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二百二十八章 身份悬案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4347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1 分钟。
    当穆里尼奥和刘震撼回到主看台上时,所有比蒙瞪着老刘的眼神全变的异样了。全\本说//网

    除了没有崇拜之外,什么样的情绪都夹杂在了这众多的目光中,轮番在刘震撼的身上扫射。

    月精灵女祭司赶紧上来帮逃陟主祭处理伤口,其态度之亲昵,让一旁的刘震撼狂撇嘴,不过意见比他更大的还有,美女蛇导师崔蓓茜

    直接就是满脸不加掩饰的嫉妒,娇柔的两瓣红唇翘的就象是一尊鬼子炮楼。

    “别一个一个瞪着我,有什么话可以直说,直来直去才是咱们比蒙的性格。”刘震撼感觉到了这些目光中的古怪,一一扫视着这些陌

    生的脸庞,他的目光更具有侵略性。

    “李察冕下,我想我有责任问一句……您……究竟是不是匹格?”沃尔夫大昆丁老雷德克纳普第一个发炮,忍不住质问刘震撼了。

    “废话。”刘震撼用牙齿崩出这两句爆竹一般的话,狠狠地丢向了狼族元老。

    “李察冕下,大昆丁阁下这么问并没有什么恶意,仅仅是求证一下。”红衣大祭司布拉特拖在地上的棘皮尾巴扫了扫,不紧不慢地开

    口了:“对于您的过去,神庙的官方档案中几乎是一片空白,履历上似乎对于您的出身讳之莫深,以前可以忽略,但是您刚刚所说的,您

    是阿斯顿维拉……”

    “哈哈……”一旁正在接受治疗的逃陟主祭意味深长地暴笑了起来。

    “何塞大人不必感到滑稽,我也知道那根本不可能。”沃尔夫长老雷德克纳普自己也笑了:“不过冕下也该把自己的真实身份公布一

    下了,其实我们私下里对您的鼻子一直存在着疑问,比蒙之中,能把鼻子长成这样的可不多见,按道理说假如你匹格族,只要从鼻子的生

    理特征上很容易就脑拼出来,您现在的造型和匹格族有点相差甚大。”

    “这个疑问其实也在我心里绯徊好久了。”国王陛下也点了点头:“比蒙各族虽然样貌上都差不多,可是都有种族特征。就算是芒克

    族,也就是人类,他们的屁股上也有块尾巴退化后的尾椎骨呢。”

    “我就搞不明白,芒克为什么好好地把一条尾巴给退化掉了。”穆里尼奥大人一边接受治疗一边笑道。

    这句话惹起一阵阵会意而又自豪的爽朗笑声。

    “我们泰戈的鞭尾,就如同一根钢筋制造的武器,没有尾巴实在是太可惜了。”一位佩带着军团长标志的泰戈将军笑的最得意。

    “以前不去深究倒还没怎么注意,现在略微思忖一下,李察冕下的鼻子的确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惑,种族特征太过于黯淡了。”教宗

    霓下皱了皱眉毛:“我想李察冕下是该到了解释一下的时候了。”

    “李察地鼻子以前受过伤,不知道什么原因。他的鼻子从几个月前开始,慢慢地有收敛的迹象,越来越坚挺了!”海伦当仁不让地站

    了出来:“我可以用人格保证,李察绝对属于我们比蒙!他能成为祭祀,能成为神曲萨满这样庄严而又神圣的神迹代言人,就已经证明了

    一切!维安大萨满齐丹大人和我的导师崔蓓茜可以证明。他是最早认识李察的神庙高层之一!”

    “别紧张,我地小姑娘。”国王陛下严肃地海伦说道:“我们现在绝对没有认为李察是一头巨龙的后代,这样的想法简直荒谬到了极

    点,神曲萨满都是最虔诚的比蒙祭祀,这一点绝对毋庸质疑,我们只是好奇地想知道,李察冕下是来自于哪一个种族的比蒙。”

    “这个……”刘震撼扁了扁嘴,眼睛一阵猛翻:“陛下,大家刚刚想必也议论半天了,你们是怎么想的呢?”

    “毫无疑问,您是一位比蒙。”国王陛下的语气坚定而有力。

    “但千万别是一位芒克族比蒙。”沃尔夫大昆丁老雷德克纳普冷然一笑。作了一个很残酷的补充。

    “您想的太多了,我的长老。”刘震撼有点不屑地撇了撇嘴角,看住了狼人长老,指着自己地鼻子一字一句地说道:“我的鼻子之前

    受过很严重的伤,但是之后。因为机缘巧合,我成为了一位外籍精灵,或许是这个原因,我会在提表特征上,略微有一点点的变化,但这

    种变化是完全合乎情理的。”

    “您的意思是指,您会长出一对尖锐地精灵耳朵?”老雷德克纳普不动声色地问道。

    “也许会,也许不会,或许有一天我还会变的很瘦弱。”刘震撼微微一笑,用异常虔诚的语调,轻轻吟诵出了一首小诗:

    “容貌就算已改变~

    我心却依然是比蒙心~

    祖先早已把我的一切~

    烙上比蒙印~

    流在心里的血~

    澎湃着圣山地声音~

    就算生在他乡也改变不了~

    我的比蒙心~”

    这首诗的威力堪比一个圣阶魔法,当场把这些比蒙全部震慑住了,看似粗豪的神曲萨满能够不假思索地吟诵出一首感情真挚的小诗,

    的确出乎了所有人的想象,由于大多数人都看过这位神曲萨满光着胳膊,露着刽子手风格的浓密胸毛到处惹是生非的模样,将打家劫舍这

    些负面词语和他的形象连接起来,谁也不会有什么反对意见,但是突然让这么个大老粗冒出首酸诗,就未免太过于耸人听闻了。

    这首诗的风格也完全不象是由枪手代庖,因为腓体里没有过多的赞美,只用深沉朴素的感情作为基调,但是却能深深的打动人,这种

    新的叙述手法,就算是河马诗人们也无法模仿。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