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登录忘记密码

第七卷 我家住在红土高坡 第三百三十章 绅士一样战斗

2021-06-20 作者:
本文共 4089 字,预计阅读时间需要 11 分钟。
    古城遣址一片肃穆,围城十二天,磁禁领域终于消失了。.

    困扰歌力和魔力的屏障消失了,吸附钢铁武器的磁力也全部湮没在无形之中。

    每一个比蒙既满怀着期待,又有点心痛,因为神曲萨满为了换回大家的自由,在这一战之后,将以个人名义向慕兰人投降。

    应慕兰统帅的邀请,在神曲萨满告别之前,比蒙和慕兰之间焐要举行一场君子战。像绅士一样的战斗,这圈伟大的口号在爱琴大陆已经消失很多年了,最后的君子战要上溯到一千年前的海加尔战役时代,守卫海加尔圣山的比蒙豪斯族名将麦克马拉曼困守七个月,在身边仅剩一千弓箭手,食物耗尽,必败无疑的情况下,向率领五万大军包围圣山的人类将军汉尼拔提出举行一次君子箭战。

    这位人类史诗将军慨然应诺,调出了自已一千名弩弓应战。

    两军在射程内对垒,麦克马拉曼将军邀请对方先射箭,汉尼拔将军则邀请比蒙弓箭手先开火,谦让到最后,比蒙最终还是先动手了。那一战,是比蒙军队最后一次胜仗。

    这一段古色古香的,让人类名将汉尼拔除了成为人类英雄之外,也成为了比蒙心目中的英雄。

    隆美尔也了解这段,除了政治因素之外,他必须通过这一场战斗,为自已糜下的战士重新树立起直视对手的勇气。

    目睹了惨烈的古城遗址战役之后,现在慕兰军人们都有点泄气,体型恐怖,天生神力的比蒙战,真地是太具有压迫感了。光是看看他们挥动原木冲出城门地骁勇。想想都让人肝胆欲裂。

    作为一个敏感型的统帅,隆美尔早就感觉出了这种异样的气氛在这里的士兵中蔓延,他不否认自已对于面前这支比蒙残军也有着发自内心深处的钦佩,但作为统帅,他现在最需要做的事,就是给自已地军队鼓鼓劲-——勇气和骄傲是凝聚一支军队的根本。失去了这个灵魂,狮子组成的军队也只是一群绵羊。

    晨风料峭,远山静默。

    两百名砒霜巨人唱着响亮的飞驼军歌,在滹夜古城前两里外列好了阵型。

    最精良的驼皮铆钉甲将这些霜铠巨人包里的严严实实,他们手中巨大地乌兹弯刀就象是天边的孤月,透出一片冰凉彻骨的反光。

    砒霜巨人是飞驼军团最后的骄傲。是整个飞驼军乃至整个塔克拉玛戈数一数二的强力邱种,在秃鹫神灯骑士伤已近半,潜沙兵团全员阵亡,琶琴射手被灭掉威风,飞蜥骑士战死之后,只有砒霜巨人还保証着高昂的士气和迫切地求战**。

    轰隆一声巨响。滹夜古城的城门豁然洞开。

    两百位身着皇冠荆棘战甲的比蒙武士里着一身大漠戈壁的凉冽寒气,从滹夜古城中鱼贯而出。

    为了对付孔武有力的砒霜巨人,刘震撼花了一夜时间,精挑细选出了最佳阵容,除了自已的弟宫武士派出了五十位羚牛勇者,五十名河马盾斧手和贴身侍卫之外,卡恩亲王也率领六位狮虎王子、彼尔、俄勒芬、莱茵和泰戈的高阶武士悉数阵。

    从第一个比蒙战士迈出古城开始,慕兰军人就进入了集体屏息状态。

    看看这些比蒙战士使用的甲胄!

    他们都穿着刺一样的重甲,看甲胄地厚度就知道这种战甲是多么坚不可摧!他们居然穿着如此沉重的战甲也仍然能够身形矫健!

    看看这些比蒙使用的武器!

    纯金属的图腾柱!光是柱头上面两个翼切环,就已经超过了十二砣重的慕兰制式军刀!

    鸢形巨盾!门板状地巨斧!摩尼在上。这种武器用来做大门都绰绰有余!

    还有巨锚?

    慕兰战士们本是看看鲸鱼武士菲高手中的武器,背后的汗珠就滚滚落下,他们此刻的心理负担完全是处于心允梗塞状态——这种武器哪里还是一个战士应该使用的?这给洪荒时代的神袛用来开天辟地还差不多!

    禁卫军统帅戈勒穆罕默迪的嘴唇神经质地蠕动着,脸色一片铁青,手指紧紧捏成拳,在他身边站着的隆美尔大帅。岩石般冷漠的脸部线条不易察觉地跳动了一下,炯炯有神的眼光偏开了。

    对于今天这种情况,隆养尔已经有心理准备,但现在看来还是低估了对手,这些比蒙竟然拥有如此罕见超重装战甲!是谁说比蒙王国的装备差劲的?隆美尔真想砍了那个笨蛋!

    两百名比蒙战士迅速在古城前列好了阵型,刀枪林立,威如狱海,略显业余的砒霜巨人们和他们一比,顿时凸显的这支精锐比蒙武令人望而生畏——他们的体型和重装甲胄,他们的武器还有那时刻倾泻暴力的眼神,都符合最标准的战争机器造型,他们才是职业化的铁血军人,这样的军人只有骑士中才会出现。

    奏乐!看到本阵出现了轻微的騒动,隆美尔竖起了右手,身边的传令兵马上吹响了一串节奏短促的螺号。

    铿铿铿铿铿铿

    一阵激越的扫弦声过后,麀砦后的一千多沙漠美茵耶同时奏响了琶琴大曲“半江沉月”!

    在铿锵有力的琶弦声中,一股金戈铁马、刀光剑影和杀戮之气扑面而来!

    急促的弦声,悲凉的颤音,时而似怒蹄奔流!时而似雪崩暴倾!时而似柔肠百断!

    银月半弯之下,邻邻水波之上,废墟上残余的尸体。鲜血无声地流淌。不时叮咚的溅响,围困,杀伐、硝烟、战火,从一千名沙漠美茵茨地琶琴声中徐徐展开,宛如一副清晰地画卷。

上一章 加入书签 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关闭