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二百三十四章 因鸟而起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5392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4 分钟。
    蛀垮堤坝的是蚁穴,引发大事的也都是卑微的小人物——比蒙谚语

    用“乐极生悲”这个词来形容刘震撼的遭遇可能还有点不够份量,可是很难再找出劲儿更大的词了。\

    圣奇奥大师的吹捧,战神代言人的光环,所有羡慕而又仰慕的目光,让刘震撼彻底陶醉了,在这之后,原本冷冷清清的客栈酒吧门口

    ,停满了无数豪华的车辇,这些车辇上无一例外,都烙着悠远的家族纹章。

    频繁的晚宴邀请,让刘震撼和海伦、茉儿分身乏术,不堪重负,不过于之而来的另外一件事情,却让刘震撼原本很愉悦的心情一下子

    塌陷到了海底——脏话小鹦鹉的病越来越重了。

    自从壹条和凝玉走之前开始,小鹦鹉其实就已经生病了,一直恹恹的,吃东西也变得文雅了,没了以前的泼辣相,但总算还能勉强骂

    人。

    翡冷翠唯一的巫医诺查丹玛斯无法确定脏话小鹦鹉究竟是因何而得病,他认为可能是小鹦鹉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吃醉了。

    “猫以薄荷为酒,鸠以桑葚为酒,蛇以茱萸为酒,或许小鹦鹉过一段时间就自然醒酒了。”诺查丹玛斯是这么对领主大人说的。

    可是来到沙巴克王城之后,脏话小鹦鹉不但没有醒酒,反倒整个身子变得越来越松松垮垮,艳丽的羽毛失去了往日的色泽,黯巴巴地

    蔫在那里,连抬一下眼皮都似乎很吃力。再也看不到它飞来飞去,满世界说脏话的身影了。

    在祭祀盛典快接近尾声的这几天,小鹦鹉的病情越发地加剧了,每逃诩要大幅度抽搐一次两次,每次抽搐时,连脑袋上的红色肉冠都

    会涨成了紫色,翅膀上的羽毛全部赀起,触电一般地痉挛着,钩嘴里时不时呛出一串串带有腥味地涎。

    巫医诺查丹玛斯差点没当场被老板驮上石碑丢进秋刀湖种了荷花。

    不过也不能太责怪巫医的水平,就算是僧侣,也仍然没办法查验出这只小鹦鹉的奇怪病情,安度兰长老同意巫医的推断,他也认为这

    只小鹦鹉是吃了什么不该吃地东西,不过不大可能是醉酒,而是这种东西吃下去之后,和身体里的某种成分产生了反应,以至于中和出了

    毒性,对此,安度兰长老无能为力。因为僧侣并没有解毒的能力。

    玳瑁长老不由得唏嘘不已,没想到自己做了这么多年的僧侣,活人无数,最后居然对一只垂死的鹦鹉束手无策。

    比蒙之中,最擅长玩弄毒素的就是美杜莎巫医。刘震撼连祭祀大赛也无暇去光顾了,备了重礼去邀请采玉城的蛇人巫医,希望能解掉

    小鹦鹉的毒性,不过采玉城的巫医却死也不愿卖刘震撼这个面子,也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翡冷翠和采玉城之间时不时爆发的冲突而怀恨在心

    ,无奈之下。刘震撼只能稍微动了一点点手段,才把这位蛇人巫医弄到了自己住地客栈酒吧里。

    让他失望的是,这位美杜莎巫医不情不愿地在对小鹦鹉作了检查之后,非常肯定地给出了结论——毒人膏肓,已经没救了。

    果果眼泪汪汪地看着刘震撼。刘震撼也只能眼泪汪汪地看着果果。

    再没有其他的办法了,从僧侣到巫医,能想的办法都已经想过了,除了一步一步看着脏话小鹦鹉生命光芒越来越黯淡下去,刘震撼没

    有了其他的选择。

    纵然刘震撼再怎么歌力强大,再怎么使用生命连枷和抗毒之歌,可这些战歌毕竟是江湖救急用地,不是永远平衡生命力的锁链,也不

    是真正意义上标本兼治的解毒办法。

    不能完全解析毒性,这只小鹦鹉还是得死,只是早一刻还是晚一刻罢了。

    依照这位被掳来的美杜莎巫医的意思,最好是给小鹦鹉一个痛快,省得时间拖累地越长,它反倒越是痛苦。

    这位美杜莎巫医讲出这番话时,脸上很有几分幸灾乐祸,因为此刻翡冷翠领主的脸上写满着心痛。

    对方讲的的确是实话,可刘震撼还是结结实实揍了这个巫医一顿,按照爱琴大陆的传统来看,这位美杜莎巫医的遭遇和这个世界上所

    有讲真话地人是一个待遇。

    神曲萨满和圣奇奥大师没有出现在竞技场,这让国王陛下和教宗霓下感到了震惊,络绎不绝的特使们纷纷来到了客栈,有幸目睹了客

    栈门口被揍的鼻清脸肿的美杜莎巫医和正咬牙切齿的神曲萨满冕下。

    纸是包不住火地,涸旗穆里尼奥也带着采玉城的族长和长老找上了门兴师问罪,对于神曲萨满李察冕下公然在沙巴克城掳走了自己麾

    下的附庸族巫医,并且将他打的面目全非,这对穆里尼奥这个非常好面子的人来说,无异于公然的羞辱,这种事情唯一的解决途径只有用

    暴力手段才能找到平衡,不过幸好歌坦妮竭力劝阻住了自己的父亲,又有普斯卡什这个和事佬在,这才没有让王国双璧逃陟主祭和神曲萨

    满公然翻脸大战一场。

    刘震撼现在对谁都彻底无视。

    他酝酿了很久的勇气,却终究还是无法横下心来宰掉这只脏话小鹦鹉,结束它的痛苦,他始终还是舍不得,这个可爱的小东西跟随了

    自己很久,无论又有多讨厌和调皮,却终归是自家的,如果看着它就这么死掉,刘震撼会死掉的——因为精灵一旦过度悲伤,会心碎而死。

    这种情况让圣奇奥**师普斯卡什很惊讶,大师没想到面前这个杀人不眨眼,曾经宰了上万名多洛特佣兵的匹格领主居然如此的心软。连宰掉一只垂死的鹦鹉也下不了手。

    这种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巨大性格反差让普斯卡什大师想了很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贞德看出了亲生父亲的疑问,她给自己地父亲讲述了一个最简单明了的事实——在翡冷翠盘亘的日子里,每当半身人厨师宰猡莎兽或

    者宰肥羚时,养父李察总归会躲的远远地,他说自己家养的牲口,宰的时候那种凄楚的痛嚎声会让他感到很难受,听了会受不了。

    虽然普斯卡什大师实在无法将一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亡命徒和一个细腻温柔,连宰自家牲口都不忍一听的领主大人结合在一起,但

    是大师多少已经有点明白了。

    其实不光是普斯卡什大师这么一把年纪也不能完全吃透刘震撼的双重性格,想不明白的人还有很多很多,对于一个向来自诩为硬汉的

    人来说,这种优柔寡断的多情性格无疑是很丢脸地,出现这种性格的对象应该是一个娘娘腔而不是一个身经百战的铁血勇士。

    大多数比蒙或许都会觉得这位神曲萨满不象个真正的猛士,不过也有人认为他才是真正的勇者。

    海伦和歌坦妮不约而同用目光表扬了刘震撼。

    她们俩不由自主地一起想起了威瑟斯庞神庙中刻在廊额上地一个著名的浮雕“瑟拉思尔”——这副浮雕的背景是一个硝烟未散的战场

    ,勇士们的尸体插满着羽箭刀枪,破烂地旗帜下,一位伤痕累累的牛头人武士,拄着巨斧蹲下身子,用最温柔的姿势,将自己的鼻子凑到

    一朵野花上去嗅取大地的芬芳。

    其实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比蒙武士都和刘震撼一样,他们可以冷酷地面对最凶悍的敌人,用冰冷地刀锋毫不犹豫地收割对方的生命。可是偏偏同样又是他们,却不忍伤害最卑微的生命,这种性格,正如“瑟拉思尔”这副版画中所描绘出的牛头人武士一样,敢于直面生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