女不知道怎么搞地,居然站到了刘震撼地身旁,民兵们地哭笑不得,几位老板娘一脸地无奈。

    刘震撼一张脸更是憋成了苦瓜。

    起先刘震撼还能勉强笑笑,几次回头之后,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转了两条街,这位小修女还是不依不饶,刘震撼到哪她到哪,如影随形。

    刘震撼心中有愧,实在不好意思去跟这位修女说什么,更怕看到她那束清澈地目光。

    凝玉和这位小修女搭腔,小修女总是甜甜一笑,什么也不说就是弯腰点头,然后继续凝视刘震撼。

    时间一长刘震撼也火了。

    “俺去上厕所,别再跟着俺!”刘震撼扭头对小修女说完,便径自走到一棵大树下面,撩起了袍子准备撒一泡野尿,他倒不信了,这个小修女难道还会继续跟过来不成。

    小修女虽然面色微醺,却还是照跟不误,站在刘震撼地对面,这反倒让刘震撼地动作僵硬住了,撩着袍子怎么野鼓不起勇气去掏……

    肥罗和民兵们笑翻了,战无不胜地领主大人刚踏上人类地国土,人类武士没动一根指头,就已经让踏束手无策了。

    民兵们非常喜欢看老板吃鳖地样子,原因无他,因为灵活组尴尬地样子实在是太难得看到了。

    刘震撼彻底无语了,只得悻悻地整理了一下袍子,带着一票人马全部进了一家名叫“马蹄莲.梦露”地酒吧,他倒要看看,这个小修女还要耗到什么时候。

    这个地方全是三教九流地人类佣兵聚集饮酒取乐地场所,喧嚣热闹,一大帮比蒙的突然哈促现,让酒吧中顿时清静了,捧着托盘的酒保愣愣地看着这帮比蒙,有点不知所措,吟游诗人的歌声,戛然而止。几个舞娘连忙将伸入了她们领口的大手抽了出来,站起身看着这帮比蒙壮汉。

    刘震撼拣了张长条桌,一屁股坐了下来,四周打量一下,这里的装饰风格类似于树屋酒吧,但是宽敞了很多,到底是大城市,所有的板凳全是原木墩,这么着刘震撼就放心了,一路上过来,被肥罗奥胖可是坐坏了不少板凳椅子。

    这里的佣兵不少,起码有格四五十人,基本上不是再和舞娘调笑,就是再扎堆玩桥牌。刘震撼连看都不屑去看一眼,小角色而已

    “是不是我们没钱?”潘帅看着傻乎乎的酒保问道。

    “你……”酒保结结巴巴了半天。没回答出一个所以然。

    一个四十开外。老板模样的中年人赶紧走了过来,先礼貌地向潘帅点了点头,然后问刘震撼道:“这位比蒙先生,有什么我可以帮助你的吗?”

    “葵子、无花果、麦酒,我们这里这么多人,你只管上。刘震撼乐呵呵地说道:”对了,让那位吟游诗人替我唱一首“罗米欧与茱利叶”。

    “马上就来。”中年人目光复杂地看了看小修女,又看了看刘震撼。点点头,客气地转身离去了。

    这时候酒吧的声音才算又响了起来,不过这一次明显没有刚刚那种肆无忌惮地嘈杂了。

    刘震撼放了一杯芽黄色地麦酒再小修女的面前,小修女就坐再他的身边。

    小修女依然凝视着他。用那种可以让刘震撼阳痿的目光。

    几个老板娘笑着抱成了一团,就连歌坦妮也忍不住笑了。

    这一笑,让周围地佣兵们看地有点痴了,比蒙和人类的外表本来就差不多,除了一些种族特征,比如海伦的尾巴,歌坦妮和茉尔的翅膀之外,审美是一致的,这么多大美女一起笑起来,让整座酒吧顿时进入了春天,再加上几位美人身上的体香,酒吧利洋溢着一股淡淡而怡然的香味,尤其是海伦身上的狐香,带又一定的煽情作用,只把酒吧里的佣兵熏的晕头转向,这种自然的美人香,可不是普通舞娘用廉价的香水就可以媲美的,这么以来,所有的目光又盯上的这些比蒙美女,舞娘们的目光是嫉妒和羡慕,佣兵地目光是贪婪。

    除了几个喝地实在太多地醉鬼摇摇晃晃上来搭腔之外,绝大多数佣兵们还是掂量的出自己的分量地,光看看肥罗抽出来地长刀,用布蘸着麦酒檫拭,他们就已经明白了,这群比蒙绝对不是自己能够乱来的,于是开始一个又一个离开的场面。

    既然拭醉鬼,刘震撼也不会和他们多计较,让古德一拳打晕,扔到门外也就算了,他烦心的是怎么处理这个小修女,动武吧,这绝对不行,不动武吧,这小蹄子又跟的紧。

    刘震撼本来不怎么相信唯心的东西,但是现在也忍不住大声用比蒙语祈祷战神,这小妞可千万别是什么大人物罩着的,俺这趟可是有求于教廷的。

    “比蒙祭祀作风糜烂的多了,人类教廷也肯定一样,这小蹄子长这么漂亮,万一要是红衣主教包养的情妇就完蛋了。”奥尼尔的话马上引来了两位彼尔祭祀的怒视。

    刘震撼听这话越听越觉得刺耳,也怒视奥胖。

    “我绝对不是说老板你!我绝对没这个意思!”奥胖忽然意识到自己捅了马蜂窝,忙不迭地解释。

    海伦狠狠地拧了拧河马诗人的耳朵,小狐狸最嫉恨的就是别人提及她和李察这一系师徒**的,奥胖越是这么说,她越是恼怒,更何况,茉尔体内带着艾薇尔的灵魂,一路上和李察卿卿我我,更是加重了这种**的纵深度。

    “不要乱说,这位小修女不像是那种人。”凝玉略带愠怒地看了看奥胖。

    “无耻!”小修女半天没开口,一开口就是标准地比蒙语。

    刘震撼的汗“刷刷”地冒了出来,这下脸丢地更大了,刚刚一位自己使用比蒙语祈祷,这小妞一定听不懂,没想到人家讲地比他还标准,他地口音还带着东北方言呢,人家是一口沙巴克京片子。

    “小姑奶奶,你别跟着我好不好。你要赔钱吗?我可以赔给你!你要多少?”刘震撼第一次求饶居然发生再一个小娘皮地身上了。

    小修女不再说话,依然是那样地目光,让老刘一拳抡进了棉花堆。

    喀秋莎从歌坦妮地怀中跳了出来,在桌子上一路小跑,来到了小修女地面前。小尾巴一卷一卷的,最撅的老高。

    小修女吧圣经放下了,笑呵呵地抱起了喀秋莎,旁边地老刘一脸的等着看笑话地表情,喀秋莎出了名地神鬼不认。除了歌坦妮之外,机会谁抱她,第一次都难免会遭到侵犯,至于施放水箭,更是有主个必要地前提。

    这个事实也是所有人都知道地。民兵们和几位老板娘也想看看。这位纯情小修女在下一刻是什么表情。

    让他们失望的是,喀秋莎钻进了小修女地怀里,舔了舔小修女地手指也就罢了,小修女掰开一个个葵子,将里面香喷喷的葵仁塞到了喀秋莎的嘴里,喀秋莎吃的小嘴直砸巴,肚皮朝上躺着,要多乖有多乖。

    刘震撼和几位老板娘一起摘下墨镜。楞住了。

    小猪崽什么时候这么厚道了?歌坦妮也楞住了,她第一和喀秋莎在一起地时候,是独自在窑洞中喂它零食,歌坦妮可没忘了抱起喀秋莎时这个小家伙想干嘛。不是自己成天穿着甲胄,那天也遭它地毒口了,就算是隔着一层甲胄,喀秋莎吮吸时的认为标准,以及吮吸带来的那种头皮发炸的心灵激动,歌坦妮至今还没忘。

    小修女冷冷地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刘震撼,继续喂着小猪崽。

    果果小墨镜拨拉崽鼻梁上,露着骨碌乱转的小眼珠,熊皮高帽用牙齿咬成了船形,活脱脱一个小法西斯,大摇大摆地站在小修女面前,脏话鹦鹉掂着爪子伸着脖子从奥胖的杯子里喝了一点麦酒,也扑扇着翅膀跟了过来。

    果果的小爪子勾了勾,小修女笑着拧了拧它地脸蛋,把脸凑了过去,果果撅着嘴,“吧唧吧唧”在小修女脸上一阵猛亲。

    刘震撼既不能指望喀秋莎,本来还想*果果上去解除这个僵局,谁知道果果对这个小修女也很有好感,那只*脏话鹦鹉了。

    鹦鹉好歹没让刘震撼失望,在连出两个华伦泊尔的情况下,脏话鹦鹉勇敢地站了出。

    “胸大无脑~~胸大无脑~”脏话鹦鹉刚刚嘎嘎怪叫了几声,钩嘴就被果果捏住了,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这话又是谁教它的?刘震撼先是一愣,跟着愤怒了。

    小修女也愤怒了,恨恨地盯了刘震撼一眼,这笔帐又算到他头上了。

    鹦鹉地这句脏话杀伤力太大了,几位老板娘地脸色全都不太好看,毕竟她们无法承认自己没有脑子,至于前面一个假设,那时勿庸置疑地,这里还没有一个老板娘时卡瑞姆多平原,反倒很是泰穆尔拉雅,这一点即使是谦虚如凝玉,也是无法否认地事实。

    看到几位老板娘面色不善,一帮民兵老老实实地装作什么多没听见,该喝酒的喝酒该扯淡的扯淡。

    “你到底想干嘛?就这么一直跟这我吗?”刘震撼见到三大杀手出马也铩羽而归,只能自己上阵了,刚刚鹦鹉那句话,肯定会导致今晚自己更加难熬,凝玉和海伦肯定以为这句话是自己教鹦鹉的,到时候只要穿着性感的抹胸和肚兜走一趟加菲步,如果海伦再媚眼如丝一下,自己今晚就死定了。

    小修女非常肯定地点点头,继续拨着葵仁,喂果果,也喂喀秋莎。

    “小尼姑!”茉尔发作了,眉毛一竖的样子真是象极了艾薇尔。

    “别别别!”刘震撼赶紧拉住她,还得和教廷打叫道呢,一旦动粗,撕破了脸皮就不好了,自己还准备拿出龙骑士兰帕德来撑撑场面呢。

    小修女气嘟嘟地看了一眼茉尔,又忍下去了,显然这个“小尼姑”地外号实在是太不雅了。

    酒吧的门被推开了,十来个高大的比蒙武士规规矩矩从外面大踏步走了进来,其中以牛头人为主,还有一个雄壮的泰戈族虎人和一个硕壮如山的彼尔族熊人,椅子排开站到了刘震撼的条桌前。恭敬地对几位祭祀大人行了个礼。

    看到她们胸口上佩戴着五花八门的佣兵团标志,刘震撼知道,这大概就是刚刚再路上碰到的那两个牛头人带过来地比蒙武士了。

    “诸位尊敬地祭祀大人,在瓦伦西亚城,你们有什么需要我们这些卑贱地比蒙可以帮忙吗?”领头地虎人武士恭敬地看着几位祭祀大人:“我的名字叫作迪卡尼奥。那位黑大个叫维埃拉,我们都是在瓦伦西亚城的佣兵组织礼工作的。”

    “泰戈,为什么你作为一个望族,也会来到人类国度做佣兵?”刘震撼招呼几位比蒙武士坐下,让酒保上麦酒。

    “大人,每年都有人类佣兵从我们的家乡经过,我这些牛头人战士,还有这位彼尔,正是听了那些热血沸腾的英雄,才跟随着佣兵团一起来到人类国度地。”虎人武士迪卡尼奥凝视着刘震撼胸口五花八门的描绣,一时有点出神,隔了半晌才回答。

    “这几乎是叛国罪了。”綄熊祭祀勒梅尔大人狠狠地瞪了那位名叫维埃拉地彼尔武士一眼,被他和考拉熊祭祀德尚瞪住的彼尔武士马上低下了头。人类佣兵团在比蒙境内是不允许随便征收比蒙战士补充兵源德,这些比蒙战士能来到人类国度,一定是用了点歪办法。

    “大人!我们比蒙是天生地武士!我们向往冒险!但是王**部目前地政策不可能征收那么多地战士,所以我们才来到了人类的国度,我们已经在战斗中证明了,我们比蒙勇士是最好的武士!是天生的武士!佣兵团是很正规的准组织。我们步是杀人防火的强盗,我们是以冒险和消灭魔兽为主!”虎人武士急急争辩道。

    “来到多洛特几年了?现在也开始学会质疑祭祀的话了吗?”刘震撼看着这个虎人武士,轻轻把嘴里的葵花子吐到了桌上。

    “已经四年了……”虎人武士迪卡尼奥知道星袍祭祀代表什么意思,嗫懦着说道。

    “现在在佣兵团混城什么职位了?”刘震撼问道。

    “现在我已经是副团长了!”虎人武士这几年在人类国度察言观色,也听出了这位高阶祭祀没有什么怪罪地意思,马上脸色一喜,接过了话茬说道:“我们地猛虎佣兵团有五百人,您看看我地盔甲,多棒!这种盔甲在我们王国”

    “得了吧,泰戈,在翡冷翠勇士面前,是不需要炫耀自己得战功得。”綄熊祭祀梅尔笑了。他拍了拍熊猫武士放在他脚边得银箱说道,"知道这是什么盔甲吗?”

    “知道这是什么武器吗?”肥罗也凑了过来,一把金刚短刀扎在了木桌尚,宽阔得刀背尚闪烁着如血寒光,云纹游动。

    短刀那是对肥罗而言,一刃长得刀,对他来说只能算是短刀了。

    “翡冷翠?白银基座战甲?你就是双龙祭祀李察大人吗?”几位比蒙佣兵欣喜如狂地失声喊道。

    “你们知道地挺快啊!”刘震撼笑了,他又享受刀了那种狂热崇拜的眼光,当然,小修女的白眼也少不了的。

    “早知道了,知道已经几个月了!大人,你的用武在人类国度已经全部传开了!”虎人武士的声音都激动的颤抖的。

    “没有人为难你们吧?”刘震撼问道。

    “多洛特是佣兵之国,政府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取缔我们的地位,这是两步相干的事,反倒因为您,一些拥有比蒙武士的佣兵团生意倒上涨了。”虎人佣兵咧嘴笑道。

    “如果你们所在的佣兵团被招募去和我们比蒙作战,你们会怎么做?”刘震撼问道。

    “我们会选择退出,毫不犹豫的退出。”虎人佣兵迪卡尼奥无比坚定的说道。

    “为你们还没有忘记祖国,让我们大家干了这一杯。”刘震撼赞许地看着这位虎人一眼,能放弃贵族爵位偷偷跑来,本身已经证明了他的勇气和毅力。

    虎人喝掉了杯中的酒,其他的比蒙佣兵还有点拘束。毕竟面对着这么多高位祭祀,其中两位还是英雄祭祀,大多数比蒙都会觉得有点拘束。

    “比蒙的强力种族基本上全是天生的战士,王国的军队既然不可能全部征召,比蒙境内的油水又不大。不如让她们来做佣兵耗了,看着穆里尼奥大人的眼光果然长远。”刘震撼突然想起了逃陟主祭的话了,砸了砸嘴,忍不住点了点头。

    听到父亲的名字,歌坦妮把头埋了下去。

    “祭祀传奇穆里尼奥大人真的这么说?”虎人迪卡尼奥大人的眼睛亮了。

    “这么一来。我倒也有这个打算了,既然能挣钱,又能锻炼战士,倒真的不妨试试。”刘震撼说道。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