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二百二十三章 赖皮武术家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11120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28 分钟。
    “好一个硬度惊人的大手印!”七彩龙伊布一边哈哈大笑,一边抖动着脚尖在地上轻轻活动着腕部,他的靴子已经完全踢成了碎布,

    闪着金属光泽的古铜色肌肤上有着若干的轻微凹陷和紫色斑痕。// Ww //

    逃陟主祭的双臂自然垂下,虽然已经竭力控制,但是每个人都可以看到他的双手在微微颤动着,胳膊上纹着金线的袖子因为剧烈的碰

    撞已经成了破烂不堪的布条,毛孔中泌出的血珠布满青斑累累的胳膊,悬在汗毛上泫然欲滴。

    “操你奶奶!”刘震撼“登登登”从擂台下蹿了上来,指着七彩龙的鼻子就破口大骂:“易卜拉西莫维奇!有种别用你的什么磁控双

    极,你把我赶走算是这么一回事?”

    “龙族虽然骄傲,可并不代表我们白痴。”七彩龙伊布哈哈大笑:“一次对付一个,总比一次对付两个要好吧?你是不是以为七彩龙

    的战斗天才之美誉是吟游诗人们编着玩的?”

    “你这货倒是个聪明的龙。”刘震撼一阵愕然,自己也笑了。

    “现在你们俩可以一起上了。”七彩龙伊布带着一种戏谑的表情看着穆里尼奥:“您还能再战吗?尊敬的火凤凰祭祀?”

    穆里尼奥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默默地走到角落,从火盆支架上取下了一根烧了半截焦的木头桩子。

    “老穆导师,这玩意可砸不死一头龙。”刘震撼看着逃陟主祭血淋淋的胳膊,心里有点不忍。

    穆里尼奥什么话也没说,抬头看住了洋洋得意的七彩龙,这道目光中蕴涵着的凌厉让七彩龙的笑容顷刻间僵固了,逃陟主祭左手抬起

    那根半焦的木桩,右掌斜削而过,“喀嚓”一声脆响。一截整齐的木茬在空中翻滚了两个圈,“咕咚”一声落在了地上。

    两簇火焰,各自从被逃陟主祭的手刀削断地两个木桩截面上蹿出了,这是纯粹*高速摩擦而生出的火焰。此时已经是深夜,竞技场的

    火炬虽然明亮,仍然无法掩盖住这两簇微小却蓬勃的火苗。

    “燃木大手印!”七彩龙伊布挑了挑自己地眉毛,笑了。

    “你说我还有没有一战之力?”穆里尼奥撕开了自己破烂的袖子,把手臂渗出的血珠抹去了。

    擂台周围还没有拔去的一根铁桩被七彩龙单手一招,吸到了面前,伊布一个后空翻,双腿象一柄张开的巨剪,抹出了一道金属弧光,

    这根铁桩在这道弧光地面前,炸出一蓬火星之后,被整齐地截成了两半,和七彩龙伊布同时落地,叮叮有声。

    “耍猴呢?谁会傻站着让你踢?”刘震撼不屑一顾地濞了把鼻涕,脏不拉兮的手指顺手拍了拍穆里尼奥:“对不对,导师?”

    “这是“燕尾剪”。”穆里尼奥白了刘震撼一眼。

    “照搞不误!”刘震撼恶狠狠地说道。

    “那就接着来!”七彩龙伊布勾了勾手指头,一阵呵呵微笑:“如果击败两大比蒙天王祭祀,我以后也可以在袖口上刺上比蒙巨兽的

    标志了,我决定是一金一银。”

    “妈的!你做梦呢!让我来。”刘震撼伸手拦住了穆里尼奥,抱住胳膊看住了七彩龙伊布:“你可别再玩那招磁力排斥!是男人就一

    拳一脚拼一把!”

    “没问题!”七彩龙伊布诡异地一笑,双臂微微一抖。顿时一股强大的吸力扯动着刘震撼的秘银胳膊,直奔伊布的身前而来。

    “磁双极龙肤”除了排斥之外,还有吸引!

    与此同时,七彩龙伊布的重型鞭腿划过一道弧圈,以间不容闪的速度扫向了自己的身前。穆里尼奥地脸色一变,想驰援已经来不及了

    ,匹格领主地身躯就象被一匹屁眼里塞了木桩的野马拉住的破车,在地上跌跌撞撞地被一股神秘吸引力拖拽着,以一种等待挨踹的狼狈姿

    态,飞奔摆开架势准备狂抡的七彩龙。

    好多比蒙女子已经蒙住了眼睛不敢再看了。

    七彩龙地先天优势是如此之多,真是让看台上的比蒙们一阵委屈加丧气,不过这没有所谓的不公平,这就和有的女人是太平公主,有

    人是泰穆尔拉雅一样,这是天生的本钱。

    七彩龙伊布以灿烂的微笑扫出了自己的重腿,不过让他失望了,重腿只扫飞了一只秘银胳膊,紧随其后的一腿却落了个空,原本应该

    踹中面门的一记戳脚却只踹中了空气。

    七彩龙千不该,万不该,把这个李察也当成了热血笨蛋。

    如果伊布稍微注意一下就能发觉到,刘震撼刚刚的胳膊抱在了胸口,一直是曲着的,可惜他没有发现这个小细节,被磁性吸引力快要

    拉近七彩龙的一瞬间,老刘的左臂突然平伸了,已经被卸开了卡簧机钮的秘银胳膊就象撞城锤一样飙向了七彩龙的重腿,而脱离了秘银胳

    膊的刘震撼此时却来了个就地翻滚,痹篇了伊布掠空而过的第二记连环腿。

    虽然姿势上有点不雅观,可是刘震撼一把抓住了七彩龙的裤裆,将伊布的整个身子都拔了起来,一声虎吼,七彩龙的身子就象是一块

    从逃邙将的陨石,“碰通”在地面上惯出一声巨响,震得整个金冠擂台都是一阵巨颤和“吱吱嘎嘎”的闷响。

    石块炸飞中,岩石地面上多出了一个人坑,碎裂的石板个泥土杂乱无章地支架在坑的边缘。

    七彩龙果然好体魄,挨了刘震撼这么一摔,大概就是个云霄巨人也得揉着腰杆喊一声“日你妈真疼啊!”,伊布却象是没事人一样迅

    速地作出了反应,人还在地上,双腿一圈就扫出一篷碎裂的石板碎片兜头贯脑砸向了刘震撼,紧跟着七彩龙就从人型坑里蹦了出来。

    给碎石打中也不是刘大官人了。这个以纹身增加自身护盾的血系圣奇奥又岂是浪得虚名,这些乱七八糟地石头和泥土被一群灿烂的纹

    身护盾悉数挡开,两种不同的力量碰撞在一起,碎石成了倒霉鬼。有的当场撞成粉末,有地被弹的漫天横舞,连二十五米高的看台上都不

    能幸免。

    距离实在是太近了一点。七彩龙伊布刚刚跳出人坑,又入火坑。高高跃起的身体还在空中,双腿还没来得及扭身踹出,一记势大力沉

    的重拳一起砸在了他地眉弓上,伊布想挡,可怎么也挡不住,连自己的手掌一起被打在眼眶上,就算是钢铁的眼皮也架不住刘震撼的拳头

    ,七彩龙伊布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已经倒飞而出了。

    这还不算完,刘震撼比伊布移动的还要快速。七彩龙的确已经够表现出色了。他在空中借势灵活地扭腰,做出了一个倒空翻,“燕尾

    剪”架势还没摆出,一只由上而下的劈挂腿已经象苍蝇拂子般拍在他的腿上,把七彩龙呈一个倒八叉重重扇落——刘震撼的腿也很厉害!

    再没有机会了。刘震撼一个前扑,抱住了伊布的身体,在地上两个翻滚之后,七彩龙地整个身体已经被死死摁住了。

    刘震撼的断臂是齐肘断的,现在已经长出了一乍长的肉茬。刚好穿过了伊布的左腋,反背住了他地脖子,另外一只强而有力的右手从

    伊布的右腋下穿过,勾住了伊布的脖子。

    伊布在拼命挣扎,他的身体虽然是金属般坚硬,不过力量地强弱与否,显然并不和金属般的身体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七彩龙的力量之

    大,果然不是盖的,不过刘震撼的“龙象之力”已经经过了二度增辐,整整四重“龙象之力”已经不是七彩龙能媲美的了。

    刘震撼当年在前线时是重点培养的捕俘手,如果以这么大的物理力量外加反关节捕俘技术还控制不住一位七彩龙,只怕他自己也会买

    块奶酪一头撞死——反关节技术可以让一位弱女子制住一位大汉,又怎么可能在优越条件下制不服一位七彩龙?

    刘震撼骑坐在七彩龙伊布的背上,牢牢地扳住了伊布的脖子向后仰,即使是全金属结构的七彩龙身体,也在这股力量下被弯成了一道

    拱桥,七彩龙的两只胳膊被锁死了腋下,只能茫然地在面前挥舞着,双脚在地面上把石板踢出了一道又一道沟壑,他的双腿不停往背上抡

    ,却怎么也踢不中任何的东西,因为他的膝盖已经成了支撑点了。

    “别在动了!”刘震撼把伊布的脖子扭转了一个方向,强壮的胳膊勒得七彩龙不得不配合他的动作,这力量实在是太大了。

    “你的脖子太细了!我很谦虚地告诉你,象你脖子这么粗细的铁棒,我就算是折不断,拧成麻绳还是办得到的。”刘震撼的笑声充满

    了得意,七彩龙还在不甘心地挣扎着,但是一切显得有点徒劳。

    “哪有你这样的武技!”七彩龙伊布快气疯了,他觉得自己空有一身力量,却怎么也使用不到点子上,在腋下穿过的两只胳膊,让他

    金属般坚硬的身体没有半点用武之地,完全被锁死了。

    “妈你是白痴啊?”刘震撼凑在七彩龙的耳朵边说道:“我拿把粪叉捅死你就不是屠龙了?”

    “快住手!”仙女龙伦娜的声音在空中冷冷响起了:“你居然使用魔法护盾?刚刚的规则是怎么说的?明明不许使用魔法的!不想被

    元素反噬而死,就快停止你那愚蠢的行为!”

    “又来一个白痴,没看到我的护盾是纹身型的吗?你们有龙肤护体,凭什么我就没有天然护盾?”刘震撼怒骂道。

    “你才是白痴!比蒙又不是魔兽!哪来天然魔法护盾的皮肤?”仙女龙伦娜愤然一笑,刚准备出手点死这个蛮横的比蒙祭祀,一支火

    焰冰芒暴闪着的羽箭擦过了她那白皙的脸颊,锐利的箭风带出了一阵阵的音爆,把伦娜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仙女龙慢慢地转头,他发现看台上有一位脊背有点佝偻,面相有点苍老的豪斯箭手,正骑着一头三米高,体型无比硕大的癞蛤蟆背上

    ,单手持弓。

    一头黑色的帅猫就在他的身旁,上面有一位英俊的暗夜精灵,月光让他蒙上了一层淡淡的华光。

    癞蛤蟆“呱呱”狂叫了几声,似乎对一位仙女龙盯着它看感到了愉快,红彤彤的眼睛鼓起了老高。

    “我的箭,永远为钉住准备施法的手而射出,尊敬的仙女龙,别逼我出手。”内德维德刷地展开了一面密密麻麻的箭枝组成的扇子,

    惬意地扇着凉风。

    看台上所有的比蒙也都扭头看住了人马箭手。

    “这张短弓的拉力是两马力,射程一千码。”内德维德用力抖了抖手中用夸克多水银、羽焰火蛇魔晶和夔牛筋制成的萨拉斯火焰短弓。

    伦娜的心拨凉拨凉的,她清楚地知道比蒙之中,只有什么样的神箭手敢于做出这样的举动。

    普通的神箭哲琴是不会这么猖狂的,神箭手的箭镞要永远指着自己的敌人才能放心,只有最自信的比蒙神箭哲琴才会以近乎挑衅的方

    式,将箭和弦分离。

    因为他们是用一千磅以上级别超级强弓的快箭手,一百码内,他们喜欢和别人比试比试谁的出手速度更快,这是他们的谦卑之处,真

    要让他们先指着你的脑袋,你就完了。

    据说,你如果同时和擅长强弓的神箭哲琴一起出手,他们的箭射在你的脑门上,你的手臂才刚刚扬起。

    对于这样的箭手,距离已经不在是障碍和限制,即使被近战型武士贴身,他们也不再是任人宰割的鱼腩,而是自由行走在阳光和阴影

    中的死神代言人,这样的比蒙箭手有个龙族听了也心颤的好听名字——“暗影猎手”。

    龙族有龙族的骄傲,这种固执同样根深蒂固。

    就当仙女龙伦娜银牙一咬,心一横准备拼死博一把的时候,刘震撼放开了被制住的七彩龙伊布。

    看在是意气之争的份上,刘震撼也不想闹出命案,毕竟辰星龙城和彩虹龙城可不止这一对七彩龙和仙女龙。

    七彩龙伊布目光阴鸷地瞪着刘震撼,胸口剧烈起伏,显然极度不甘心和不服气。

    “我万万没有想到,一位比蒙居然会公然地违反规则!”七彩龙伊布的表情是强装出来的无所谓,显然,伊布对于自己一脚扫出的石

    头渣子非常有信心,他的表情透露着一个再明白不过的信息——不是你的护盾挡住了我扫出的碎石,我又怎么可能输给你!

    战败对于一位七彩龙来说委实太难接受了一点,尤其还是使用自己最拿手的绝技。这种情况下的战败简直是不可原谅的,所以伊布必

    须要给自己先编织出一个理由,抚慰一下百感交集的复杂心情。

    “别再拿我的魔法护盾说事!我的护盾是跟着隐形纹身走的,无须激发,其实刚刚护盾一直就在,是你们自己没看到罢了!”刘震撼

    怒容满面地一把将豪猪皮萨满袍扯开,露出了壮实的胸肌和因为血脉贲张而血色森然的龙形纹身,在黢黑夜色和浓密的胸毛掩映下,这只

    五爪血龙如同草窠里藏着的一条血鳞怪蟒。

    七彩龙和仙女龙从他身体外侧地魔法护盾中找到了那条张牙舞爪的苍龙。

    刘震撼转过了身,将健硕的背部完全裸露了出来。

    七彩龙伊布的眼睛眯紧了,他看到这位比蒙钢铁一般的背肌线条上,纹着一只体型巨大、荧光闪闪的下山猛虎,獠牙毕现,似乎在咆

    哮,一对虎目如同丹砂,闪着邪异的血红色,你迎上去就是毒辣。

    只要这位比蒙有所动作,背肌上的这只纹身猛虎也能跟着活动起来。

    刘震撼转过身。瞄了两位龙族一眼,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胳膊,那上面也有纹身。和几个银光幽幽地魔法护盾一模一样的纹身。

    “为什么还缺两个?”七彩龙伊布突然问道。

    “你想看我就给你看。”刘震撼作势准备扯开了自己的腰带。

    “停手!”仙女龙伦娜地脸都臊红了,女人的敏锐第六感,让她一下子就从两个**飞天女神的捧天造型和匹格祭祀的动作,猜出了

    这个刺青的纹制地点。

    匹格领主地魔法护盾,无论是形态还是数量都诡异的要命。翻遍仙女龙所有关于魔法的知识,也想不出这种纹身护盾地来历。

    “因为是隐形纹身,所以也是隐形护盾。如果没有到了气血上涌的时候,护盾是绝对看不出来的!如果不相信我说的话,我可以当场

    纹制一个什么刺青给你们瞧瞧。”刘震撼撇着嘴角笑道:“普斯卡什大师懂什么叫做血系魔法,如果不相信我的话,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去

    问问他。”

    就算是头被雷劈成白痴的龙,也该从匹格领主地表情看出来他绝对不是在说谎了。可是……败于比蒙之手,这让七彩龙怎么咽的下?

    “就算你的护盾不需激发,那又任何?”仙女龙伦娜果然是冰雪聪明,知道这时候必须帮着自己的丈夫开脱,“既然已经说好了使用

    物理战力。那魔法护盾帮了你的忙,也就算是你违规了!”

    “少扯!”刘震撼冷笑道:“那伊布地磁控双极又算什么?那是物理力量?”

    “那是他天生的皮肤,皮肤上的力量当然是物理力量了!”仙女龙红着脸狡辩。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