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一百七十九章 壮志雄心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7454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9 分钟。
    逃陟主祭想必也是随口那么一说,听到翡冷翠领主真的自称自己拥有接生知识,穆里尼奥大人楞住了,足足凝视了刘震撼半晌,横看竖看也没从这个满脸横肉的匹格身上寻找到一丝与接生有关的东西。\

    “如果不是我的冰凰不想给别人知道,我真不愿意相信你说的话。”逃陟主祭压低了声音说道。

    “大人,你也别太把别人看扁了。”刘震撼哼了哼鼻子:“您拥有孪生凤凰也好,拥有孪生巨龙也好,都和我没什么相干的,我绝对不会,也没那个兴趣去传播这个消息。”

    “那好!我的冰凰现在就在泰穆尔拉雅雪山脚下的一座山洞中,依*寒气暂时保护住胎卵的安全,它撑不了几天了,其实我已经派人去接月之精灵祭司赶过来了,但是你如果真有这个本事,那现在就跟我过去吧。”穆里尼奥大人摘下了胸口的魔宠徽章,非常郑重地问道:“我再多嘴问一句,你究竟是有确切把握还是胡扯?”

    “老实说,我自已并没有多大把握。”老刘实话实说。

    “你……”主祭大人的眉毛一耸,巨大的怒意含而露威。

    “明白告诉你吧,我从一头上千岁的老牛肚子里,搞到了一块牛黄。”刘震撼用手比画了一下大饼的宽度:“知道不知道什么叫“牛黄安宫”?我这上千年的老牛黄,应该多少有点用处的。”

    “安宫牛黄?”穆里尼奥大人咂摸了一下这句话,摇了摇头,问道:“安什么宫?”

    “你说安什么“宫”?能安什么“宫”?”刘震撼假充半吊子老军医:“牛黄安宫,狗宝顺气。这你也不知道啊?”

    “虽然不知道你从哪听说的这些话,不过我开始有点相信你了。”穆里尼奥大人凝视了刘震撼半晌,方才幽幽说道。

    “那是。”刘震撼吐拉一下舌头。嘿嘿笑了。当然得安宫了,把这个蛋在肚子里给憋碎了怎么办,这他娘可是不死鸟,又不是那种难产就会挂掉的龙龟霸下,想从它那掏出一个蛋,不付出怎么能有回报。刘震撼这次倒是没吹布尔,咸水夔牛地肚子里的硝有一块巴掌大小的牛宝,黄澄澄地就象一块黄玛瑙,那头咸水夔牛的年龄少说也有个千把岁了。这种牛宝绝对是绝佳至品了。

    “现在就去吗?”刘震撼问道。

    “我也是着急了,等等吧……等明天我的月精灵祭司来了之后,我让她来帮我判断一下。”穆里尼奥大人揉了揉太阳穴:“冰凰的预产期还差三四个月呢,我发现自己也是有点病急乱投医,着急的太过了,有雪山灵气在。冰凰再撑几天应该没什么问题,等等吧……不能太冲动……”

    “没问题。”刘震撼心想老子可比你关心凤凰蛋多了,你没了这个蛋,最多少造就一个火凤凰骑士或者不死鸟祭祀,我可是少了个血婴,还是圣奇奥级别的。

    “如果这块千年牛宝真的有用,你需要什么作为交换?”穆里尼奥大人果然是个性情中人。一下子切入了老刘的要害,直截了当地提出了交换备件。

    “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刘震撼冷笑了一声,一脸凛然神圣。

    伪装圣人是一种很痛苦的事。尤其对于老刘来说,他本来倒是想让穆里尼奥带着火凤,他带着戒灵革瑞恩,一起去把泰穆尔冰霜巨龙猛K一顿,顺手收个魔宠也不赖。或者屠龙拿宝藏也没问题,但是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这种大事,穆里尼奥同意地可能性不是很大,倒不如甩出一副英雄派头,把那枚凤凰蛋好好计较到手才是正事。

    “其实我们都是一类人,这个道理我只到今天才想明白。”穆里尼奥大人看着刘震撼的眼神明显变了:不得不说,嫉妒的确是最大的原罪。”

    刘震撼扫视了一下四周,看到所有人都分成一堆在饮酒作乐,就他和主祭大人单独呆在一柱红土笋边,老刘摸出了两支雪茄,派给了穆里尼奥大人一支,叫那两个兔美人侍女端过了两张椅子,和逃陟主祭一边一张坐下了。

    “这个道理我以为你这辈子也不一定能想明白的。”刘震撼肚皮里一阵闷笑,丢了一片竹片在嘴里,“喀吱喀吱”嚼的一阵清脆,挥手打发走了两位兔美人,看住了主祭大人说道:“不得不说,如果我站在你地立场上,即使我明白了这个道理,我绝对不会承认,也不愿意承认!”

    “桑干河后浪推前浪,前浪客死在沙滩上,我虽然还没老去,但是每次看到你,我都有种韶华老去的感觉,不得不承认后生可畏,天下英雄何其多也。这些话其实和你在地底魔索布拉达的护城河边时,就差点对你说了。你别把我想的太高尚,我也是个要面子的人,就这么坦白地承认是很难堪的一件事,不是你今天能这么一反常态帮助冰凰,我也绝对不会承认。”穆里尼奥大人把自己的黄金笛子抽了出来,横担在膝盖上,舒舒服服地躺倒在了椅子上:“不过我想告诉你地是,即使我想通并且承认以前对你是嫉妒,某些东西是故意针对你,那也并不代表今后我会改正。”

    “有时候,一位强者进孤寂的,人生短短百年,输就输的坦坦荡荡,赢也当赢地自然潇洒,如果为了躲避一个强劲的对手,不是我的作风。”逃陟主祭转了转手中的长笛,荡开了一圈金色而耀眼的光芒:“你已经够格成为我地对手了。”

    “嘿嘿,我一般要是干不过那个人,我一定选择和他搭伙。”刘震撼忽然有点感动了,这种敞开心胸的感觉顿时让他心中壁壑为之一空,和这位逃陟主祭勾心斗角的日子。实在有点让老刘有点厌倦了。

    虽然其实暗战早已经存在,但是老刘还是喜欢这种明白着将牌摊开的感觉。

    “有那样地人吗?估计除了我之外,还有第二个能让你青眼有加的人吗?”主祭大人淡淡地一笑:“其实你很骄傲。无论你表面上是多么玩世不恭,但强者的骄傲是从骨子里透出来地,这种骄傲已经在你的心底深深地烙上了印记。”

    “我平生最痛恨的人就是藏头缩尾在背后使刀子,表面上却还虚以委蛇的阴险小人。”刘震撼使劲地弹了弹雪茄的烟灰:“爱就是爱,恨就是恨,但是这样真正而又纯粹的男人实在是太少,好在你还是其中一个,否则无论你是多么的强大,我还是永远鄙视你。”

    “我也曾经年青过。也有和你一样想过。”穆里尼奥大人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哈哈大笑:“老了,真的是老了,被你这么一说,现在回头想想自己真地已经不纯粹了,离儿时的英雄梦也越来越远了,虽然在别人的眼中我已经成了一个传奇。”

    “传说中的英雄。比如龙祭祀柯奇士,又比如科摩多战争巨兽祭祀泰森,他们当年的日子是怎么过的?是不是也有着同样地烦恼?”老刘长长地吐出了一口长气,悠悠然地陷入了回想。

    “现实和童话,总有不可调和的矛盾。”穆里尼奥大人呵呵一笑:“海族有一句脍炙人口的谚语………“有鱼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也可以用作我们地表生物身上,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江湖!人和人之间一旦有差别和阶级存在。就一定会有勾心斗角和权利纷争!很多不共戴天的对手,或许在其他人的眼中都是非常杰出地人,他们谦恭、礼貌、勇敢。也都善良而执著,遇到邪恶总能拔剑而起,为正义不吝性命。骑士中勇敢的英雄只会和邪恶的魔王作战,这在现实中不会体现地那么绝对,为了立场。很多品格优秀的人都为了捍卫自己的信念而被更优秀的人踏倒。”

    “真正的瘪三应该是那种人。”刘震撼指着远处地中山沃尔夫加内特伯爵说道。这位加内特伯爵已经醒了,跳蚤虽然被果果烫死了,但是微型金车可烫不坏,想必再去训练一只能拉车的跳蚤也不是难事,所以这位伯爵又开始穿花蝴蝶一样围绕在了几个美女的身边大肆展示自己的才艺了。

    “那种人纯粹就是垃圾中的垃圾,纵然拥有显赫的家世,他也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穆里尼奥大人撇了一眼远处正在说的天毛乱坠的加内特伯爵,嗤之以鼻:“国王陛下如果委派这群的贵族来和你沟通,那么他是在把你推向泰戈族的怀抱。”

    “其实我对成为维安大萨满没有任何的兴趣,穆里尼奥大叔,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吧,你如果把你那棵战争古树转让给我,我倒是可以在祭祀大赛中放水,让你的两位子女一登而上。”刘震撼三句不离本行,贼眉鼠眼地说道……

    “比赛就神圣的,怎么可以放水!”穆里尼奥板起了脸:“如果歌莉妮与歌麦斯堂堂正正输在你的手里,那也是学艺不精,*你放水,他们这一辈子难道就真的是第一了?再说了,沙漠帝国就真的那么好打下来吗?你难道真认为沙漠地区建立新的主神庙板上钉钉了?”

    “王国那么有把握,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刘震撼其实想说的是:*!有老子去,还不是板上钉钉!

    穆里尼奥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沙漠作战可不是平原会战,概念是两样的,去年王国的军队只扫荡了几个游牧部落,连对方的王城在哪里也没有能够找到,王国现在仅凭一点点空中斥候和特殊兵种加入,就做出这么美好的判断是不是太乐观了一点?在去年的战争中,我们的军队没有遭遇敌人的主力,反倒是自己因为干渴和夜间的极度寒冷损失惨重,这些问题解决不了,想取得小胜估计还能凑合,想取得决定性战果。我看有点悬。”

    “那公主呢?我们这么大张旗鼓搞进攻,还能不能话着救回公主?”刘震撼问道。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