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一百八十三章 驿马迫火行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5659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5 分钟。
    那一天,满山的桃花灿烂如霞,一抹抹淡淡红嫣,如同少女的粉腮。w

    雨滴如坠,细如牛毛一般斜斜打在桃花瓣上,润成一品。

    春风似那情人的呼吸,轻轻将雨幕吹成了轻纱罗幛。

    白素青纤弱的身影就站在雾雨蒙蒙的桃花树下,一袭白衣,娇丽的容颜和浸润着雨滴的桃花一样明艳。

    但凡是天敌之间,都有一种血液中与生俱来的仇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蛇鹤恰恰就是这样的一对老冤家。

    那一天,壹条的心中却半点也提不起对天敌的恨意。

    一驮青石,一位清俊少年,一袭冷衫。

    壹条静静地凝视着春雨中淋湿了发环的白素青,静静地看着她那长长的睫毛上缀着的晶莹水珠。

    寒光闪烁的宝剑,娇弱的玉人,二月的春风裁出的一树红霞。

    远处云烟笼罩的如黛青山,有两只燕子衔着春泥,呢喃着低低掠过。

    地上有一只翻着肚皮,牛一样喘着气的大蛤蟆和一头前膝跪倒的七色麋鹿,泥泞中满洒揉碎的桃花。

    白素青和壹条双双站在迷蒙的春雨中,悄悄打量着对方。

    少女的眼睑低垂,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秀丽中带着腼腆,还带着一丝丝的憔悴,这憔悴让她更加楚楚动人。

    壹条尘封千年之久的冰冻表情,在这一刹那,变成了春日里最后的薄冰,悄悄地消失了,悄悄到壹条自己也没有发觉,心底有一种莫名而甜蜜的情愫,像那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绽放的桃花一样,轻轻地在壹条的心房绽开了蓓蕾。

    他们俩仿佛互相看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间。

    眼神每一个交错的刹那,少女吹弹即破的俏脸上都会挂起了一酡淡淡的红晕,含着烟气地大眼睛总是羞涩地偏开一点点。

    少女的眼泪比云霞般灿烂的桃花更醉人,壹条终于品尝到了什么是微醺的岁月。

    他情不自禁地有点窃喜,因为他可以从远处清晰地感觉到。这位娇弱如同桃花的少女,和自己脉搏保持着一致地“砰砰”心跳。

    那一瞬间,壹条的胸口仿佛揣进了一只撞鹿。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肩并肩站到了山顶,对面有两座峰峦跌宕的青山紧紧相连,就像一对依偎在一起的璧人,雾海翻腾,细雨迷离。

    壹条的青衫被风吹的翩翩激荡,雨斜斜地打在他头顶的一簇火红长发上。清癯英俊的脸上是淡淡的满足。

    少女头顶上有一片碧绿地芭蕉叶,被一只有力而可*的大手举的很高,细雨敲蕉,写出了一首名叫沙沙的诗;少女的青葱玉指中紧紧捏着一株紫色的七叶芝草,两个醉人的酒窝带着如花笑靥,挂在了她的嫩腮上,宛如桃花。

    整座南山的“紫芝草”都是壹条地,但少女只取了一株。

    少女的嗓音比黄鹂更婉转,比春雨更温柔。比美酒更醉人。

    她采一株“紫芝草”,为了救一个人,救一个和她住在一起的人。

    一个普通人,一个男人。少女说出这话的时候,悄悄在打量着壹条,目光中有丝丝狡猾。

    壹条的心落入了谷底,面上虽然还在笑,却已讪讪。

    少女这么做也是为了报恩,那位普通到了极点的男人曾经偶然间救过她的命。

    受人点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个朴素的道理世间大多数人不懂或者装作不懂。壹条懂。

    和爱琴大陆一样,丝绸大陆的普通人见到巨型神兽也会惊惶失措。

    不过那位男人并不知道白素青是神兽化身的人形,所以他并不害怕。

    偶然间一次意外,白素青又幻回了蛇形,偏偏无巧不成书般被这个男人看到了,于是这位恩人登时被吓得晕死了过去,此后就如同饮了千日醉一般,虽有气息。却总不见醒。

    白素青只得上南山来,找得一株可以起死还生地“紫芝草”,想救活恩人一命。

    “你难道不知道紫芝草并不是那种传说中的灵葯吗?”壹条发现自己的心里竟有种隐隐地快意。

    “知道。”说到这里,少女的脸上挂着令人心碎的凄婉和酸楚。

    “知道还来?”壹条的眉毛跳了跳:“不知道博浪沙火鹤是怎么对付蛇类神兽的吗?”

    不知道怎么搞地,壹条的眉弓跳的很厉害,整个眼角都在抽搐,他的心里有嫉妒,这种嫉妒让他的心仿佛被一柄钝刀在缓慢地割着,又像燎原的野火在烧。

    好疼。

    “那你为什么不吃了我?”少女的眼睛看向了远处的两座紧紧依偎着的山,有两只蹁跹的玉蝶,从细雨中跌跌撞撞地飞来,收住翅膀停落在了少女白色的纱袖上,那里有沁人心脾的淡淡香味。

    这香味让壹条和蝴蝶一样迷醉。

    壹条觉得面前的牛毛春雨越来越讨厌了,远处的那山也越看越可恶,漫山的桃花更是俗不可耐。

    他拒绝自己不进则退去想那个男人,拒绝自己再嫉妒下去。

    因为他终究是个心地高尚善良的博浪沙火鹤。

    “我那里有几十株野生的‘醒魂草’,治疗惊厥之症有奇效。”

    壹条牵起了少女柔嫩的小手,很用力。

    他真不想再放开,因为掌心中的温润让他迷醉,可是他知道,总归还是要放开的,这感觉让他的鼻子有点酸楚。

    “醒魂草”是老法师当年栽种的一种葯草,当年的葯圃虽然荒废,葯草也大多被鸟雀啄食,惟独“醒魂草”像坚强的狗尾巴草一样,缓慢却连绵地延续着一代又一代,虽然稀少。却始终不曾断种。

    可能是“醒魂草”叶片种籽太过苦涩了吧。壹条心里又开始嫉妒那个男人的好运了,他在恨,为什么“醒魂草”的叶片种籽不是甜地呢?

    “我和他只是兄妹相称。”少女忽然爽朗地笑了起来,银铃般悦耳,她那秋火涟漪般的醉人眼波还在偷偷打量壹条。只不过已经带上了几分俏皮。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