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二百五十六章 取珠待客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7605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20 分钟。
    安度兰长老扁扁自己的老鳖嘴,得意地笑了笑,拣起了地上那柄箫中剑,三棱剑锋上的血渍已经风干了,变成了乌紫色,长老执起珊

    瑚美人的一只胳膊,拂开袖子,倒转剑柄,用刺尖轻轻在绸缎般滑润的象牙色肌肤上一拉而过,锋利的剑刃滑过之处,滑腻的皮肤上登时

    裂开一道浅浅的口子,可以清楚地看见伤口表层深处的红色组织,但是伤口处却并没有任何颜色的鲜血溢出。\

    所有的眼神在这一瞬间全部上、眨也不眨地盯着珊瑚美人的脸,珊瑚美人的眼神还是如同往昔一般,写满着你永远也猜不透的涵义,

    她的脸上,也还是一成不变的美丽,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疼痛。

    这个发现让大家顿时有点怅然若失,虽然早知道就可能是这样的结果,大家却仍然有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空虚,满满占据住了心

    扉――――――尤其是刘大官人。

    安度兰长老的试验并没有因此而结束,随手扔掉了手中的三棱剑,长老一边转运着手中的蟹舍利念珠,一边默念有声,稍顷之后,一

    道“愈合祷言”金色光波迅速撒播了珊瑚美人的手臂伤口上;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珊瑚美人欺霜赛雪秀的胳膊上,那一丝浅浅的伤口

    迅速收口,弥合,脱疤,皮肤又恢复了一如往常的娇嫩,仿佛刚刚那一道伤痕从未出现过。

    “*!”刘震撼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

    果果站在地上,正从肚兜里摸出颗榛子准备吃,看到这一幕,小嘴巴张大得差点把榛子连壳一起给吞进肚皮里。

    几个老板娘全傻了。

    原来安度兰长老证明这个珊瑚美人是否怀孕,是采用了曲线取证的方式!

    刚刚在珊瑚美人胳膊上划出地小伤痕,对于苦行僧侣的“祷言治疗术”来说,简直是“床弩射蚊子―――――大材小用”!更何况,

    施展“祷言治疗术”的还是一位对僧侣教义已经苦修了上千年,拥有僧侣专用增幅用品“珐琅海”的老变态!

    在爱琴大陆,僧侣的治疗光波虽然赫赫有名,但是却从没有过听说哪位僧侣布尔B到能给一块敲碎的石头、一粒缺角的珍珠或者一座被

    风暴砸毁的珊瑚礁石也能提供治疗的――――――事实上,也没有一位僧侣会那么无聊。

    能接受僧侣地治疗术,也就意味着珊瑚美人绝对是一个生命体,而并非是每个人原先想象中鬼斧神工的自然结晶,她绝对不是珊瑚!

    既然是生命体,又有着女性的外表和一切生理特征,领主大人又招供了曾经和她发生过暧昧关系,那么她肚皮上地这一小团隆起物,

    究竟是不是怀孕,还需要再往下推理么?

    令刘震撼意外的是,就当他和安度兰长老以及果果还在翻白眼思索着为什么出现这种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爱琴大陆也无人可解的神秘

    生命体现象究竟来源于何方时,凝玉、海伦、茉儿和两位仙女龙已经从短暂的错愕之中迅速醒转了,她们甚至马上唧唧喳喳地开始讨论起

    将来李察的这个小孩该叫什么名字了,似乎对她们的大脑而言,接受珊瑚美人是活生生的人而不是珊瑚雕像这个童话般事实也并不算很难。

    有时候女人的确比男人更明智,刘震撼缺氧的大脑里只剩下了一个想法,因为此时此刻,他仍然还是不大相信珊瑚美人是一尊生命体。

    “头疼啊!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命体现象?这种生命体所构成的族群又生活在哪里?我们怎么和他们都能进行交流?两个多月时

    间,她的手臂只是从抚着肩头,变成了到达胸口,这种运动速度,就算是一刻不停地盯着她也发现不了啊!”安度兰长老哎声叹气地嘟哝

    着。这个珊瑚美人的出现,让他很多这个以研究生命体现象为己任的僧侣把以往的知识给颠覆了个透。

    果果的眼珠子已经撑大到了极限,一张圆圆的脸蛋上几乎被这对水灵灵的大眼睛全部占据了,显然它也很想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

    “如果说到想和她交流,有倒是有一个办法。”刘震撼稍微迟疑了一下说道。

    “什么办法?快说快说!”几个老板娘全围了过来。

    “哦?难不成你还有邪眼暴君那种以精神力和他人交流地本事不成?”安度兰长老奇怪了:“又或者你小子偷偷学过什么亡灵系魔法?”

    “哼!我倒是想学来着!你不提倒也罢了,一提起来,我的心里就疼的难受!艾薇尔的灵魂至今还被禁锢在茉儿体内。老早就听普斯

    卡什大师说过,两个灵魂被长时间禁锢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好事,可是我急也没办法啊!现在能救艾薇尔的,除了圣保罗教廷的高阶主教们

    施展神圣还原,再不就是高阶亡灵。魔族的通幽术和死灵术也有这能耐,但是转移灵魂的危险性是那么大,现在就算是人类教廷愿意提供

    援助,我也不敢贸然尝试。”刘震撼表情一片惨淡,听了这话,几个老板娘地脸色也登时一片黯然神伤。

    “别担心了!”安度兰长老拍了拍刘震撼的肩膀:“只要与魔族的战争打响,处于同仇敌忾的目的,人类教皇说不定会亲自来帮你也

    说不定,至于亡灵法师……这一系地法师被裁定为矣谒,数量一直很少,如果能遇上一个,千万别拿着架子,虚荣心请教请教。”

    “恩。”刘震撼用力地点了点头。

    “事情一桩桩去干,饭也得一口口吃。”安度兰长老笑了笑:“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准备拿什么来和这位珊瑚美人沟通了吧?我可

    是好奇的紧呢!对于这种奇特地生命现象,每一位僧侣都会按捺不住好奇的。”

    “我也挺好奇的。”海伦皱着眉毛问道:“李察,你是不是想用‘通灵之歌’将她收为学徒?不说几率问题,就算你能成功,也仅仅

    是‘智慧启蒙’而不是象魔宠一样心灵相通,珊瑚美人可不会说话,你还是一样没法子和她交流!”

    “小笨蛋!”刘震撼呵呵一笑:“我让她成为我的学徒,最起码限度可以让她能够征收魔宠,这时候只要收下某位六阶巨龙作为魔宠

    ,不就可以交流了!”

    “扯淡!”安度兰长老气坏了,李察这小子今天已经两次把主意打到他头上了:“我再次重申一遍,我可是一位正宗的玳瑁人!六阶

    巨龙阿斯顿维拉只是我以前的身份,现在已经不是了!”

    “我是打个比方罢了,不是真的准备这么干,会说话的魔兽可不止巨龙一个。”刘震撼耸了耸肩膀,伸出中指,遥遥点向了珊瑚美人

    的眉心。

    说干就干,刘震撼默念了“站在高岗上”这首用汉语形式表达地“通灵战歌”,有了“歌唱衣冠”这样的强大歌力增幅装备,老刘觉

    得自己现在施展一首“通灵战歌”简直如掐断一根豆芽菜般简单。

    “成功了!”茉儿看着珊瑚美人的眉心中没入了一串金色地波纹,如同水面上一圈圈的涟漪纹,兴奋地大叫了起来:“居然成功了!

    第二个学徒!居然会有祭祀真的在有生之年寻找到自己第二位学徒!”

    “这种概率实在是太低了,没想到真给你碰上了。”海伦的话音中也不无羡慕,也不无丧气。说句实话,虽然海伦这两年已经大开了

    眼界,知道元素力量的存在和使用并不会拘泥于特定的生命形式,但是作为神职人员,她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一位非比蒙能够成为祭祀的事

    实。

    “这话怎么说的,海伦!”刘震撼嘿嘿一笑:“我好歹也是个神曲萨满,多少也该有点与众不同吧?”

    “虽然成功收录珊瑚美人作为你地学徒,可是你怎么让她收取魔宠?她不会说话,也不能吟唱战歌,你不要说什么默发战歌,我知道

    你的学徒基础歌力都是以嘉峪关祭为标准,可是默发战歌和歌力程度并不搭界,目前整个王国能做到默发战歌的祭祀是屈指可数啊!”海

    伦摇了摇头:“而且珊瑚美人又不能和我学习战舞,她的动作是如此迟缓,两个月都没能摸到肚皮,等她跳完一首战舞,估计得一千年以

    后了。”

    刘震撼楞住了,这个问题倒真没考虑到,即不能唱,又不能跳,这可怎么去收魔宠?期望珊瑚美人也能达到默发战歌的程度未免比收

    录一个祭祀学徒还要不*谱,没听说过除了天生灵魂歌者之外,随便蹦出个学徒也能拥有默发战歌能力的。

    “战歌卷轴行不行?”凝玉看了一眼珊瑚美人,问刘震撼道:“既然珊瑚美人已经经过了智慧启蒙,想必现在已经能够听懂我们说话

    了,你的战歌卷轴制作时只需要祭祀灌输歌力即可,应该是一个选择吧?”

    “但是使用时怎么撅断?还是不行。”海伦摇了摇头。

    “要是穆里尼奥能帮我们教授她‘腹语术’就好了。”若尔娜叹息了一声道。

    “穆里尼奥?呵呵,亏娜娜你想的出来!你们说,假如用我的手抓住她的手帮着撅断‘战歌卷轴’是不是也能够达到预期效果?”刘

    震撼突发奇想,末了倒是自己先摇了摇头不定了这个想法:“估计是不大可能,这么近地距离,元素震荡一定会产生异变的,万一产生爆

    炸,那可就惨了。”

    “说到穆里尼奥,我们的小鹦鹉怎么办?壹条又怎么办?不解决这件事,难道让壹条回去救自己的爱人时,是带着‘血腥玛莉’这身

    剧毒吗?”黛丝一声接着一声地叹气:“食毒蛊怎么就偏偏美杜莎一家会呢?”

    “弄到食毒蛊的办法我已经有了。”刘震撼沉默了一会:“就是冒险了一点。”

    “你考虑问题一向是冒险为主,说说看,你到底有什么好办法?”安度兰长老白了刘震撼一眼。

    “很简单。”刘震撼扫视着四周充满期盼地眼神,一把从地上抱起正在磕榛子的果果:“我要取出二少和三少脑袋里的‘驮都’。”

    “啊?”安度兰长老和几位老板娘全傻眼了。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