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一百二十九章亡国泪,故臣心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14157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36 分钟。
    牛头人决定的事情,就和真理一样,永远也无法改变………………比蒙谚语。\  /

    ********************************************

    追击匪徒的过程非常的顺利,花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在一丛石笋林的边缘地带,刘震撼终于追上了这些被掳劫

    的地底土著。

    这里的地理环境还算不错,石笋都有五六人合抱,上面酝酿着一闪一闪的红色光芒。似乎石笋中间是中空的,有

    地底的火焰喷涌着蹿进这个封闭的空间,这种红色的日光灯给附近的采光提供了一定的照明度。

    松软的火山灰让多足巨马在奔腾时,发出的噪音极小,再加上又处在黑暗之中,刘震撼一行直到逼近至两百码时

    也没有被他们发现。

    没有需要他们发起攻击,因为有两帮人已经抢先打起来了。

    那些浑身长满着长毛的矮小地底土著全部拖家带口,老的老小的小,一个个被绳子拴住了手,紧张地簇拥在一起

    坐在不远处,浑身瑟瑟发抖,在他们身边的十码开外的地方,一大帮人正天上地下,不亦乐乎地缠斗在一起。

    足有三十名肋后生着黑色羽翅的人形生物,正在围攻一名浑身漆黑的黑暗精灵,石笋丛中的红光不间隔地亮起,

    把他们酣斗的场面尽收刘震撼的眼底。

    “戈利德鹰身人?黑暗精灵?”黛丝压抑着自己的话调低声说道。

    “嘘~”刘震撼指压嘴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肥罗手指按在长刀的卡簧上,绿党族追风刀浩出出鞘就得见血,只得老板一声令下,罗德曼就准备施展“疾风步”冲上去砍倒这个黑暗精灵了。

    “有趣。”潘帅摘下了背后的一杆三棱猎魔枪,嘴里慢丝条理地咀嚼着竹片。

    海伦和两位权杖祭祀地心里有点发慌,他们不是头脑简单的猛犸。这些飞翔在空中的鹰身人,左右两胯携带着两

    个大皮囊,里面赫然是一根根一米长的掷矛,而李察在检查那些被杀害的地底土著时,曾经判断出伤人的凶器恰恰就

    是枪矛一类的锐器,伤口还是斜着刺下的,很符合空中掷矛的战斗特点。

    不过突然蹦出个黑暗精是,倒是更加令人意外,众所周知。黑暗精是可算是爱琴大陋最邪恶地一类生物了,堕落

    精灵中的反派,只要是所有和阴暗面有关的词语,全部翻个平方砸给暗精灵也不为过,这又是唱的是哪一出呢?

    海伦和两位权杖祭祀一个劲地揣摩着。

    与鹰身人正在激烈鏖战着的黑暗精灵是个罕见的男性,长的非常英俊,下巴上倔强的曲线刻画了他地性格,用白

    垩在脸颊上纹制了两道藤蔓的刺青。嘴角上一圈淡淡地红色绒毛,稚嫩中带着蓬勃的朝气。

    他身穿着一件黑色紧身皮甲。手中一长一短两柄金色弯刀,不停地借着身法地巧妙和身体上爆发出的黑雾。痹篇

    这些身上长着黑色羽翅的人形生物掷出的短矛,在弯刀磕中矛尖滴溜溜擦出的火花中,这位精是也不时射出一支接着

    一支的羽箭进行反击。

    这位黑暗精灵使用弓箭的手法非常奇妙,他并没有携带普通的精灵短弓,只是在左手手腕上系着一根皮索,皮索

    的另外一端系在左臂腋窝处地一个金属勾搭上,两条腿的膝盖上也栓着一根极有弹性的皮索,这些皮索并没有影响到

    他的活动,他地动作和姿势仍然流畅而迅速。他射箭的方法说出来让人都不信,在腾挪之中,他灵活地抽出背后箭囊

    中的弯曲如蛇形的短箭,通过曲臂扣翻胯等等动作。将蛇形羽箭扣在臂弦扣腿弦上犀利而又刁钻的射向空中的鹰身人

    ,宛如劲弩强弓。

    地上七零八落地躺着二十几具鹰身人的尸体,这些鹰身人的手中还握着一面面圆盾,却仍然都是眉心和咽唯这些

    要害部位中箭,弯曲的蛇形箭身给创口造成了扭曲撕裂的扩展,鲜血脉脉流淌,洇红了地上的火山灰。

    “这种箭法叫做“杯弓蛇影箭法”,据说是暗精是一族独有的高强箭法,以前还是听导师偶尔提及过。”人马箭

    手内德维德双手自然地贴着两胯,灵活的手指轻轻地敲动着自己的弓囊,眼神中有赞许:“这种箭法以身做弓,弓弦

    解下刚好可以塞满一个酒杯,看似简单,其实非常讲究法门,没有专业导师的调教根本就无法练成,这可是传说中解

    放了弓箭手双手的箭法,我也算是有眼福。”

    “光是手臂和膝盖上栓根弓弦,这种协调性就很难解决这个暗精灵的下盘功夫看来不错。”刘震撼也点了点头。

    “要不要先救下这些戈利德再说?”海伦悄悄说道。她看到这些鹰身人虽然掷矛一波就投出不少,可是根本不能

    给这位黑暗精是带来什么伤害,反倒被这位暗精灵一箭一个又射下了两个,不是这些鹰身人体形灵活地盘旋,又有盾

    牌护身,估计还要不止。

    听到老板娘这么说,内德维德马上抽出了长弓,长箭上弦对准了这位暗精灵。

    “黑暗精灵邪恶而残暴,我们先救下这些戈利德也不是不可以。”若尔娜也附和了一句。

    刘震撼只迟疑了一下,鹰身人和黑暗精灵的战半又出现了一个奇怪的转折,空中飞舞的鹰身人见到无可奈何这个

    黑暗精灵,分出了五个人马上飞旋到了旁边,一声声凄厉的尖唳,将掷矛投向了地上蜷缩着的矮小土著,扑哧扑哧的

    闷响声中,矮小的地底土著马上倒下了几十,人群外围有一个抱着幼儿的土著妇女,肩胛上挨了一支短矛,手中抱着

    的襁褓从怀里无力地滑落了下来,一个鹰身人来了个贴地俯冲侧滑。裹着一阵风,一把楸起了地上用兽皮卷包着的襁

    褓,扶摇直上,随手一扔,小小的兽皮襁褓带着婴儿的啼哭声飞上了天堂。

    黑暗精灵被十来个鹰身人死死缠着,一个翻滚躲开掷矛之后,已经发现那个婴儿飞上了天空,脸色大变,丢开了

    右手地弯刀。抽出背后一根蛇皮鞭,足有五米长的长鞭刚好卷住了落向石笋的襁褓,用力一收,把襁褓收到了怀中,

    自己却有点避让不及,一根短矛在耳侧犁过,带得乱发纷纷鲜血淋漓。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比蒙全傻了,怎么这个世界颠倒了过来。比蒙反倒是强盗,邪恶的暗精灵反倒是救苦救难的菩

    萨了?

    “射下鹰身人。我要活的。”刘震撼从马车的车夫位置上“霍”地站起了身,马鞭向前一指。

    熊猫武士们和内德维德马上狂奔了过去。棱枪和羽箭在天空中交织出了一道胡乱的五线谱,鹰身人促不及防。被

    一个个射落尘埃,有几个想逃地也来不及了,内德维德五箭连发,在跑动中一个接着一个射穿了他们的翅膀,雪原无

    面巨兽制作的“巨兽之力腰带”可不是盖的,每一箭射出之后,上面蕴涵着的冰霜之力。一下子会在伤口形成冰冻伤

    害的效果,即使没有这种魔法加成,人马箭手的箭术也保证了他绝对不会失手。

    古德和熊猫武士们全部没有使用棱枪的枪头,而是选择了倒转枪柄掷了过去。就算已经手下留情,从空中十几米

    处跌下地鹰身人还是摔的羽毛纷飞,口吐鲜血,地上地火山灰被砸得扑哧扑哧迷雾一般弥漫着。

    黑暗精灵抱着襁褓,傲然挺立在尘埃弥漫之中,目光冷静而从容。

    潘帅铁塔似的身子杵在这位黑暗精灵地面前,两个人互相凝视着,黑暗精灵一只手握着弯刀,一只手握着蛇鞭,

    怀中抱着那个襁褓。

    刘震撼驱赶着马车吭哧吭哧地晃荡了过来,当看到班尼路武士和猛犸大力士的身材之后,黑暗精灵的眼晴只眨了

    眨,却丝毫没有畏惧的光芒。

    “精灵,放下武器。”古德用大陆通用语夯声夯气地说道。

    “你们又是谁?”黑暗精灵神态非常自然,他所说的话是被地精商人传播到整个世界的爱琴通用语,标堆的可以

    去做播音员。

    “我们是比蒙。”刘震撼勒住了驾辕的两匹多足巨马,对这位黑暗精灵很礼貌地点了点头。

    “北蒙…………”黑暗精灵眼前一亮,大步走向了刘震撼,边走边问道:“那你们是不是来自地表世界的那个比

    蒙?”

    两道迅疾地刀光闪过,两柄金钢长刀射在了黑暗精灵的脚前面,几乎比黑暗精是的身体还要高的长刀地刀刃上游

    弋着凄冷的反光。

    “丢掉你的武器。”肥罗的长发批在了肩上,半侧着身子,手反握在长刀的刀柄上,摆了一个酝酿了很久的极酷

    造型,低吼一声道。

    和正常的握刀姿势不一样的是,肥罗的握刀手法是双手交叉,一柄长刀是正握刀柄,一柄长刀是反握刀柄,这是

    玩刀玩的出类拔萃的刀手一个显著的特征。

    黑暗精灵也是练刀的好手,掂量的出面前这个巨汉的份量,不过他显然并没有照做的意思,一双无所畏惧的目光

    愤怒地迎上了肥罗的眼睛:“只有死去的战士才会松开自己的武器!”

    肥罗心头微微一凛,心里暗暗奇怪,不是说暗精灵是最奸猾狡诈的精灵吗,这是哪儿蹦出的一个愣头青。

    “这货倒有点种,别为难他。”刘震撼嘿嘿一声干笑,潇洒地从马车上一个空心跟斗翻了下来,地上有个坑,差

    点把老刘崴个屁股墩。

    “我日!”刘震撼顿时一张老脸变成了红扑扑的,好在光线不算太明亮,倒也显不出有多尴尬。

    “有种的也不光只有比蒙。”黑暗精灵轻轻地一个微笑,老刘挥手让几位民兵全退到了一边,前前后后地上上下

    下地打量着这个暗精灵,他觉得这位精灵的牙齿很白,那副英俊的脸蛋要是拿去征婚,一定迷倒一大片,虽然是一团

    黑炭,但黑的实在是俊俏。

    一共十六名鹰身人。全部被河马诗人们一手一个揪了过来,大多数鹰身人都摔晕了过去,只有三个抚着胸口大喘

    气,一口一口向外呛着血沬。

    “这不是戈利德族的鹰身人!”歌坦妮的秀美的眉毛竖了起来,怒视着这群长着杂色羽翼的家伙。

    刚刚离地比较远,现在是近距离,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这些家伙身高都有一米七左右,看上去很结实。身体

    上有一层黑色皮肤,黝亮而有光泽,他们的翅膀强健有力,除了羽翅之外,他们的背后还有着两对小一点膜翼,这些

    家伙虽然没有传说中的戈利德族鹰身人的鹰钩鼻,却有着博德族比蒙特有的鸟喙,额头上还有着一对奇怪的短角。一

    双眼睛大而浑浊,综合北蒙上所有的博德族鸟人。还真难找寻到与之匹配的对象。

    “我就说嘛,我们比蒙战士全是天生地勇者。哪有这种连婴儿也要虐杀的败类。”奥尼尔大嘴一咧,晃了晃手中

    的赝品神斧。

    “他们虽然不是鹰身人,可他们还是你们比蒙,他们是鹰牛人!”旁边的黑暗精是有点幸灾乐祸地说道,这个暗

    精灵笑起来的样子就是个胎毛未褪的小屁孩。

    “比蒙之中哪有这个种族?”海伦敦着眉毛问道。

    “是鹰身人和牛头人杂交之后的品种吧?”刘震撼问这位暗精灵。

    “是的,先生。”黑暗精灵“呵呵”笑了。

    “什么?”歌坦妮地脑袋直发蒙,脚步都有点发虚。

    “老实说,我自己也觉得有点毛骨悚然,因为我是瞎猜的。”刘震撼哑然失笑地看着两位仙女龙。黛丝和若尔娜

    同时耸耸肩膀,表示意想不到。

    “异族通婚地后代,这也太荒唐了吧…………”两位权杖祭祀苦笑着摇了摇头……比蒙贵族之中包养异族情妇的

    事情虽然并不鲜见,可是这么明目张胆大规模地异族通婚。在比蒙王国根深蒂固的传统观念着看来,还是委实太震撼

    了。

    “这鹰毛不赖,倒是很丰美。”刘震撼揪住了一个鹰牛人的翅膀,从上面生拉硬拽,楞是拔下了一大把的羽毛,

    拍给了内德维德:“不用愁没上好的雕翎制作羽箭了,这不是现成的吗。”

    “嘎嘎~~这鹰毛倒是不赖~”金刚鹦鹉驮着果果飞过了刘震撼的面前,流里流气地学舌。

    “小畜生今天怎么不讲脏话了?”凝玉,楞了楞。

    “我这两天一直教它用礼貌用语。”小尼姑掩饰不住的有点骄傲,眼睛斜乜了一下刘震撼:“这同时也证明了,

    只要真心地付出,哪怕是顽石也能被感化。”

    “姐姐!”海伦跺了跺脚扭了扭凝玉的胳膊:“你不知道这句话也是句很下流的脏话吗?比蒙之中,“戈利德的

    羽毛”就是骂人的话啊?”

    “鹰毛鹰毛~~鹰毛不赖。”鹦鹉又打着口头锣鼓转了一圈。

    小修女连着听了三遍,终于听出这句话是多么肮脏了。羞的捂住了脸,怎么也不敢抬头了。

    民兵们一阵狂笑,只有菲高和两个海族法师傻忽忽地摸不着头脑。

    “有意思,幸亏当初鹰身人是和牛头人一起下地底地,就算是有后代也只是鹰牛人,倘若当初鹰身人是和道格族

    一起下地底,那他们的杂变后代该叫什么?”刘震撼一阵奸笑。

    “恩,一定得逮一个鹰身人女子嫁给我们的贝拉米,鹰道人……”罗德曼笑得趴在了地上,拼命地揉着肚皮。

    “不正经的东西!”凝玉狠狠地戳了戳老刘的脑袋,又狠狠地白了肥罗一眼,海伦和两位仙女龙早已经笑得抱成

    了一团,只有小修女和歌坦妮尴尬的要命。

    两位绿党僧侣正在治疗着那些被掷矛射伤的地底土著,笑得差点连祷言也吟唱不出了。

    “崔斯特!你还好吧?”老远影影绰绰地狂奔过来几个高大黑影,一边跑一边大喊着,从这种巨大的喉咙就脑拼

    出拥有这种嗓门的主人也同样具有爆炸性的力量。

    “我在这里!邓肯,我没有事!快来看看,我要告诉你一个大发现!”黑暗精灵垫着脚尖,对着狂奔过来的黑影

    高声喊道。

    民兵们一个嬉皮笑脸地互相逗乐着。丝毫没有为这几个闲人的到来而变得正经起来。

    “你叫崔斯特?”古德嘴里嚼着竹片嚼个不停,拍了拍黑暗精灵地肩膀。

    “有什么疑问吗?猛男。”黑暗精灵奇怪地看着这个身材雄壮的象座大山的比蒙壮汉。

    “没什么,我觉得姓崔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古德一边把嘴里的竹片咽了下去,一边又将一块新鲜的竹片丢进

    了嘴里。

    “对!比如说崔蓓茜。”奥尼尔对着潘帅一阵猛竖大拇指,遭到了老板娘海伦一个愤怒的白眼。

    黑暗精灵崔斯特上下打量了一阵这两个北蒙壮汉,照他们俩的屁股一人抡了一脚,立到逃开了,古德和奥尼尔一

    件件哈哈大笑。

    几个远远跑来的黑影也到连了石笋丛林地边缘,黑暗精灵崔斯特马上钻到了他们身后。

    这是五个高大强壮到了极点的牛头人。肌内线条刚硬的就象是用金属雕铸而成,斗头人虽然强壮,但是也很少能

    看见这种身高达到四米的彪形巨汉,这五名牛头人都有着一身罕见的厚厚金色长发,每人肩膀上扰着一根金属图腾柱

    ,图腾柱的直径光看着就知道份量一定不小,他们的脑袋上的牛角不是一般牛头人地半月形,也不是犀牛人的那种弯

    刺。而是螺旋型。

    “羚牛人!是布尔族地金毛羚牛人!”海伦和歌坦妮几乎是同时叫出了声。

    布尔族的构成可以说是比蒙各族中最繁杂地一支,拥有金色毛发的羚牛人在战斗力的排名上。是比犀牛武士还要

    更高一阶的最强布尔战士,不过这已经是一千年前的事情了。如今的布尔族,犀牛武士的数量稀少程度甚至远远高于

    俄靴芬族的巨象武士,金毛羚牛人根本已经灭绝了,现在比蒙布尔族稍微能够编成建制的最强战士是威武雄壮地牦牛

    战士。

    “原来是金环武士。”刘震撼的眼睛一亮。布尔族牛头人拥有一个很特别的习惯,只有公认晕强壮的战士才有资

    格在鼻子上穿上一个金

    环,现在地犀牛人是穿银环,牦牛人是穿铜环,而穿金环的资格,只有已经灭绝的金毛羚牛战士。

    五位羚牛战士显然一下子没有能反应过来。傻忽忽地看着这一大帮形态各异的比蒙武士。

    “看到上位家主,你们的反应难道是如此迟钝吗?”维埃里一声怒吼。

    “你是……彼尔族熊人?”一位鼻子上穿着两只舍环的羚牛武士不敢置信地看着维黑子,结结巴巴地说道。

    “一千年的时间,难道让你们已经忘记了礼貌了吗?”两位彼尔族权杖祭祀也沉声说道。

    “我们比蒙不是被赶出了卡瑞姆多大平原了吗!你们……你们……怎么可能来到地底世界的?”羚牛武士的眼晴

    瞪得就象个铜铃:“地底罡风是那么厉害……”

    “想来就自然能来!我问你。这是怎么一回事?”刘震撼指着地上的鹰牛人问道:“你们身为比蒙的一份子,现

    在怎么也做起这种下九流的勾当了?你们的族长呢?”

    几位羚牛人在这位贵族的目光下顿时有点手足无措了,期期艾艾不知道怎么回答好了。

    “能先请问您一下,您又是谁吗?”暗精灵崔斯特从羚牛人的背后走了出来,问刘震撼。

    “我是比蒙王国翡冷翠领主,李察祭祀。”刘震撼说道。

    “是双龙祭祀。”两位权杖祭祀补充了一句。

    “我已经看到了您的星袍了。”鼻子上挂两个金环的羚牛人俯身致敬:“尊敬的星袍祭祀大人,卑微的布尔族武

    士邓肯向您致意。”

    “回答我的问题,你们现在究竟变成了怎么一回事?这鹰牛人又是怎么一回事?”刘震撼的心底有一种不太妙的

    感觉在悸动着,男人的第六感要么不出现,一旦出现,必煞不会有错。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