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二百一十七章 国王的眼光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8419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22 分钟。
    弱水三千,别人是取一瓢饮,我向来是一口干——老刘说。全\本说//网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

    这是国王陛下召见刘震撼时说出的第一句话。

    无疑,国王格雷克.萨尔陛下是一个极其守时的君王,湾鳄武士通报刘震撼就曾明言,国王会在半个钟头之后单独接见神曲萨满冕下,

    位于竞技场中央的日晷上的阴影恰好斜过了一个刻度之后,国王陛下准时推开了包厢的大门。

    国王陛下让四位随侍身边的特拉维夫狂战士退出了包厢,也举手制止了包厢里的几个比蒙起身准备行礼的动作,一屁股坐到了刘震撼

    对面。

    老刘光着胳膊,大敞着豪猪皮的萨满袍,露着半身虬结的肌肉,手里捏着一只琉璃酒杯,杯中滟红的葡萄酒刚被他一口抽干,酒汁沾

    满了他的络腮胡子,红的就象血。

    国王陛下居然连通报也没有通报,就直接推门进来了,这让包厢里的所有比蒙都有点措手不及,熟悉礼仪的海伦也一时之间有点手足

    无措,果果带着二少跟三少正鬼头鬼脑的趴在大酒柜上,把一支支琉璃酒杯往自己的肚兜里塞,他们是唯一没有被突然出现的国王给吓到

    的。

    小鹦鹉从昨天起就生病了,懒洋洋地窝在贞德的怀里,勉强翻了翻眼皮看了一眼推门进来的国王,钩嘴刚张开就被小修女贞德捏住了。

    “全部退下。”刘震撼对四周的侍卫跟侍女挥了挥手。

    “这是你和海伦应得的“战神骑士勋章”,前往海加尔圣山的道路由你们打通了,这种功勋配的上这枚勋章。”国王陛下将一只锦盒

    放在了茶几上,掀开了盒盖,铺着红色火狐皮垫子地卡座上。躺着两枚挂着银链地钻石型的金质勋章。这枚勋章凸雕着比蒙巨兽的形象。

    “陛下,这是我们应该做地。”刘震撼假惺惺地说道。比蒙的“战神骑士勋章”只颁布功勋卓著的勇士。这是逃陟主祭以前承诺过刘

    震撼地,不过刘震撼自己已经差不多忘了。他自己已经有一枚“南十字勋章”和一枚“云麾勋章”拿不拿其他的勋章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

    意义,他骗小妞从来不需要象王子那样挂勋章。

    “关于翡冷翠的抗击外侮的传奇战斗,我接到通知时已经迟了,神庙将你的消息封锁的很彻底,出于避嫌,我们没有主动接洽李察冕

    下,希望你能见晾。”国王陛下示意还站着的海伦坐下来:“如果不是福克斯和我还算有点交情。或许今天你们俩出现时,我还根本不知

    道你们俩来自于什么地方。”

    “陛下日理万机,认识不认识我们没有什么太大地关系。”海伦很圆滑地说道。

    刘震撼则是笑了一笑,什么也没说。翡冷翠太偏僻了,地处桑干河南岸,四周也没有其他贵族的采邑,如果不是打了保卫战之后刻意

    的宣传,以国王的尊贵。显然没有半点可能会知道一个小小男爵地偏远封地。

    “翡冷翠的防卫措施还是很严密的,我曾经秘密“飞鹰传书”给东北行省的一些皇家密探,让他们去接近一下翡冷翠,不过在几十里

    外都被数十头獒犬给赶跑了。”国王陛下淡淡一笑,很欣慰的样子。

    “我在人类地多洛特公国遭遇过数次不成气候的刺杀,曾经有一位刺客通过掘地道的方式,一直进入到了我所居住的驿馆,驿馆的步

    阁走廊是用木头搭建的,刺客就呆在那层木板下面准备偷袭我。”刘震撼呵呵一笑:“当时我手下有一批来自东方的比蒙武士,他们其中

    一位隔着木版用长枪贯穿了这位刺客的脑袋,这个刺客是一个高段的盗贼,但他忘记了一件事,阴暗的木板夹层里躲藏着不少蚊子,是那

    一阵阵轻微的鸣叫声断送了他的性命——外界的东西永远无法融入原来的环境,我的陛下,翡冷翠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会让任何一个外

    人接触到核心机密的。”

    “也就是说,你除了已经展现出来的实力之外,还有暗藏着的实力是不是?”国王陛下狡猾地点了点头:“这一点,你倒是和你的导

    师穆里尼奥大人很象。”

    “您也知道穆里尼奥大人的实力非同凡响?”刘震撼一阵惊讶,不过随即他就意识到自己这句话说的有多蠢,逃陟主祭表面上的实力

    的确很强大了,但是他潜在的实力,绝对不可能被人知道,就算是刘震撼,也只认为自己略微接触到了一点点内幕罢了,他认为国王陛下

    十有**也是在套话。

    “这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国王陛下不开口则罢了,一开口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比蒙王国自从芒克族跟华伦泊尔族叛变,被迫

    退却到多瑙大荒原以来,我们的王国之中,关于“独立”这个词就不再是一个新鲜的词汇了,有很大的迹象表明,神秘消失的美杜莎一族

    ,十有**是脱离了王国,自己选择了单独发展,虫族比蒙已经所剩寥寥,自然不可能有这个想法。但是鸟族比蒙有没有这个想法就不得

    而知了,毕竟海加尔战役时代,我们兽族比蒙的确保持了实力,而博德族的损失则太惨重了,我虽然是兽族比蒙,但我也要说一句公道话

    ,承认这个事实。”

    一旁的歌坦妮脸色突然变成了煞白,国王陛下这么说,摆明了说斯迈一族想独立了。

    不但是歌坦妮,就算是海伦和刘震撼,也一下子有点懵了,他们俩做梦也想不到国王陛下是这么的直接——但是,告诉他们俩这件事

    ,国王陛下又是什么意思呢?

    “瞧你们的样子,这么一点小小的内情也承受不了,那还自称什么天才祭祀!”国王陛下佝偻的背一下挺直了。眯缝着的瞳仁中闪烁

    着一股咄咄逼人的雄性味道。这目光就象是一头山巅的雄师,在轻风的吹拂下。睁开了自己惺忪地睡眼打量着山下草原上欢弛着地黄羊。

    “陛下,你给出的消息实在是有点震撼,这些内幕没有给我们知道的必要。”老刘苦笑道。再这位国王陛下的面前,刘震撼就觉得和

    安度兰长老相处的感觉差不多,他始终能掌握着和你谈话的节奏,引导着你的思绪,而他则永远象一个猜不透的谜。

    “没什么,你们俩的实力已经有这个资格知道这一切了,事实上,这些东西也不能算是什么核心机密。在你们眼里是机密,在我们六

    大贵族的最高层,这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大秘闻。博德族领主一向积弱,多年前斯迈一族将契克因一族和禽人比蒙全部赶出博德族。已经证

    明了这一点!何塞这样的天才是不世出的,几千年乃至上万年才会有一个,如果每届斯迈领主有他一半的本事,现在地比蒙王国最有话语

    权的就应该是逃陟比蒙了,他的实力我们大家都知道。我们没有这个想法,我倒会鄙视他了。”国王陛下用手中的黄金权杖轻轻敲了敲宽

    厚地手掌,眼神掠向了一旁的歌坦妮:“小妮妮,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年轻时代的我,全比蒙王国我看得入眼的比蒙只有你的父亲何

    塞.穆里尼奥一个人,在没有踏上王位之前,我还和你父亲打过一我们俩一个从南,一个从北,一起去人类国度走了一遭。”

    歌坦妮支吾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刘震撼和海伦也觉得自己实在没话说了,没想到穆里尼奥大人年轻时代地游历人类世界,原来是因为和国王陛下的赌约,好像这位国

    王陛下也够猛的,直接就从泰穆拉雅雪山爬过去了。

    “现在我脑拼得入眼的,又增加了一个,就是你。”国王陛下的眼睛看住了刘震撼,一字一句地说道。

    “我在东北神庙的外号是败家子,好多人把我当白痴呢。”看到国王这么捧高自己,刘震撼倒是挺不好意思的,有点忸怩。

    “就算你是一个真正的白痴,只要接受过祭祀的智慧启蒙,如果还有把你当白痴看,那他才是不折不扣的白痴。”国王陛下敲了敲自

    己的脑袋:“这也难怪,这个世界上总是庸人比较多,象我这样的聪明人少之又少。”

    明明是一句涸岂妄的话,但是国王陛下说起来,却是那么的贴切,刘震撼开始觉得茉儿的话很有道理了,在短短的这几句交谈之后,

    他现在哪里还敢因为国王陛下的相貌比较普通而萌生一丝一毫的轻视。

    “感谢您的夸奖。”刘震撼被这一夸,也有点飘飘然了。

    “不过李察你和何塞的情况又不一样。”格雷克.萨尔陛下淡淡一笑:“斯迈族虽然是世袭贵族,但并非实权派,逃陟并不是强力种族

    ,现在的他能做的只有尽力在采邑内营造出唯我独尊,令行禁止的氛围,形成一个自治领。我个人不反对这样的做法,事实上很多大贵族

    也是这么做的,只是没有人象何塞那样看不惯现在比蒙中的一些陋习,一心想公开独立罢了,何塞年青时有过一些你们不知道的痛苦经历

    ,你们看到他的追随者没有?里面没有一个比蒙武士!我和何塞并不是认识一天两天了,我知道他是一个有原则的比蒙。他虽然心里有怨

    恨,但是绝对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和国家闹翻,在比蒙遇到危难时,我坚信,他绝对会是第一个站出来的比蒙!而你的情况就不大一样了

    ,听说你和我儿子打架时,你的追随者甚至穿着的是皇冠荆棘战甲,这就不得不让我警觉了。”

    刘震撼皱着眉头,转着手中的琉璃杯一言不发,他实在搞不明白,国王陛下是什么意思,干嘛拿穆里尼奥来说事呢?老逃陟年青时有

    过什么刺激?

    “李察,我们王国从古到今,从政权制度上一直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缺陷,那就是贵族募兵制度。倘若一位贵族拥有大量的金钱和崇高

    的地位。那么这位贵族可以在他的领地内无穷无尽的募兵,理论上来看,只要有足够多的钱,组建一支超过国家正规军地私人部队是完成

    可能地。”国王陛下轻蔑地笑了笑:“芒克族,也就是人类。他们虽然脱离了比蒙已经长达千年,可是他们现行的一切制度其实还是脱胎

    于我们比蒙,无论是权贵们地勾心斗角,还是阶层制度,都几乎没什么两样,不可否认,他们也有改进,自从集中了君权。人类可以高效

    地推行政策,这点是我们比蒙最大的弊病,比蒙的君权虽然是最高,但是长老院和神庙的制肘。让君权被荚普了很大一部分的权利,至于

    十年之试,这纯粹就是个鸡肋的政策,看似公平而又名主,其实最是白痴。用武力和智慧共同竞争王位,这和治国有什么关系?武技好,

    头脑聪明,治理国家就一定能行?就算是行,仅仅十年时间能留给一位君王什么作为?”

    “我同意你的看法。”刘震撼点了点头,为期十年的国王任期其实最胡扯了,现在的比蒙王国,各大家族之间为什么拥有那么大的权

    势,关键还是因为国王换届频繁留下的空子,格雷克.萨尔陛下已经担任国王二十几年了,这种情况还算好点,换到以前,简直不可想象。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