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二百一十六章 血腥真相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6499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7 分钟。
    “抱歉,教宗霓下,我无意干涉神庙的内部事务,我只是觉得,如此年轻而富有才华的祭祀,就这么轻易地处死,实在是太可惜了,

    我们撇开普拉蒂尼的后人是否真的已经将“淫秽战歌”改良过这件事不说,但是如果真的象茜茜所言,那“简爱战歌”的作用,对王国来

    说也是很重要的。Ww \\”国王陛下苦笑了一下,对教宗布拉特霓下说道:“撇开上的疑点,我们就从现实出发吧,普拉蒂尼当年号称是祭

    祀神话,三百多年了,他的后人单纯依*自家的血脉,就延续着祭祀的法统,这是什么样的天才?对于这样的天才祭祀血脉,我们是不是

    能多保留一点是一点呢?”

    “陛下!难道您完全不在乎‘淫亵战歌’给比蒙可能带来的巨大危害吗?”教宗霓下愤怒了:“即使普拉蒂尼的后人改良过了‘淫亵

    战歌’,神庙也绝对禁止传播这种战歌!”

    “三百二十四年了。”国王陛下扳着指头说道:“穆里尼奥大人刚刚说的很对,要危害,普拉蒂尼的后人早就危害了。”

    “睿智的决定。”刘震撼赞叹地竖竖大拇指,这里只有两个敢于直面真相,有质疑精神的真男人,虽然和自己有仇隙,但也不能

    抹杀刘震撼对他们的欣赏。

    其实现在需要不需要茜茜的作证明已经不重要了,刘震撼已经知道这首‘淫亵战歌’肯定不是想像中这么简单,数千岁高龄的维安大

    萨满齐丹大人是一本活字典,他肯定知道当年的真相,有关于淫亵战歌和普拉蒂尼的一切一切,他一直没开口说话,就意味着里面肯定有

    名堂。

    “别忘了今晚的证明。我尊敬的李察冕下!”沃尔夫大昆丁老雷德克纳普带着灿烂地微笑看住了刘震撼。

    “教宗霓下,我们唯一的要求就是留下这位茜茜小姐的性命,至于更改法典。谁都知道那是根本不可能地!”海伦看了一眼沃尔夫长

    老,又看住了教宗霓下,目光诚恳地说道:“一个拥有三胞胎的祭祀是多么的罕见啊!难道您就不能因为这个原因而做一下策略上的调整

    吗?毕竟一个生命是多么的可贵!”

    “那怎么行!矣谒就是矣谒!”沃尔夫昆丁老雷德克纳普在旁冷笑一声:“唯一解除矣谒身份的办法就是要证明自己所言非虚!”

    “松开她吧,李察冕下刚刚不是已经答应了吗。”国王陛下对两位内廷武士挥了挥手。

    两位内廷武士终于松开了架着已经半天地茜茜。

    “请允许我先告退了。”刘震撼对两位上位者抚胸致意,给茉儿和海伦抛了一个眼色,马上带着茜茜回到了副看台上的包厢。

    崔蓓茜导师和几位东北神庙的祭祀正在热烈地讨论着。看到刘震撼怒气冲冲地带着那位拥有三胞胎魔宠的民间祭祀走了进来,全都愣

    了一愣。

    “李察,你怎么有点不高兴?对了,我们刚刚还一直在奇怪呢,茉儿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实力了?”美女蛇导师揽住了刘震撼的胳

    膊笑呵呵地问道:“怎么从没听你提及过?拥有魔法的祭祀是件多大的事啊!这也是机密啊,你怎么能公然亮相呢?”

    “机密?也只有在比蒙王国才是机密。”刘震撼嗤之以鼻:“茉儿早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在多洛特击败教廷的龙骑士加茜娅了,这消

    息至今没传回来,只能说沙巴克消息闭塞。”

    “什么?”崔蓓茜导师和几位东北祭祀差点没晕过去:“这事你怎么不早说!我必须要报告维安大萨满齐丹大人去!”

    “随便你。”刘震撼无所谓地撇了撇嘴。

    崔蓓茜奇怪地看了刘震撼一眼,但还是起身。拉开了包厢门,迎面刚好撞见一位湾鳄武士准备进来,美女蛇导师愣住了,她有点奇怪

    ,这种宫廷礼仪武士怎么会到东北行省地包厢来的。

    “李察冕下!”湾鳄武士进门之后,对刘震撼“啪”地就是一个立正,恭敬地说道:“陛下替您单独安排了一个新的包厢。请你跟我

    过去好吗!”

    刘震撼和海伦互相对视了一眼,抱起了正在和二少三少疯跑着的果果,对四周的追随者们勾勾指头,跟着湾鳄武士鱼贯出了包厢,只

    甩下了崔蓓茜和几位祭祀们在犯傻。

    新的包厢比东北行省的包厢地位置更高一点。金丝楠木的巨大门框也显示着无与伦比的气派,地上铺着逃陟绒地毯,一看包厢门口的

    宫廷灯饰以及莱茵族徽章,刘震撼估计这个包厢是给亲王以下级别的王族成员设置地看台包厢。

    一推开大门,这种猜测变成了现实。整个大包厢长约一百公尺,分成三个大台阶坡度,每个坡度都有视野宽阔的看台,竞技场中央的

    祭祀比赛一目了然,用逃陟绒帘幕和屏风形成了上上下下三个半封闭的空间,包厢最*上一层还有几位垂手而立的猫人侍女,以及一个巨

    大地酒柜,四周沙龙式真皮看座上铺着华贵的兽皮,秩序安排的错落有致,最里头还有一个封闭的包间,看来是用作小憩的。

    民兵们怪叫着冲向了酒柜,肥罗则一个鱼跃,躺向了那种沙龙式的真皮看座,一声巨大的“喀吧”声中,枣木雕就的真皮看座被身高

    体重的肥罗压成了一摊木片,菲高弯着腰从门外进来,刚好看到这一幕,笑的一抬头,猛地磕在门框上,震的金丝楠的门沿上一阵“漱漱”落灰。

    “冕下,您还算满意吧?”湾鳄武士恭敬地问刘震撼。

    “非常感谢陛下的盛情。”刘震撼在等这位湾鳄武士说出后面那半截话。

    “国王陛下会在半个钟头以后,亲自来接见您,并且会亲自替您和海伦岚下授勋,穆里尼奥主祭大人前段时间替您和海伦岚下申请的

    ‘战神骑士勋章’,国王陛下已经同意了。请两位稍等。”湾鳄武士再次一个立正,对几位猫人侍女侧了侧头,带着她们一起退出了包厢。又无声无息地掩上了大门。

    “别闹了!”刘震撼拍拍手,对四周嘻嘻哈哈的民兵们说道:“这一次我们有大麻烦了!老板我捅娄子了!”

    “什么娄子?”几个民兵头头马上扔掉了手中的琉璃酒杯,脸色绷紧了。

    “我得罪了沃尔夫,得罪了王子,现在又得罪了教宗。”刘震撼的脸上再也笑不出来了:“我把能得罪地全得罪了。”

    “这算什么娄子。”几位民兵头头白了老板一眼。

    “我…………”刘震撼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话出口,重重地叹了口气。民兵们一个奇怪地看着自己的老板。

    “这样,你们马上给我全部去下面那一层用屏风隔断的包厢里休息,这里我要和国王陛下谈点事情,该留下地留下,其他人全部离开。”刘震撼就像吆喝猡莎兽一样,对翡冷翠的一票下属挥着手说道:“快点快点,想喝酒的把酒桶一起搬走!他妈的,我现在烦都烦死了!”

    民兵们还没来得及起身,包厢大门就被推开了,逃陟主祭穆里尼奥大人带着自己的一对子女和崔蓓茜导师一起走了进来。刘震撼示意

    民兵们赶紧下去,自己和海伦迎上了逃陟主祭,歌坦妮惊喜地和自己的弟弟妹妹紧紧拥抱到了一起。

    “两位导师,请坐。”刘震撼用脚踢飞了那一地被肥罗压出来地木头碎片,让邓肯搬过了几张真皮看座和一张茶几,和两位导师面对

    面坐下了。

    “你也坐。”海伦按着茜茜的肩膀,把局促不安的茜茜也推进了真皮看座。

    “这次来。我没有别的什么意思,只是提醒你自己小心。”逃陟主祭也没什么好避讳的,一开口就语出惊人:“如果今天的你只是一

    个低阶祭祀晋级的神曲萨满,我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你的下场真的不好说!”

    “我做事从不想后果。都是做完了后悔。”刘震撼哈哈一笑:“普拉蒂尼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能告诉我真相么?我的导师。”

    “这件事你应该去问齐丹大人。”逃陟主祭看了一眼茜茜,叹了口气:“哎…………其实说起来原先的契克因一族也属于我们博德族

    ,真是…………”

    “不能说吗?”刘震撼转身问茜茜道:“你既然是满腔的委屈,那不妨讲给我听听以前的内幕。”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